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笔趣网,打造原创文学第一品牌!
  • 返回首页您现在的位置: 笔趣文学网 > 散文精选 > 散文随笔 > 文章内容

    她的夏天

    作者: 见伊 来源: 时间: 2018-03-27 阅读: 在线投稿

    她的夏天

    当栀子花盛放,属于她学生时代最后的夏天扑面而来,连空气里都弥漫着离愁。

    深夜,她打开收音机,调到固定的电台,平日喜欢的男女主持人在合作朗诵一首《最后的夏天》,男声浑厚而深情,女声沙哑而不舍:

    终于还是要说再见了,在这个苍茫的夏天。天很高很蓝,栀子花的香气在风中飘散。我们在黄昏的小路上最后一次地相携走过,听见斜阳里有人唱着我们曾经唱过的歌 ......

    她的眼泪簌簌而下,打湿了薄薄的被单,和摊开的毕业纪念册。

    “我一直喜欢你,可惜你是有男朋友的。”刚刚的毕业晚餐上,一男生举杯走向她,乘着酒兴告白。她不知是否红了脸,定然红了眼眶。大家都明白,离别在即,很多话,往后也许再无机会说起。

    当时当刻,虽然突兀,但不会尴尬。再见不知何时,只有深深的,深深的惋惜。她后悔,这些年对男生们不够亲切,甚至根本没注意过他。朝夕相处,身边埋伏着喜欢自己的人,她竟然毫无知觉,怪不得被好友批评“感情迟钝”。其实,她不是迟钝,只是容易沉浸在自己的世界。

    神思回转,电台节目已结束,李宗盛的《远行》响起,“时间它不让我等待,就这样迎面而来。就要离开,虽然我心中有无限伤悲......”

    她再次哭红,哭肿了双眼。毕业,意味着告别最青春的时代。

    其实,大学期间她并无恋爱。被同学们误会为男朋友的那位,已早她一年毕业回到家乡工作。从那些看似玩笑的行为,那些长长短短的电话,可以确定,他喜欢自己。杭州与他,她不确定更喜欢哪一个,于是视而不见,或者装聋作哑。

    明日将返乡,可否执子之手,与子偕老?多半是肯定的吧,她不知哪里来的自信。明明流着泪,心里悄悄绽开了一朵羞涩、甜蜜的小花。

    张晓风说,“树在,山在,大地在,岁月在,我在,你还要怎样更好的世界?”

    树依旧,山依旧,有些什么变了,她与他,并没有在一起。

    昨天之日不可留,她试图把一切埋藏在那个栀子花盛放的夏天,还是忍不住在日记本上露出端倪,有时是朗月孤照,有时是星光满屋,有时是花开荼蘼,有时是雨打芭蕉。后来,她一个人走了很久,很久,直到遇见另外一个人。

    可是啊,就是这栀子花般馥郁、单纯的情感丰富了人生。当她回忆青春,不可避免地遇见年轻的他,曾经交集在彼此最美好的年华里,何尝不是一种幸运?

    时间流过,青春这一杯老酒,越年久越芬芳,打开,不饮也会醉。

    被岁月打翻的毕业纪念册,册页散开,泛黄,压着一朵风干的栀子花。在春寒冷料峭里,中年的她,想起栀子花盛放的,她的夏天,猝不及防地眼眶一热。

    作者:见伊

    上一篇:春|日暖好读书 下一篇:逛古董墟杂记

    相关阅读

    发表文章

    最新评论

    更多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友情提示: 登录后发表评论,可以直接从评论中的用户名进入您的个人空间,让更多网友认识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