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笔趣网,打造原创文学第一品牌!
  • 返回首页您现在的位置: 笔趣文学网 > 散文精选 > 散文随笔 > 文章内容

    老胡

    作者: 别山举水 来源: 时间: 2018-01-11 阅读: 在线投稿

     认识老胡有些年头了,其实要按他的说法,我们应该认识得更早些。

    随着交往的深入,在读高中时,我就应该认识了他,他曾经踩了十几里路的单车去过我家,当然,他不是去找我。他找我二哥,他们是工友,一起在武汉当搬运工。

    老胡长得悍实,粗胳膊粗腿,经过哪儿,哪儿的土地都要抖一下,从头到脚,他可以毫不费力地包住我。

    他喜欢讲过去的事,特别是在武汉时,那是他的辉煌时期,青春像烈火一样,向四处张扬着力道。

    那个时候,他如狼似虎,有着使不完的劲。曾在一个雨夜,他们六个人卸十吨水泥后,又连着卸了六十吨盐碱。他每一趟都是两百斤,走过窄窄的漂板(那种板子不要说负重,就是空着手,晃晃悠悠也让我咋舌),还要一层一层往上叠,最高时叠二十层,全凭个人。

    头上,衣服上全是水和粉尘化成的泥,除了眼睛眨巴外,嘴,耳朵,鼻子全都静止着,像是别人的,身上却是火烧火燎,躁得难受,胃也刺激得忍不住痉挛。但他们硬是咬着牙,在规定的时间里全部都卸完了。之后,脸也没洗,东西也没吃,全都就地趴在帆布上,四仰八叉到天明,第二天,又如豹子下了山,扑腾得紧。

    那时的头发根本不用染,又黄又亮,整天支愣着,可惜没人看。他猛吸了一口烟,将烟头在膝盖上一顿,一截烟灰无声地掉到地上。

    这我知道,那地儿,全是雄性,全是黄毛,谁稀罕呢,不要说姑娘,连母猪不小心闯入,都要嗷嗷叫着撒腿便跑。

    我想他讲更多的故事,便巴结着说,那时的老胡绝对美男子一个,可惜很多人不识货,我若在那儿,肯定要拜你作大哥,至少可以不受人欺负。

    那是,那时我没怕过谁,只要有理,我更不怕了。到处都有江湖,搬运工也不例外,有几个红安仔,以为他们去得早便了不起,时时想我哄着他们,我才不吃那一套呢。

    他们便处处刁难我,只要不是吃大亏,我便忍了,毕竟都是卖苦力,辞爷别娘,吃这碗饭不容易。但有一次,一个家伙居然使绊子,想让我屈服于他们。他趁我不注意,从我身后一跳,一下勒住我的脖子,妄图将我扳倒在地。我使出全力将他的双手生生拉开,然后一低头,一下将他扛到肩上,丢进轨道里,他没受明伤,但腰让铁轨撞了,三天才起得了床。

    另一个家伙像牛一样冲过来,想用头将我抵进铁轨里,我一闪身,揪住他的两只耳朵使劲拉,他便哭爹喊娘地嚎叫起来。其他几个目瞪口呆,再不敢动弹,看他们那小样,扑腾不起什么浪,全都蔫了。

    从此,他们全都规规矩矩,我也不仗势欺人,多劳多得,互相搭把手也不计较,大家相安无事,至如今,还有几个伙计与我一直联系,成了兄弟。

    看着他那虽然沧桑但依然高大健壮的身体,我不得不佩服。

    哎,你说要当我作大哥,我还真的差点成了你大哥,我差点与你成了连襟呢。

    这我听老婆也讲过,老胡年轻时曾跟着她们村的人一起倒过马路。他人实诚,干活不讨巧,喜欢动些小手,给人跑腿,很得别人喜欢。那时,老婆的堂姐给他们烧饭,老胡经常帮她弄些柴火,择些菜搬些米,青春年少,一来而去,便擦出了爱情的火苗。

    两个人很般配,也得到众人的认可,爱情的火烈了起来。

    我那时经常骑着二八大杠的自行车,载着咏菊,踩着上洞岗,那么陡,我不让她下来,居然毫不费力就上去了。然后放那边的坡,那么长那么远,我不捻刹,甚至不扶龙头,一路风驰电掣,也不知哪来的胆子,每次都平平安安。

    咏菊在后面,一会儿张开手大声欢呼,一会儿环住我的腰将头靠在我背上,那一段时光真快乐呀。

    现在不行啰,一个人怎么也踩不上去了,那边的坡也不敢放了,哪怕刹车再灵。有一次,我硬是一直推着走下去的,岁月不饶人呀,岁月将一切都变了。

    是啊,岁月将一切都变了。现在,咏菊已嫁往异地,生儿育女日子过得平常。老胡也早已娶了妻,女儿大学毕业参加了工作。

    那是怎样的变故,那一场爱恋之火如何熄灭,老胡从来不肯提起,但那一份念想依然压在心底。他有时会旁敲侧击,探动咏菊的近况,倘若得到好消息,他的心情就会好起来,激动地哼起曲子,那一晚的呼噜就会响得更匀称。

    现在,老胡家里已盖起了漂亮的楼房,老婆一直呆在家里照顾小女儿,再种些田地,一家人和和美美。

    每逢周末,老胡就站在窗口,他庞大的身躯完全遮住了外面的花红柳绿。他一边刮着胡须,嗞嗞嗞,剃须刀像蜜蜂转着圈叫得欢,一边接听着电话。

    吃饭了没?

    吃了,还不吃,饿死我呀。

    看你说的,今天休息吧。

    是啊,天天那么累,不休息咋行,你们娘儿离不了我呀。

    哟嗬,还真将自己看得大呢。

    咋啦,我不大谁大,有本事别在那边向别人嚷嚷着“我家男人么样么样”。

    这是老胡与老婆的电话。

    吃饭了没?

    吃了,你也要记得吃。

    晓得,别做那么苦,我可以挣钱了。

    嗯,我能行,你多学些本事,家里有我就行。

    这是老胡与女儿的电话。

    整个早晨,老胡的电话没完没了,剃须刀也没完没了地叫。

    外面的天早亮了,老胡的背影依旧那么高大,像一尊铁塔。他一直迎着阳光,像邻家大哥,说着痒人骨头的话。

    上一篇:爱文字的女子 下一篇:前任之所以成为前任

    相关阅读

    发表文章

    最新评论

    更多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友情提示: 登录后发表评论,可以直接从评论中的用户名进入您的个人空间,让更多网友认识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