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笔趣网,打造原创文学第一品牌!
  • 返回首页您现在的位置: 笔趣文学网 > 散文精选 > 优美散文 > 文章内容

    有些爱,不能被忘怀

    作者: 别山举水 来源: 时间: 2017-12-13 阅读: 在线投稿

     这个时段,路上的行人和车都很少,救护车一路疾驰,蓝光闪烁,呜啦呜啦,像被人掐住脖子,挣扎个不停。

    只可惜,刚出市区一二里,眼见着道路越来越宽敞,周婶却熬不住了。被高烧灼得通红的面颊逐渐变得惨白,成为死灰,粗重的呼吸也慢慢变得游丝一般,直至悄无声息。

    周婶沉重的眼睛合上了,永远也不会再睁开,周身的热量消散在救护车里,将空气挤得沉闷而压抑。

    周婶住的山村叫李家垸,虽说夹在山沟里,但绵延一二里,原来住着三四十户人家,这样的规模在方圆几里地,算是一个大村。

    那时,村庄人进人出,日耕夜息,牛欢羊叫,鸡鸣狗吠,炊烟不绝,很是一副兴旺祥和的景像。

    后来,打工的人多起来,有的发了大财,去大城市居住了,有的发了小财,去县城住了,有的手里刚攒了几个,搓得叮当响,忙不迭搬到镇上住了。

    大村成了小村,小村变成无人村,再加上村里的小学合并到镇上,很多村慢慢消失了。

    李家垸也一样,搁在山旮旯里,没有商店,购物不方便,没有学校,到镇上来去一趟两三个小时,小车开不进,农作物也不容易运出,尤其出去打工后,没几个年轻人愿意种庄稼,也没几个人会种了。

    人们为着自己的幸福日子,为着后人的飞黄腾达,纷纷涌向城市,涌向集镇,再不济也要在宽敞的马路边重新垒个窝。

    现如今,除了周婶夫妇,另还有六个老人。偌大的村庄,沟前走到沟尾,除了鸟叫,几乎没有声音,农耕时代的繁华,已经一去不复返。

    这些老人,有的是五保户,有的儿女双全,但不愿麻烦子女,有的遭子女嫌弃,只能窝在山里,有的在外面闲不住,依旧守着自己的土地,有的在山上搞养殖或种药材。

    周婶的女儿早已嫁往异地,拖儿带女几年才能回一次。儿子在省城打工,谈了个对象,只因城里没房子,就一直耗着,下了几次最后通谍,将儿子逼得焦头烂额。

    周婶夫妇就一直呆在山里,一来有板栗可卖几千块钱,二来种了些田地,有些收入,三来农闲时,可挖些药草和葛根,可卖不少钱,四来养了十多头牛,每年是一笔大来头。

    总之,为了儿子早点在城里买房,早点成家,她们情愿守在山里,尽自己最大的可能,为儿子尽一份力。

    像往常一样,这天早晨,周婶将牛圈打开,让牛散放到山里,自己荷柄锄头,去药草地里瞅瞅。

    这两年来,老伴身体不是很好,周婶大多数时候让他在家里烧饭,干些轻巧活,自己则像个男人,起早贪黑,包揽了大部分活计。

    虽然是清晨,但天气依然燥热。因为走的人少了,不少路径被杂草覆盖,看不出原来的样子。

    周婶分开密密的草丛,不少虫子被惊起,扑簌簌乱飞乱跳,有的还爬到她身上。她衣衫很薄,很快便被汗湿透了。

    药材长势良好,她锄去大的草棵,遇上细的,长得刁钻的,就蹲下身子去扯。忙活了好一阵,日头早已越过树梢,挂得老高了。周婶估摸着早饭熟了,收起锄头,沿着来路,摸索着回去。

    走过一道山岗,有凉风迎面吹来,周婶没来由地打了一个冷噤,头竟有些眩晕。她找到一处山泉水,洒了几把脸上,人感觉清醒了些。但很快,她觉得肌肉酸痛,开始恶心,时时像要呕吐一样。

    她以为是昨晚在外面露宿,没盖好被子,感冒了,赶紧拼力聚起精神,想早点到家,好好睡一觉。

    刚一踏进家门,她站都站不住,全身发热,四肢乏力,栽在地上。老伴慌了手脚,山上没信号,赶紧叫来有些力气的老李老王。三人合伙将周婶搬到板车里,用被子盖好,高一脚低一脚往镇医院奔。

    到了医院,周婶已完全昏迷,话都说不出来,全身似火烧。医生一看,虽说不能判断是什么毛病,但可以肯定,这绝对不是感冒,让他们赶紧转院去市里。

    顶着高温,一路颠簸,周婶时而昏迷时而醒来,不是呕吐就是腹泻,弄得几个老人手忙脚乱。到市医院时已近中午,周婶被紧急送往急救室,弄了许久,结论出来了,周婶被蜱虫咬了。蜱虫不知何时钻入她的体内,全身的血液早已感染,需转入省院,看有无生还的希望。

    其实,原来我们这儿根本没听说蜱虫,也没发生蜱虫咬人事件。近些年来,山上人少了,树高林密,蜱虫开始多起来。

    有人说蜱虫是从河南那边窜过来的,那边的森林喷洒农药,一些蜱虫将死没死,被风吹到湖北这边来,这边没有打农药,蜱虫便活过来,并逐渐繁殖,越来越多。

    光这十来年,蜱虫都咬死过几人,但人们一直不知道是怎么死的。凡被蜱虫咬过,几乎难以生还。因为蜱虫咬人时,会散发一种麻醉,使人无法感觉。等到症状发生时,已经感染严重,引发森林脑炎,错过治疗良机。

    就如周婶,根本就不知道何时被蜱虫所咬,自然,她也不知道自己因何而丧命。

    女儿哭哭啼啼从远方赶来,一把鼻涕一把眼泪诉说着未尽的孝道。儿子一脸凝重地从省城回来,脸上阴得能拧出水来。听人说,这一次,得知周婶去世,他女朋友知道丧事一办,又要费些钱,家里又少了一个劳力,今年在城里买房又将成泡影。

    女朋友下了决心,很干脆地吹了。

    在清理周婶的遗物时,从床底下找到一个纸箱,纸箱上面开了一个活动的小圆口。放东西进去时,可扒开口子,东西放好后,上面的盖自然落下,覆住开口。

    众人都很好奇,连她老伴都一概不知。

    儿子用刀子小心翼翼划开箱子,打开一看,傻眼了,里面全是纸票和硬币。一毛两毛的有,一块两块的也有,五十一百的也有。

    整整花了一个下午数清那些钞票,差不多近十万。等今年的板栗打下来卖作钱,再弄些草药卖卖,到十月份,绝对可以聚够十二万,而这钱,就够了儿子女朋友看中的那套房子的首付。

    儿子哇地一声哭了,将头埋在钱堆里。老伴紧紧地扶住墙,腿还一直哆嗦着。

    周婶就埋在村子对面,村里基本上没什么人,象征性地放了几副鞭炮,镐铲响起,入土为安。

    三四桌酒席在堂屋摆起,一番吃喝之后,去外地的去外地,去省城的去省城,去集镇的去集镇,人们又忙得昏天黑地。

    村子稀疏了,一天比一天宁静,几乎被人们忘记。

    上一篇:无欲无求沉下心做事 下一篇:99%的人都讨厌这10种人惹不起我躲得起

    相关阅读

    发表文章

    最新评论

    更多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友情提示: 登录后发表评论,可以直接从评论中的用户名进入您的个人空间,让更多网友认识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