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笔趣网,打造原创文学第一品牌!
  • 返回首页您现在的位置: 笔趣文学网 > 散文精选 > 优美散文 > 文章内容

    照片背后

    作者: 非衣所思 来源: 时间: 2017-12-17 阅读: 在线投稿

     照片背后

    这张黑白照片里的两个人,年龄相差十七岁,工资收入相差十七倍。照片虽然是被要求而照的,缘份却来自两个人的天际。

    主人是横河山沟里一农民,七十一岁,养活了一儿一女,都已成家,在城里买了房,以打工为业。他一人在山里生活,种几亩坡地,养着头牛,帮村上干些零活,替邻里加工些粮食,领着些养老钱,过着日子。家里生着煤火,窗纸显得白净白净的,中堂的画与对联有些色彩,墙壁的基调是发黄的报纸,床铺的够厚重,坑显得零乱甚至有点脏。炉纯粹为散发温度与做饭,炉的面上没见光亮过。我去的几次,他都在忙,要么上山放牛,要么在路边帮旅游线路筑篱栅。只有入冬之后才见到他闲着,与另一个单身汉围炉喷侃。他不多言语,喜欢笑,他周围人都说他能活一百岁,想的很少,要求不高,不太讲究,从他的穿着与家里的杂乱情况,我也感觉到了。假若把我换成他,我估计会与他不差上下的,窗明几不净,收拾那么整齐,是需要心劲的。孩子们都单独过成日子了,能不拖累他们,安心立命活几年就不错了。几次电话里,他很少提什要求,安烟桶,送衣帽都是我一厢意愿…他贫但不穷,瘦却一身正经肉。

    他一辈子呆在山里,见识的少,烦恼也少。不象我,走南闯西的,欲望是被撩拔出来的。尽管仍在可控范围,但控制本身便是痛苦。所谓眼不见心不烦是有道理的,难怪佛徒总是闭眼诵经。

    我那天倚在他灰尘满布的炉边,丝毫没有伪装的成份,因为我十七岁之前,也是在煤灰烟火里矄大的,好些年不见烟灰了,还怪亲切的。那白棉纸糊成的窗户,再次点亮了我的童年,四壁包括横梁上的报纸,让我想起小时候认的汉字,有一半都是靠报纸上的黑体字来巩固的。

    冷么?他说不冷,我信。时光倒转四十年,我也不会觉得冷的。我所以觉得冷,是因为暖和惯了。不论什么生存状态,如果习惯了,其实是没什么痛苦的。外人看来的苦,仍旧是一种不习惯。

    仔细端详这照片,我除了穿戴整齐些,脸白净些,眼里丰富些,再看不出更多的优越。他也许比我入睡容易得多,心里那泓水比我更清澈的多。

    他的世界就他的山村那么大,顶多附带他的庄稼,草坡与那头牛。我的世界却象城市一样,那么斑斓,那么乱。

    上一篇:我们失去了一个睿智而风趣的诗人余光中 下一篇:栖霞醉

    相关阅读

    发表文章

    最新评论

    更多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友情提示: 登录后发表评论,可以直接从评论中的用户名进入您的个人空间,让更多网友认识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