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笔趣网,打造原创文学第一品牌!
  • 返回首页您现在的位置: 笔趣文学网 > 散文精选 > 伤感散文 > 文章内容

    脉脉衷情谁与诉

    作者: 映日荷花 来源: 时间: 2018-02-02 阅读: 在线投稿

     更深深,漏尽尽,夜夜相思更漏残。

    月儿爬过树梢,越过喧嚣,凝在窗前。而我总自以为是地以为,阑珊的夜卸去了白天的喧嚣,抹去了白天的繁华,一切都会归于寂静。而寂静的夜自会抚平一颗颗浮躁的心,寂静的夜自会默化一颗颗寂寞的心,可是又有谁知道,寂静的夜里,寒月如霜照着多少未眠人,寂静的夜里,月光如水里藏着多少暗涌的心。宁静的夜更容易点燃寂寞的心,宁静的夜更容易诱惑寂寞的泪往外淌,夜更无法抚平我相思蚀骨的心?

    习惯了坐在案前,倚靠在窗边,习惯了有月相伴的时刻就有你相伴,月凝窗时你就到来。月如约而至,应约而来。而你,我夜夜把你等待,夜夜盼你到来,把盈盈秋水望穿,寂寞的眼,柔情的泪流干,寂寞的眼,痴情的泪淌完。你却一次次爽约,等得月下西楼,等得晓风把东方吹白。你不会再来了,我知道,斯人已去,此情已已,我们秉月欢谈已成过去,我们对月言情已成往事。

    你真的离去了,你离去了又何妨?不是还有清风还有明月吗?自有明月作知已,自有清风作故人。 有明月为我撑灯,有清风与我作伴;与明月低吟,与清风浅唱,那么再悠悠长的夜又算得了什么?也不过是月上柳梢至月下西楼的距离。月,你懂我吗?如若懂我,为何照不亮我那颗为情所重重包裹的心?风,你解我吗?如若解我,为何吹不散那道凝聚着相思的眉弯?夜,你晓我吗?如若晓我,为何藏不住我心头的朱砂?月你不知晓我的心事,风你不明了我的情怀,夜你不解我的风情,你们无法把他代替,他就是他,是我心中的唯一。

    风吹落了记忆的封尘,掀开了一页页饱醮深情的书页,字字无声字字语,字字无言字字情。风吹开了用记忆酿造的那坛酒的坛封,依旧散发醉人的芳香。还记得吗?你曾许过我诗般的情怀,你曾许过我画般的未来。觅一座环山抱水的小镇,寻一条铺着青石板的小巷,筑一座静谧的小房,朝闻鸟语,夜闻花香;朝看冉冉升起的霞光,夜观繁星璀璨,一壶香茗和几卷诗词与我们相伴。我还没从梦中醒来,除了你,谁与我共享这份浪漫的情怀,谁与我携手这段诗意人生

    脑海总出现这样的画面,一个大雨后的黄昏,一个叫柳永的多情男子就要和自己心爱的女子告别了,曲终人离心若堵,寒蝉却不识时务在声声悲鸣,船家也不近人情在声声急催,不得不告别了,依依不舍地从杨柳垂岸的渡口登上兰舟,想到从此一别,后会不知何年,满腔的离愁化作一曲流传千古的《雨霖铃》,便纵有千种风情,更与谁人说?与自己心爱的情人分别,心中不忍不舍,与自己的知己作别,心中凄然落寞, 没有共鸣人,从此又多了颗寂寞的心,没有心灵相契的人,从此灵魂漂泊不定。

    离别的渡口从来没有间断过别绪离愁,催发的兰舟总是载不动相思悠悠。仿佛看见一个痴情的自己站在同一个渡口:依旧是深秋的一个黄昏,骤雨初停后,风轻轻地吹拂她单薄的衣裙,风轻轻地拭着她脸上的泪痕,她的萧郎登上的兰舟,早已渐行渐远,早已消失得无踪无影。只是渡口依然回旋着柳永的那一曲悲歌,而她在如泣如诉地和着:悒悒思忆谁与言,脉脉衷情谁与诉。

    映日荷花

    丁酉年腊月

    上一篇:叹人生,芳尊易老人空去 下一篇:煮雪烹茶

    相关阅读

    发表文章

    最新评论

    更多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友情提示: 登录后发表评论,可以直接从评论中的用户名进入您的个人空间,让更多网友认识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