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笔趣网,打造原创文学第一品牌!
  • 返回首页您现在的位置: 笔趣文学网 > 散文精选 > 优美散文 > 文章内容

    元宵节里的回味

    作者: 乔显德 来源: 时间: 2018-02-28 阅读: 在线投稿

     不知不觉的年已过了十多天,元宵节就在眼前。元宵节,从我记事起就知道它叫正月十五,是我国民间的传统节日,可能因了正月里过了十五天,刚好一半,是大年过后的一个十分重要的日子,也是正月里的最后一个节日,值得很好地庆祝一下,就这样不知延续了多少年。后来,可能因了正月十五吃元宵,亦或是著名歌唱家郭兰英的一句“正月里闹元宵”,唱红了大江南北,长城内外,正月十五节渐渐被元宵节所取代,元宵节越叫越顺口了。经历了50多个不同的元宵节,个中感受一如现如今的元宵馅一样,咀嚼起来给人不同的滋味。

    儿时的元宵节是天真烂漫的,过得有滋有味。那时候,虽说没有如今城市里多彩的烟花,震天的礼炮,却有着乡村里的皓月当空,童稚欢笑;没有城市里的观灯、猜灯谜,却有着乡村里的舞狮子、跑高跷;缺少城市里的文明味儿,却有着浓郁的乡土气息,挥洒着不尽的童稚野趣,给我童年的记忆留下了很深的印象。

    那时候,元宵节的白天就充盈着热闹、浪漫的色彩,男女老少一齐乐。且说那些个男人们悠闲地绕着东西大街溜达,找着熟人拉家常,难得有这样的闲工夫;大闺女、小媳妇们三个一堆、五个一簇,凑到大街上显摆着新买的花花绿绿的衣服,一个赛一个漂亮,比着比着,嘻嘻哈哈,“三个女人一台戏”,元宵节的大街上像是上演着一台台戏;老汉们拿着马扎子到大街避到墙根晒太阳,老太太们迈着“三寸金莲”到大街上看光景,在幸福的晚年里再饱饱眼福;孩子们则一蹦三个高地跑到大街上, 从大街东头跑到西头,洋溢着童年的欢乐。

    一会儿工夫,只听“咚咚锵、咚咚锵……”敲锣打鼓声传来,舞狮队来了,只见两个狮子张开欢欢喜喜的大口,摇头摆尾地迎面而来,时而一左一右,亲亲热热,时而一前一后,尽情表演,欢快热烈,异常活跃,把个狮子舞得像真的一样,游走在元宵节的大街上,街东头喝彩,街西头叫好,元宵节的东西大街上荡起了舞狮潮。

    刚刚送走了“狮子”,又迎来了神奇无比、高大奇猛的高跷队,只见男男女女,花枝招展,正一招一式地表演着走来,待走近一看,嚯,他们脚下都踩着长长的木棒,足有一米高,有的还要长一些,我当时初见这样的场景,既惊怕,又怀疑,惊怕的是站到这么高的木棒上,万一不慎摔倒是会摔伤的。我怀疑的是,在这么细高的木棒上他们是怎样“站”起来的,怎样保持平衡的。再一定睛细看,队伍中竟还有两个男女小高跷手,比我大不了几岁,却“站”在高高的高跷上面无惧色,神态自若,如履平地。高跷队里有男、有女、有老、有少,都在扮演着不同的角色,既有有趣的扮相,为了逗笑,又有演艺,扮演出每个人物的不同色彩。你看吧,有人扮演大闹天宫“孙悟空”,跑高跷式表演就更有意趣了,瞧着、瞧着,“孙悟空”就翻两个筋斗呢,真是精彩,我惊叹于他翻筋斗后立地而起,我记得当时是惊得“啊呦”了一声的;还上演了“穆桂英挂帅”,在偏僻的乡村里,竟有扮演穆桂英的高手,真是“巾帼不让须眉”,记得这可是在高跷上表演啊!且表演得淋漓尽致,栩栩如生,精彩不断,我当时直为她捏着一把汗。看完了“孙悟空”、“穆桂英”的“武戏”,别急,后面还有“文戏”呢,只见文质彬彬的“诸葛亮”迎面走来,羽扇伦巾,英姿勃发,高跷上的“诸葛亮”给我留下了深深的印象,至今难忘。高跷队的演员们还跟大街两旁看热闹的乡里乡亲互动,嬉笑打闹,真是滑稽有趣,更添新意。只听有人说:“那不是XXX的闺女?”“是啊,那个是XXX的儿子。”“哎呦,他们还能演得这么好?可真有意思!”元宵节里的高跷表演真是热闹,百姓们拍手叫绝。

    说着、说着,又迎来了秧歌队,乡村里上了点年岁的妇女都爱扭秧歌,元宵节里扭秧歌,那是必须的,随着秧歌的扭来扭去,元宵节的气氛更浓了,人们议论的话题就更多了,又多了些元宵节外的故事。

    儿时元宵节的夜晚又是一番光景,那是充满着神秘朦胧色彩的。那时候,农村里普遍贫穷落后,根本买不起贵的烟花,其实压根就见不着太贵的烟花,普遍都买一种叫“滴答金”的烟花,可以一根根地拿在手里放,可以一根根排着粘到灶台上放,也可以一把把地点着用手摇着放,放起来一滴答、一滴答地发着金星、金光,璀璨无比。儿时的元宵节,我常一根根地粘到灶台上放,听着“噗拉、噗拉”地一声声的响,看着满屋一闪闪的金光,煞是好看。记得有时还拿着滴答金跑到街门外,和小伙伴一起凑热闹似的放,有的拿在手中一根根的单放,有的拿着一把在夜空中摇着放,灯火在各个角落不停地闪烁,有的把滴答金从胡同头粘到胡同口,直接连到南大街,从高处看,这条远近闻名的大胡同如一条长龙,闪着金光,成了那时夜晚的一道小风景。有时还点着滴答金串门放,串了东家串西家,街坊邻居几乎都串遍了,到了哪家,哪家的夜空就飞出了欢声笑语,也留下了浓浓的烟花味,其实,那就是元宵节的味道。记得儿时到了元宵节,母亲有时还蒸花灯,用面做成圆状,中间做一个大孔,不用发酵就蒸出来,放上棉线,加上豆油,点起来就是花灯,再用红纸制作出小红灯笼,把花灯放进去,到了晚上点上,制作的多了,提着到大街上,摇摇晃晃,红红火火,也特别好看,这都是儿时元宵节的乐趣,现在感受不到了。

    及至参加工作后,在单位里过元宵节,别有一番滋味在心头。记得那是1991年的元宵节了,过得特别有意义。单位里举办大型元宵灯会,这个元宵灯会别开生面,各科室制作了五彩缤纷、造型别致的灯,既有元宵节的氛围,又映射出本单位的特点,真是煞费了一番心思。譬如,财务科制作了别具一格的元宝灯,金光闪闪,造型一如元宝,也昭示着财源滚滚;用电科制作了点亮万家灯火的“光明灯”,灯上雕刻着一座座铁塔,架设着一条条导线,意味着为民送光明;车队制作了安全行车的“安全灯”,两旁制作的对联是:“高高兴兴上班去,安安全全回家来”……这些灯不仅在单位里展出,并参加了全市灯展。我那时担任单位的宣传干事,代表单位参观展出,华灯初上的夜晚,当我随着人流漫步在红旗路中段、泽山路商场的时候,映入眼帘的是千奇百态的观灯,那简直就是一片灯的海洋,这是小城有史以来最大的一次元霄灯会,灯下漫步,如同进入一个五彩斑斓的灯的世界,给人以美的享受,使我过足了观灯“瘾”,现在想来,仍感到回味无穷,感到那年的元宵节过得特别有情趣,有意义。十几年前,每逢元宵节,小城就举办“猜灯谜”活动,激起了我和女儿的兴趣,父女一商量,就来到了竞赛场,女儿猜灯谜还真行,常常赢得奖品一大抱,满载而归,使元宵节增添了几多欢乐。

    乡村里过元宵节也是非同凡响的。我老家在十里八乡是数得着的大村子、富村子,村子红火的时候,元宵节也过得红红火火。记得有一年的元宵节,我正和父母吃元宵团圆饭的时候,村中间的上空响起了一声接一声的礼炮,诱惑的我吃不下饭去了,一旁爱看热闹的母亲说:“村里今年买了好多礼花,咱看看去。”我说了声“好”就放下碗筷,披衣随母亲出门。当我和母亲急急地赶到村办公室门前时,就见这里已围成了一个大大的圈子,几乎水泄不通,只见一个个礼炮从人圈子中间拔地而起,随即发出了“哗”的一声,在空中出现了一个个美丽的图案,人群中接着爆发出一阵阵惊呼声、喝彩声,我不由自主地加入到父老乡亲的行列,我的喊声已融入了共声,这个元宵节让我感受到了浓浓的亲情味。

    在过的五十多个元宵节里,除了偶尔在小城过,我几乎每个元宵节都回老家过,头顶圆圆的明月,一家人团团圆圆,吃着圆圆的元宵,收获着圆圆满满的祝福,这个时候,我也不免要发出“月是故乡明”的感慨。在每年的元宵节前,我都会买上很多的礼花、礼炮、鞭炮,元宵节之夜吃完了元宵,走出户外,放着鞭炮,点上地上的“泥锅子”,“泥锅子”朝天开了花,腾空的礼花开起来,上天的礼炮响起来,全家老小欢快地叫起来,笑起来。观着天空的礼花,夜空与大地遥相呼应,夜空“啪啪”作响,地上有说有笑,好不热闹,在欢快的气氛中度过了元宵节。这个时候我要说:“在老家过元宵节,真好!”

    正月十五闹元宵,元宵节里各不同,但带给人们的欢乐是相同的,渴望万家团圆的愿望是一样的。在元宵节即将到来之际,祝愿全国各族同胞元宵节快乐!团团圆圆!

    乔显德

    上一篇:离别的车站 下一篇:芳华恋雪,无言也暖

    相关阅读

    发表文章

    最新评论

    更多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友情提示: 登录后发表评论,可以直接从评论中的用户名进入您的个人空间,让更多网友认识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