• 笔趣网,打造原创文学第一品牌!
  • 返回首页您现在的位置: 笔趣文学网 > 散文精选 > 散文随笔 > 文章内容

    “诗与远方”的故事

    作者: 阿蓬阿霞 来源: 时间: 2018-06-26 阅读: 在线投稿
    濯水古镇上美丽的土家族导游
    濯水古镇上美丽的土家族导游

    我崇拜并敬仰那些在思想上有引领、行为上起示范、道德上有榜样作用的有益于社会及民众的人们!

    在大师面前,我不敢多说,我相信丹教授知道我见到她时说的“您是我敬慕的人”那几个字是源于我的心底。

    能够请到丹教授这样知名的学者来黔讲座,于听众来说千载难逢。所以,人们趋之若鹜,慕名而来,把本地当下最大的会场坐得满满的,竟连走廊里也挤满了人。

    丹的开场白很有亲和力。她从自己穿着的土家族西兰卡普民族服装讲起,讲到本土文化和民族文化的融合,讲到黔江文化的独特魅力,自然引申到世界文化的相同与不同,讲到她刚刚去过的印度、北欧等地,感慨人性的光辉在自然、在淳朴。接着,讲到了孔子,她旁征博引、信手拈来,她用词贴切、字字珠玑,她语言流畅、悦耳动听,所有这些元素组成了一个大大的、把听众包裹得严严实实的磁场,让人折服,也让人信服。

    “文化是什么?”

    丹教授一个提问既是讲座开始的引子,也引发了听众的心智。“文化一词出自周易:观乎人文,化成天下。文化一词在这里是动词,是观察、教化的过程”,“文化能改变的是内心对世界的态度”。

    教授从近期刚刚去过的异地,讲到印度的空巴梅拉为什么能够集聚那么多的人心?她说“是12年的等待成就了印度人对空巴梅拉的虔诚和盛大”。总结出“等待才是美丽的”、“在贫穷的日子里人是容易感恩的”等富有哲理的精辟语言。她称赞挪威是“有完美福利制度的国家”,感叹那里的人有“文明背后不变的人心”。指出现在各地的节会办得太过频繁,没有了等待的空间,也失去了等待的美丽。自然,那些节会就会慢慢失去其魅力和吸引力。

    当她谈到旅游时引用了苏东坡的诗句:此心安处是我乡。认为“人在旅游中其实是在完成生命的邂逅:邂逅这里的风景、邂逅这里的生活方式、邂逅这里从未相遇的自己”

    我很欣赏这样的说法,相信这也是旅游的最高境界了!

    丹教授讲到孔子“吾,一日三省乎吾身”时对“三省”进行了释义,即:于事业而言,要忠诚;于社会而言,要诚信;于自己而言,要加强学习。谈到孔子的理想“老者安之,朋友信之,少者怀之”时感言“远大的理想与朴素的生活有什么关系呢?”。然后谈到孔子对“孝”的解释为“色难”,强调“父母之年,不可不知也,一则以喜,一则以惧”,不然“子欲养而亲不待”了。

    这些道理,听众谁都不会不明白,就如丹教授所说,《论语》里讲的其实都不是难懂的大道理,都是些生活中的家长里短和怎么样为人处事。但难的是怎么去做到,难的是天天对父母长辈有个好脸色!

    “怎样与人相处呢?”丹教授从朱熹的拆字释义法进行了讲授。

    如一个“忠”字拆开了分析就是“真正的真诚是忠乎自己内心的底线”,而不是对规矩的、领导的、长辈的忠诚;

    “恕”字折开来讲就是要“将心比心,这样就能够宽恕对方”。还说,“近己为忠,近人为恕”,其实就是要做到“已所不欲,勿施于人”。

    是的,一个人的言行,其实都印证了这样一句话“每个人的此刻。都是他(她)所有历史的总和”——我相信这话,因为,我们现在的言行,都受着以前生活经验和经历的影响。

    丹总结到“人这一辈子,其实就做两件事:一是与人打交道,二是与事打交道”,要用“恕”对人,用“忠”对事。

    最后,教授着重对“恭”、“宽”、“信”、“敏”、“惠”五字进行了释义。其中讲到“快乐的要素”是“面对一件不快乐之事,如果不能改变就改善,如果不能改善就宽容,如果不能宽容就放弃”。

    其实,她就是要大家懂得选择、舍得放弃啊!

    ——这又是说起来容易做起来难的事。人来到世上时,最初的也是最本能的动作就是握紧拳头,抓住什么了就会紧紧握着不放。所以,“选择”是智慧,而“放弃”就是对自我的挑战。

    按照行程安排,午饭后丹教授就离开了。尽管时间很紧,但她还是接受了邀请,决定下午到小南海自然风景区看看。

    作为旅游工作者,这也是我们所希望的。所以,我和另外几个人早早的就赶到小南海。快到三点了,他们才姗姗而来,并说争取在四点钟前就折返。我想:一个小时就只能是跑马观花了,怎么才能让教授在这么短的时间里看到尽量多的景物还能留下深刻的印象呢?

    丹教授看来也很急,面对一百多年前自然形成的国内目前最大的堰塞湖没有表现出太大的兴趣。湖面只游了一半,按照安排,在后码头上岸后就去十三寨。当导游告诉她下一站的目的地去土家族生态博物馆后,她明确表示不去看了。我听了赶紧上前解释说不是室内博物馆,是生态博物馆,就是您上午讲到的“土家十三寨”。她想了想,说“好嘛,去看看自然的东西”。

    路上,丹教授对一路上的景物好像还是提不起多大的兴致,她的秘书委婉的对导游说:丹教授想静静的感受一下风景。

    进入十三寨土家摆手堂,我们希望教授看看表演,说村民正在为“5.1”的到来排演节目,并不是为她刻意准备的。丹教授有些勉为其难的坐下来说,就看一个吧。村民们实在憨厚淳朴得可爱,每一个姿体表达的除了是庆祝丰收、传达喜悦外,更像是一群小学生在认认真真完成老师布置的作业。

    我注意到教授的脸色还是没有多大的愉悦,心里就着急起来:再听一首山歌好吗,也是村民演唱的,是原生态的——我那模样,真的有点像在对一个大客户推销积压已久的宝贝山货一样。

    丹教授说“不用了,在摆手舞的音乐里已经感受到了山歌的韵味”。

    但我们不甘心就这样让教授离开这里,因为,我们知道,这样离开,她对十三寨的印象就会打折扣,说到底,就会对我家乡的形象打折扣。所以,等摆手舞快要结束的时候,我又凑上前去:教授,我们再去看一个寨子吧?那可是十三寨最有特色的院落哦。旁边的同志也竭力推荐,并介绍起院落的特色来。丹教授答应了,还是先前那句话:是自然的、原生态的,我就去看看。

    不出所料,当丹教授踏上通往何家大院那条用自然山石砌成的石缝间长满了青草的石阶的时候,我看见教授的眼睛亮了,那里面有欣赏,有惊喜,还有感叹。这时候,我的心才终于放了下来。只有当游客——尤其像丹教授这样有品位、有影响力的客人喜欢这里的山水和风土人情时,我的自豪之情、责任之感才会油然而生,也才会感到宽慰和鼓舞。

    在这个院落,感动的不仅仅是教授,连我们本地人,都在古老的建筑中、淳朴的民风里看到了民俗文化的符号、找到了慰藉疲惫心灵的元素。

    也是从这里开始,教授才把手中的相机镜头从景物转向了人物,并主动和村民合影。当她捧着村民自家采摘的野茶、在村民的“送郎调”山歌声中依依不舍、挥手道别时,我看见她的眼里亮闪闪的满是喜悦和留连。我知道,那是自然山水和土家民俗风情的魅力吸引了她。

    来也匆匆,去也匆匆。丹教授对于这方水土和这方人,只能算是“惊鸿一瞥”,但她留下的影响,一定是深远的。

    我想,于她这样的文化人来讲,远方的美丽山水,一定也会给他们留下同样深远的影响的。

    毕竟,诗与远方从来都在一起!

    上一篇:秋天的期待 下一篇:关于孤独

    相关阅读

    发表文章

    最新评论

    更多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友情提示: 登录后发表评论,可以直接从评论中的用户名进入您的个人空间,让更多网友认识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