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笔趣网,打造原创文学第一品牌!
  • 返回首页您现在的位置: 笔趣文学网 > 散文精选 > 散文随笔 > 文章内容

    梅月尾

    作者: 廖晓巍 来源: 时间: 2018-06-10 阅读: 在线投稿

     梅月尾。

    四月秀葽。我欢喜这个葽字,古说指狗尾巴草,也说是中药远志。但都是丰草葽葽,如果我能生一个小女孩,那就取名葽尔。

    自己笑笑,怎么可能。

    倚在窗口,撩栀子,看两只麻雀在枝子上啄翅亲吻。想着自己长在杭,活在沪。自己到底在哪里呀,像一滴经风送落额头的雨。

    有时我会想,脑袋里肯定有套电影设备,导导演演,来来去去,那些人呀,场景呀,一遍一遍的反复,再反复。

    相较于绵春酷夏,我还是钟意秋。又脆,又利索。落就落了,凉就凉了,不拖泥带水,当然,秋水也漾心。铺铺曳曳的白苇子,半江瑟瑟半江红的波漪,若再有个白衣女狐踏香而来,我的个天,要命的节奏。

    冬也好,挖一坛陈酿,女儿红最好,嘿,沾个女字就有意思。闭门开窗,大开,放冽风进来,放梅花进来,光明正大的放雪进来。

    有佳客来最佳,无有就一人做佳,倒满酿,小口呡,大声吟,泼一泼春天的芍药,戏一戏夏天的蝉,倦了醉了就到雪里舞,谁都不给看,天有眼。

    昨天有人问,为甚么活着。我想说,“我活着,就是想找找自己。中途搭个伴或者孤身一人,等我找到了我,我就回家。”

    又有人问我,如果真的有来生,你打算怎么过?我笑笑,我说今生脑筋动乏了,来生就懒一懒,就像今生这样重新再过一回吧。包括我教过的那些孩子,也不更换一个。包括我爱的那个人也不换,只是要早点寻到我,握紧我的手,走的久一点。

    以前心里有翅子,总想着流浪出去浪,把精神浪漫养的棒棒的。如今心里也有翅子,也是想着流浪,可这个流浪是养命,一个城市接一个城市。

    “那应该是个薄夏的午后,我仍记得短短的袖口沾了些风的纤维。在课与课交接的空口,去文学院天井边的茶水房倒杯麦茶,倚在砖砌的拱门觑风景。一行樱瘦,绿扑扑的,倒使我怀念冬樱冻唇的美,虽然那美带着凄清,而我宁愿选择绝世的凄艳,更甚于平铺直叙的雍容。门墙边,老树浓荫,曳着天风;草色釉青,三三两两的粉蝶梭游。我轻轻叹了气,感觉有一个不知名的世界在我眼前幻生幻化,时而是一段佚诗,时而变成幽幽的浮烟,时而是一声惋惜——来自于一个人一生中最精致的神思……这些交错纷叠的灵羽最后被凌空而来的一声鸟啼啄破。”

    这是《四月裂帛》里的句子,大学全篇会背诵,如今依稀记得的只有某个片段了。

    很多人说余生只和美好缠绵。其实该接受些偏离美好而无用的东西,让美好裂一裂,再锦上添花。

    上一篇:高考前后(二) 下一篇:高考前后(三)

    相关阅读

    发表文章

    最新评论

    更多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友情提示: 登录后发表评论,可以直接从评论中的用户名进入您的个人空间,让更多网友认识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