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笔趣网,打造原创文学第一品牌!
  • 返回首页您现在的位置: 笔趣文学网 > 散文精选 > 优美散文 > 文章内容

    我爱的人得了艾滋病

    作者: 薄荷清欢 来源: 时间: 2017-12-02 阅读: 在线投稿

    1、

    四年前知道这个结果的时候,我刚刚结婚。

    母亲给我打电话:你爸病了。我说好的,我给你们打钱过去 。

    在此之前的人生前二十五年,我和父母的关系,前十六年是同居者的关系,后九年是还债的关系。

    同居者是指我们同在一个屋檐下,却各过各的生活。父亲有父亲的生活,母亲有母亲的生活。我和奶奶一起生活。奶奶死了,我就一个人过。

    十六岁,我没读书了,就离开家,出去打工。父母都没有拦我,只说,赚了钱,每月寄钱回来,前面我们养活你,这债,要还的。

    从小,我就知道,我不是捡来的,但比捡来的,更不受父母的欢迎。

    一度,我不明白原因。以为是我长得不好看。奶奶叹着气说不是的。

    十三岁,我发现了一个秘密。父亲每天晚上总是出去,喝酒,打牌,见男人。没错,他在外在没有女人,但有男人。我亲眼见过他和一个叔叔很亲昵地搂在一起走路。但他和我母亲在一起,即使是走路,也是一前一后。

    母亲总骂他在外面有女人。其实不是的。我不知道我看到的一幕幕,对母亲来说,算是个好消息,还是坏消息?

    父亲在外面没有别的女人,但他也不爱任何一个女人,包括母亲在内。

    但是母亲在外面有别的男人,甚至她还把他带到家里来,让我叫伯伯。我叫了一声伯伯,母亲就把他带到里屋里,关上门。

    奶奶就哭,造业啊造业啊。但奶奶从来不骂我母亲。也不和父亲说。只说我母亲也是可怜人。

    十五岁,我忍不住告诉奶奶,我爸外面有别人,还是男的。奶奶说,她知道,她一直知道。是她逼着他结婚,这才有了我。可惜我是一个女孩子,再逼他们再生一个,他们俩就死活不肯。主要是我父亲不肯。

    有一次,我听到父亲对奶奶吼:你以为我愿意在外面混吗?你以为我不痛苦吗?我这一生,为什么要按你的意愿活着?不如死了算了。

    奶奶四十岁就守寡。她生了五个女儿,才有了我父亲这一个儿子。

     

    2、

    母亲说,你爸病了。

    我就只想到打钱。第一念,连问什么病都没有想到。小时候家里是那样一个家庭。长大了,翅膀还没有硬,就想着要离开,赶紧离开。像逃亡一样地离开。

    奶奶死了,世界上再也没有一个人和我共守家里的秘密,共担家里的压抑。是的,我被压得喘不过气来。

    周围的朋友不理解,你有什么好压抑的,那么好的家庭,我们都羡慕。

    我父亲是个工程师,我母亲是个音乐老师。有着正常而体面的工作。但,这些,都是壳。

    我在十六岁那年,母亲看到别人给我写的情书。发疯一样打我。因为她发现,那是一个女孩子的字迹。

    她骂我和我爸爸一样,是个稀烂 的人。我抬起头问她,那你为什么还要和他在一起?那你为什么要生下我?既然你知道你为什么不离婚?

    母亲决然没有想到我如此大胆而勇敢地问她这些问题。当年觉得我自己很了不起,是为母亲好,是要把她刺醒。

    我想,离婚了,再好好地嫁一个人,这样,同学不会说我妈是破鞋。

    小城不大。有些秘密,藏都藏不住。

    母亲听到我指到了她的痛处,越发闹起来,锅、碗、电视、冰箱……能砸的全砸了。

    奶奶死了,屋里,连个劝架的人都没有。任由她的发泄。

    我知道,这些年,她的痛,无处发泄。

    我借着这个势,离开了那个家。我告诉别人,我父母双亡,需要一份工作养活自己。总有好心人收留我,给我糊口的工作。

    但欺负我的人,想占我便宜的人更多。

     

    3、

    十六岁的我走在路上,像个初中生一样。再加上,我喜欢背学生款的包。

    有天中午,我赶去上班,一个中年男子拦住我:小姑娘,帮我一个忙好不好?我姑娘肚子疼,来例假了,中午她在厕所里半天不出来,这是她的初潮,我不知道怎么和她说。

    我问,她妈妈呢?他说,她妈妈走了。我问,去哪儿了?他说,死了。

    我心里一揪。想起我的初潮。

    我来初潮的时候,之前也是没有人告诉我。那天就连奶奶都不在家,走乡下亲戚去了。我一个人,也是躲在厕所里,不知如何是好。吓坏了,想着是不是快要死了……

    后来,还是我妈回来,给了我一包卫生巾。但是她也没有告诉我怎么用,都是我自己摸索的。她只是叫我把卫生间打扫干净,别搞得刺死人。

    我想到那个时候无助的我,就想帮一下那个陌生男人家里的小妹妹。我说好,然后他就带着我走,就在附近的宿舍院子。我进了门栋的门,要上楼梯了,我突然觉得不行,这个男人有可能是个骗子。我说,不行,我有事。就往外走。他从后面拉住我,你帮个忙嘛,你答应了的。上来,我家就我姑娘在。

    不是我不愿意相信这是真的。而是这件事太像假的了。

    不是我觉得这个陌生男人是骗子。而是万一他是骗子我的一生就毁了。

    如果真有那个小姑娘,忍忍吧,总会过去的,她,部是要长大的。如果真有,我祝福她。

    那个中午,我拼命地挣脱了中年陌生男的拉扯,飞奔到我打工的地方 。

    不行,我要读书。我不想过这种边缘人的生活,象牙塔里是安全的吧。我就开始了自学考试,拿到本科文凭后,去考正规的研究生。

    在这个过程中,我端过盘子、卖过牙膏、手机、守过网吧、做过咖啡小妹和早教老师。

    等我的我先生认识我的时候,他以为我书香门第的大家闺秀。父亲是工程师,母亲是老师。他家也对我和我的家庭很满意。

    我好不容易活出了一个普普通通的人生。总算可以喘口气。

    这个时候,母亲却告诉我,我爸病了。不就是钱吗?

    母亲说,你能不能回来一趟。有些事,要详谈。我问,病情很严重吗?

    母亲说,你回来,回来就知道了。

     

    4、

    这些年,我和父亲母亲很少见面。看在他们双双出席了我婚礼的份上,我回了趟家。

    父亲在家里,并不像我想象中在医院里,浑身管子那种。他行动自如。见了我很热情,要给我削水果,冲果珍。都是我小时候爱吃的。

    我说你不是病了吗,别忙了。父亲朝我笑笑。

    我问,爸爸怎么了?母亲说,他就有一些低烧。我生气地说,这点事,把我叫回来,路费不是钱啊?

    母亲招招手,让我进厨房。厨房,她正烧着菜。真是奇迹难得,我的记忆里,母亲都是不做饭也不怎么做家务的。奶奶死后家里吃食堂。

    母亲背对着我,一边翻炒着锅里的菜,我一边对我说,你爸得了绝症。

    我心里一惊,癌?

    母亲摇摇头,不是,比癌还可怕。

    那我想不出了。母亲说,丑得没法说出口,他得了艾滋病。我叫你回来,是我怕,我怕我也被传染了。医生让我去查。我怕。

    这真是意料不到的事情。母亲说,父亲在医生面前说自己有可能是针管注射毒品得的。他不承认自己是同性恋。呵,他也知道丑哇。

    母亲语调平和地说着。说着我们家惊天的,早就不是秘密的秘密。

    她看着我:你怎么这么平静啊。我以为你会受不了的。

    我说,我小时候就知道了。你也不容易。所以我才闹恋爱。我是想,借那个事,和你好好谈一谈,让你们离婚,让你有个正常的生活。但是你闹那么一场,还是过了下去。我却呆不下去了。

    母亲放下锅铲,抱着我一顿痛哭。

    我什么也没有说。任由她抱着,任由她哭。

    母亲说,我是喜欢他的,他不喜欢我。哭得像个孩子。

     

    5、

    我陪母亲去医院检查,母亲没有被传染。我以为她会开心。提心吊胆了一场。

    母亲一点都不开心。她说,我宁愿被传染上,这证明我和他还有性接触。但是,自从有了你之后,我们就没有了。我在外面有人,是做给他看。故意气他。其实他一点都不气,都是我一个人,在唱独角戏。

    我不知道爱一个人,还可以这样。明明知道,他断无可能喜欢自己,还要委屈求全在他身边。

    母亲回家,把包往沙发上一放:我没事啊。

    那么大声,故意说给父亲听的。父亲从里屋出来,没事就好,没事就好。他看着我们,满是抱歉。

    吃药时间到,他每天都要吃药。母亲给他预备好。晚年,他们竟过成了寻常夫妻的模样。

    父亲一边吃药,一边问我,你怕不怕啊?

    我说我有什么可怕的。这点常识我是有的。

    母亲关上门,把自己关进厨房忙去了。她在厨房里哼起了歌。

    父亲轻声告诉我,是你伯伯,注射的时候被传染上的。他已经死了。我,也快了。

    伯伯,我想,就是他喜欢的那个人吧。听说过,那个人为了他一直都没有结婚。有很多很多年了。父亲说起他的时候,那么自然,就像在说一个家人。

    我说,你瞎说什么呀,你还没有看到你外孙呢。

    父亲闭上眼睛,但愿能有这个机会。

     

    6、

    是我年少不懂事吧。看了父亲回来,就把这事和新婚的先生说了。

    我理所当然把他当成生命里最亲的人。先生大惊,啊,怎么得这种病的啊。我说,有可能是输血的时候被传染的。

    先生自那之后,一直不敢和我同床。总是找理由加班,睡书房。直到,终于被我发现了外遇。

    我们离婚了。

    离婚后,他好朋友告诉我,他是故意的,知道我爸爸得了脏病,怕被传染了。我说,你告诉他,他才脏呢。他是世界上最脏的人。

    我从小经历那么多,好不容易过上了正常的人生,毁了我这一切的,不是我父亲,而是他。我的前夫,道貌岸然的男人。

    让我想起十六岁那年遇到的坏叔叔。

    这个世界,好人和坏人,怎么分呢?

    父亲总是喜欢和我说,他对不起我,小时候没有好好爱我,他会把小时候没有给我的爱,都给我的孩子。他说他希望我幸福。希望我比他和母亲幸福。一定要努力幸福。我含着眼泪,答应了他。

    命运总是和我们开一些玩笑。我的前夫,为了躲艾滋病而设计离婚。离婚之后,他和各种女人交往。被其中一个女人传染了艾滋病。

    前夫给我打电话,在电话里忏悔,他说他知道,这是报应。

    但是,已经没有岁月可回头。我父亲想在死之前,看到我的孩子。离婚之后,我很快找了一个平凡的男人,没那么深爱的男人,结婚生子。

    我的前半生,动了太多的感情。

    这一次,我长了心眼,没告诉他我父亲的病。我想,我要尊重父母的隐私,也要保护好我自己。他只知道我父亲得了绝症,总是各种孝顺。

    母亲天天有父亲陪着早锻炼晚散步,她帮我带孩子,父亲就逗孩子。有一天,我问我父亲,你爱我妈吗?他说,爱,怎么不爱呢?现在我不爱她爱谁?我说,那你亲口告诉我妈吧。他很不好意思:老了老了不兴说这个了。我故意说,那又不能做了,当然只有说,你不说出来她的一生都是不圆满的。

    父亲不好意思地和我母亲表达了这份感情,我帮他们又拍了结婚照,以作纪念。那天,母亲笑得像个新嫁娘。

    我在父亲的手机里看到,他居然和我前夫在一个微信群里。那是一个艾滋病患者的群。他们俩会聊天吗,会聊些什么呢?我不知道。

    我只是觉得现在的我,比小时候的我,幸福多了。我爱我的家庭,也爱我的父母。

    这个世界上最可怕的,不是得了什么病,而是没有爱。

    今天是世界艾滋病日。让我们关注艾滋病人和他们的家庭。

    上一篇:浓浓的乡情 下一篇:突然有个下午我想写小说

    相关阅读

    发表文章

    最新评论

    更多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友情提示: 登录后发表评论,可以直接从评论中的用户名进入您的个人空间,让更多网友认识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