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笔趣网,打造原创文学第一品牌!
  • 返回首页您现在的位置: 笔趣文学网 > 散文精选 > 优美散文 > 文章内容

    浓浓的乡情

    作者: 祝秀文 来源: 时间: 2017-12-01 阅读: 在线投稿

     

    如果把这浓浓的乡情编辑起来,那便是一部伟大的力作;如果把这浓浓的乡情编曲起来,那便是一首动人的赞歌;如果把这浓浓的乡情汇聚起来,那便是一条永不干枯的河。这浓浓的乡情,让我不能忘,不敢忘。

                               ——题记

      

    我的家乡坐落在陕西镇安的一个小山沟里,名曰甘沟

    这是一个山清水秀,人杰地灵的好地方:这里的山藏着灵气,这里的水蕴着柔情,这里的乡亲透着憨厚与善良。善良的父老乡亲与酣美的山山水水孕育出一绺浓浓的乡情,把我的家乡装扮成一处原始但不落后,淳朴又不乏时尚的美丽小山村。

    甘沟四十多户人家星罗棋布地分散在阴阳两面山坡上。如今,大多数人都搬迁到十余里以外的河川地带居住了,这里只有少部分空巢老人守护着自己一辈子的心爱的家园,不肯离开。

    我的老家就夹居在甘沟里一座朝阳的山坡上。因为几年来家庭屡遭变故,家里的光景一日不如一日,年老多病的父母已无法在老家居住了。为了方便照顾老人,我只好把父母接到城里和我一起生活。时光吹散了我老家曾有的欢乐和幸福,只留下一桩孤寂的老屋静卧在树林深处,诉说着不尽的忧伤与哀愁。

    我老父亲病了19年,先后六次住进了医院,最后一次住院已到了生命的暮年,在医院仅呆了三天。老父亲在医院的几天里,生命体征每况愈下,医生说老父亲离世的日子大概为期不远了,让我家里该准备的就着手准备。关于老父亲的后事,我打算回老家办理,这也是老父亲多年的心愿。只是老家多年没人居住了,屋内霉迹斑斑,尘土厚积;屋外杂草丛生,繁乱无序,给人一种满目疮痍的萧条画面。想着老家这种萧条冷落的样子,想着我的兄弟姐妹都早早离世的悲伤,我的心头就格外多了几分苦楚,肩头也就多了几分沉甸甸的责任。而我自己的身体又是那么的不尽人意。这些年来,每当想到老父亲的后事,想着我的人单力薄,我的心情常常是凄风苦雨,常常是愁肠百结。

    正当我为老父亲的后事感到一筹莫展的时候,我亲爱的乡亲们对我伸出了可贵有力的双手。乡亲们得知我老父亲病危的消息后,就自发组织人力去我老家理顺一切事情:打扫屋里的卫生,拔锄院坝里的杂草,检修漏雨的灶房,拾掇自来水管,捡拾柴火,修整家门口的路……乡亲们辛苦地忙碌了几天,老屋的房前屋后又似乎焕发出新的朝气。因为我要在医院里陪护老父亲,却不能给乡亲们烧一口水喝,做一碗饭吃,我深感惭愧。但这浓浓的乡情,让我不能忘,不敢忘。

    我把老父亲拉回老家后,乡亲们陆陆续续地来家里看望老父亲,同时又开始忙碌起来。当天下午,我不争气的身体出现了告急,我发起了高烧,我终于无可奈何地倒下了。屋子那个角落,老父亲高烧不退,奄奄一息;屋子这个角落,我的体温持续飙升,有气无力。乡亲们一会儿到老父亲床边看看,一会儿到我床边问问。我在迷迷糊糊中总能听见乡亲们关切的话语:

    “老天也真是不长眼睛,两个老人四个儿女,三个都走在老人的前面了,剩下这一个在跟前,却又让他在关键时刻生病了。”

    “是啊,把那个娃娃(我孩子)急的又是给他爷爷用温毛巾敷额头,又是给他爸爸擦身子,看得我眼泪直流,这一家人的日子咋往下过呀!”

    “也不知道那娃娃他爸为啥发高烧,搞不清状况也不敢乱去买药回来,干脆找人把那娃娃他爸送医院吧。”

    我不想去医院,我舍不得那床上生命垂危的老父亲,我害怕老父亲在我离开后悄悄地走了,老父亲的一生太可怜了,我实在不忍心让他一个人孤独地离去,我想陪老父亲,陪老父亲走完他生命的最后旅程。

    乡亲们总是懂得我的心思,对我关怀备至:

    “你就安心去医院看病吧,不用牵挂家里,甘沟一条沟这么多乡亲们,一定会照顾好你父亲的,万一父亲走了,我们也会妥善地处理好你父亲的后事的。”

    我的身体丝毫没有减轻的意思,体温狂升到了39.8度,真是无奈啊!我必须连夜进城看医生去。带着对老父亲的恋恋不舍,在乡亲们的护送下离开了屋子。

    从我家通往大路的是一段窄窄斜斜的山坡小路,因为我身体太过虚弱,阵阵眼花头晕,整个身体好像都飘了起来,深一脚浅一脚走不稳路,最终竟然倒在了路上。乡亲们见状,连忙扶起我,不让我自己走,执意轮换背着我向大路走去。我伏在乡亲们的脊背上,感动得泪水牵线不断。这浓浓的乡情,让我不能忘,不敢忘。

    老父亲在我进城看病的第二天深夜静静地走了。是乡亲们陪着我老父亲走完他生命的最后旅程,是乡亲们帮忙给我老父亲穿的老衣。得知老父亲走了,从甘沟搬迁到十里以外川道的其他乡亲们都陆续进沟了,连夜赶到我家开始忙碌我老父亲的后事。等我赶回家时,家里已经聚集了很多很多的乡亲,个个都是熟悉的面孔,句句都是温暖的乡音。听管事的乡亲说:

    “各位乡亲,祝老先生不幸离世了,我们都很难过,祝老先生是土生土长的甘沟人,是我们甘沟的乡亲,是我们父辈的情分,更是我们甘沟所有人的情分。我们祝老先生是不幸的,这家里的情况又比较特殊,所以我请甘沟的乡亲们每家每户都要至少来一个人帮忙,多则不限。我们一定要全力以赴地把祝老先生的后事处理得顺顺当当,圆圆满满,让祝老先生早日安息。”

    听到管事的乡亲这么暖心的话语,我情不自禁地“扑通”一声跪在乡亲们的面前,无限感激乡亲们的大恩大德。这浓浓的乡情,让我不能忘,不敢忘。

    一连几天都是下雨天,大雨是无情的,可乡亲们是有情的,让我老父亲的后事在大雨中紧锣密布地向前推进:乡亲们冒雨进城采购;乡亲们冒雨进山砍柴;乡亲们冒雨去河里挑水;乡亲们冒雨搭建雨棚;乡亲们冒雨为我父亲挖掘墓井;乡亲们冒雨为我父亲送行;乡亲们冒雨把自家的各种用具从甘沟的沟沟岔岔搬运到我家,以备之用;甚至在最后,乡亲们为了给我节约开支,冒雨把自家地里的蔬菜采摘过来,弥补了我家菜肴的不足。乡亲们冒雨为我做了很多事情,哪一天都是从天亮忙到黑,再从黑忙到天亮,每个乡亲都是满脚水全腿泥全身汗地辛苦忙碌着,奉献着。乡亲们忘我地辛劳着,帮我解决了让我纠结了很多年的大事,也安抚了我老父亲老去的灵魂。这浓浓的乡情,让我不能忘,不敢忘。

    老父亲下葬的那天,大雨还是下个不停,管事的乡亲又讲话了:

    “各位乡亲,今天是祝老先生下葬的日子,看样子这雨一时半会也不可能停下来,雨下得很大,路也很滑,但我相信我们甘沟的乡亲们是最讲情分的,我们甘沟的乡亲们是最团结的,我们大家一定要齐心协力,把所有的力量都拧成一股绳,冒雨把祝老先生安安全全,顺顺当当地送上山,让祝老先生早日入土为安。”

    “另外,还有一件事。”管事的乡亲又吩咐道,“非常感谢这几天乡亲们的辛苦和劳累,事情完了之后,还请各位乡亲们再辛苦一下,把自己的用具自己认领,自己带走,一定不要留在这里,这家的情况大家都知道,根本没有人力给各家各户送用具的,所以大家一定要再辛苦一下啊!”

    看着老父亲平平安安入了土,看着乡亲们带着自己的用具从我家门口出发,冒雨行走在甘沟的沟沟岔岔,我从心里从骨子里感激我亲爱的父老乡亲。这浓浓的乡情,让我不能忘,不敢忘。

    依稀记得我三弟离世时,是甘沟的乡亲们帮忙下葬的;如今,我老父亲离世了,还是乡亲们的辛劳;甚至在将来,我的老母亲还得依靠乡亲们的力量;或者说我们一家人;或者说我人生路上的每一步前行,都离不开乡亲们鼓励的语言,都离不开乡亲们温暖有力的双手,都离不开乡亲们一点一滴的帮助。这浓浓的乡情,让我不能忘,不敢忘。

    亲亲的乡亲,浓浓的乡情。如果把这浓浓的乡情编辑起来,那便是一部伟大的力作;如果把这浓浓的乡情编曲起来,那便是一首动人的赞歌;如果把这浓浓的乡情汇聚起来,那便是一条永不干枯的河。

    所以,我想说,浓浓的乡情犹如这甘沟的山一样巍巍,让我崇敬;浓浓的乡情犹如这甘沟的水一样绵长,让我感恩。

    我深知我的能力太浅薄,无法用合理的方式去感念我可爱的父老乡亲,但我会一直在心里记着甘沟的父老乡亲,会一直记着这份浓浓的乡情。

    浓浓的乡情,让我不能忘,不敢忘。

    上一篇:我和它一样爱你 下一篇:我爱的人得了艾滋病

    相关阅读

    发表文章

    最新评论

    更多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友情提示: 登录后发表评论,可以直接从评论中的用户名进入您的个人空间,让更多网友认识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