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笔趣网,打造原创文学第一品牌!
  • 返回首页您现在的位置: 笔趣文学网 > 散文精选 > 优美散文 > 文章内容

    我的天使

    作者: 洁言 来源: 时间: 2018-05-17 阅读: 在线投稿

     小路弯弯绕绕,路旁紫丁香散发着清淡的香,车轱辘有规律的翻滚着。荡起的灰尘脏了你白色的鞋子,你却全然不顾,时而扭头看看坐在后座的我,时而哼几句当初的流行歌。你的马尾抚过我的鼻尖,阳光也适宜的触在我的鼻尖,洒在你的发梢,你的耳后有颗痣,快要和黑色的发融为一体,你用单手拢拢被风吹乱的头发,车子就摇摇晃晃,我赶紧拽着你的衣服,身后蜿蜒的车印像调皮的小溪。就这样,你骑着自行车,带着小小的我,我拽着你的衣服,阳光洒在我们身上,树叶的缝隙闪着光,你越骑越快,路越走越远。

    我常常会梦到你,梦到这条路。只是这条小路不再泥泞,不再黄土飞扬,水泥覆盖在它厚实的身躯上,长不了紫丁香,没有清晰的车轱辘的痕迹,你知道吗?你已经离开七年了呢。我的表姐,我的天使。

    我们从小一起长大,你大我三岁。那是一个不怎么明媚的十月,你十八岁的美好年华嘎然而止,永远的停留在那一年。我不知该怎么怀念,亦不知该怎么悲伤,毕竟,是生命中最重要的人,就这样,再也见不到。而我,又能去诅咒那突发的事故吗?我只能以这种方式来怀念你。

    那年,你八岁,我五岁。在跟着大人一起去爬山的时候,玩起了捉迷藏。诺大的山,成群的人,我们俩真的找不到了大人们。我记得清澈的水从山上流下,清脆的声音却没淹没我的哭声,天色渐渐暗下来,你始终拉着我的手,说,不怕不怕,我们在这等着,爸爸妈妈一会儿就来了。我们坐在了冰凉的岩石上,只有你手心的温度让我还有些安心,傍晚的山间清寂,偶有蝉鸣鸟叫,我也渐渐不哭了,趴在你的腿上睡着了,你用手轻轻抚摸着我的头发,那时,我不知道,你的手也是抖的。大概八九点钟的时候,大人们找到了我们,我还是睡眼惺忪,你却趴在姨妈怀里哭的上气不接下气。

    后来,我才明白,八岁的你又怎么会不害怕,可八岁的你就已经知道要照顾要保护五岁的小表妹。在那个清冷的山上,在那只有水流潺潺的傍晚,我却清楚的记得我的安心只是来自你。

    那年,你十三岁,我十岁。那天妈妈早早的带着我去你家看你,姨妈还在一旁揉着眼泪,你也揉着你的眼泪。原来,你跟小伙伴在河边玩,小伙伴失足掉进了河里,你赶紧跳进河里救她,人没救成,你却差点没有上来。妈妈跟姨妈都骂你说你傻,你一声不吭,用被子蒙着头小声地抽泣。

    后来,你跟我说,当时没有想那么多,只是看到她在水里挣扎,哭泣,又很无力的沉下去,就想去救她。当自己在水里拉住她的手又放开,她的眼睛已经闭上了,离自己越来越远,那时才知道生命这么脆弱。说的时候,你又哭了。我知道,你难过自己力量太小,难过自己的朋友就这样消失在自己眼前。如果是现在的我,就会告诉你,不要难过,你已经尽力了,不是吗?生命就是这般脆弱,不然你也不会离我而去,生命却也是这般坚强,因为我知道,那时的你,一直在坚强的活着。

    那年,你十八岁,我十五岁。你住在寄宿的高中里,周末也不回家。那天,我跟姨妈去学校看你。那天,是一个很平凡的周六,生命中有很多很多的周六,我却不知,那是最后一次见你。那会儿,你正在上课,我透过有很多稚嫩身影的窗户看向你,你正翻着一张卷子,是数学?英语?我也不记得了,你是时而皱眉,时而微笑。那穿着漂亮裙子的女老师正讲着试卷,穿着校服的你们精神抖擞的听着,蓝白相间的校服原来可以那么美,凝聚着奋斗,拼搏,稚嫩,还有青春。

    下课后你看到我们,笑着跑出来。那年,你高三,眼睛里有疲惫更多的是精气神,你说这次模拟考的还不错,会继续努力的。临走的时候你叫住我,你快速的跑进教室,是一根蓝色的漂亮的笔还有一本名著―《简爱》。

    如今,那根笔仍然在我的笔筒里,简爱已经看了不下三遍。你告诉我的最后一课,是不是要自尊自爱,要努力自强。你不再会告诉我,我只能一遍一遍去揣摩,假如你还在,你是否也会是像简爱一般的女子?

    七年过去了,很多人都快忘记你,我们很是渺小,可,你真真切切的来过,看过这个世界几度春秋,你第一声的哭泣,带给了一个家庭爱与希望。尽管离开了,这个世界曾因你而美丽过。我知道,在生命的最后关头,你肯定在努力的活着,尽管是那么痛,若是有万分之一的希望,你也不愿离开我们。

    那年,你长发飘飘,穿粉色的连衣裙,在风中的微笑是那么温柔。那些年,你就是我的天使。如果有天堂,那么,你现在一定也是天使。

    上一篇:出卖者 下一篇:你的21岁,在做些什么呢?

    相关阅读

    发表文章

    最新评论

    更多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友情提示: 登录后发表评论,可以直接从评论中的用户名进入您的个人空间,让更多网友认识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