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笔趣网,打造原创文学第一品牌!
  • 返回首页您现在的位置: 笔趣文学网 > 散文精选 > 散文随笔 > 文章内容

    北京,我合租过的姑娘

    作者: 寒江钓月 来源: 时间: 2017-11-30 阅读: 在线投稿
    北京,我合租过的姑娘
    北京夜晚,总亮着一盏盏欲望的灯,人们在灯下延续这白日的喧嚣。
    空气中雾霾如雪,肆意飘荡,而人的心也像雾霾一样,漫卷,动荡,细碎,无处安放。
    我坐在电脑前,写一个和我一起生活了一年半,却擦肩而过的姑娘。

    01 离别

    丁香已经离开一个星期了,我送她走的。

    北京的火车站,不知道每天上演了多少这样的离别,我看着远去的火车,想大哭一场表达一下自己的悲伤,但又觉得这地方肯定早有人悲伤过了。

    第一次悲伤可能会换来怜悯,但是总是悲伤,就会让人觉得和鲁迅笔下的祥林嫂一样。

    而且我没有适合悲伤的身份,我始终都不知道自己在她心里的位置。

    所以我无所适从地站在火车站里,在哭和不哭之间偷偷地流眼泪。

    丁香是我的室友,我们北京通州合租了一间47平米的房子,住了533天。

    02 情愫

    从火车站回到出租房的楼下,我点了一根烟,站在楼梯口踌躇着不敢直接上去,我怕一开门就被这一年半年来和丁香合住的记忆所淹没。

    房子空了,而记忆却满得要溢出来,心就成了架在火上的锅。

    还记得初见丁香,那天下着小雨,我从单位回来,远远得就看见了她站在楼道口的屋檐下,用纤细的手指独自拨弄着雨水,像在弹看不见的琴一样。

    那时我脑海里突然出了戴舒望的雨巷,

    在悠长,悠长,又寂寥的雨巷,一个丁香一样的姑娘,哀怨又彷徨。

    和我少年时的梦一样,你和我开始了同在一个屋檐下的生活。

    丁香来的匆忙,急迫,只有一个小小的行李箱,开始时对过去闭口不提,但是谁都能看出来,这姑娘受了很重的伤,心里的伤。

    我是一个标准的宅男,除了上班就是写写文章,算是繁华城市中的另类了。

    来北京三年,没有去过一次酒吧,没有看过一场演唱会,没有吃过小龙虾,25岁了没谈过恋爱,最大的乐趣就是晚上写文章饿了下楼吃一份老干妈炒饭。

    朋友说我这种基因能够一直延续到现在,是个奇迹。

    新来的丁香对我并没有拒之千里,相反我们可以一起看电视,相互给对方带零食,有的时候甚至还能一起下楼去吃老干妈炒饭。不是我吹牛,那饭炒的味道真是绝了。

    一个美女总在你身边晃荡,没有冲动那是假的,多少次深夜我在客厅看着她关闭的房门,都产生着一些不切实际的幻想。

    自从丁香来了之后我的听力明显增强了,隔壁情侣的深夜运动变得格外地吵。

    但随着日久天长,我渐渐的习惯了我们这种类似闺蜜的相处模式,逛街吃饭聊天看电视,在攻守之中达到了微妙的平衡,

    这因为我明白自己的处境,一个月薪不到五千的男人,在这个城市里是不能有这样的痴心妄想。

    但同时忽明忽暗忽隐忽现地情愫种在了心底,一刻也不曾放过我。

    随着时间的推进,丁香对我已经没有了防备,对于爱情懵懵懂懂的我无法鉴别这是好事还是坏事。

    有的时候和她一起看着电视,她就在沙发上睡着了,坐在旁边的我变得局促不安。

    毯子太薄,被子又显得太过刻意,她的睫毛真好看,皮肤细腻,嘴也小的恰到好处,被子缓慢地盖在她身上,我离她很近很近,心里想是不是太近了而身体又很诚实的继续靠近,近到她轻微的呼吸声就像一架空客A321飞机从低空划过一样。

    其实我想吻她,脑海里想很有可能她也在等我吻她。

    但是我不敢,毕竟住在一起,以后的日子,多尴尬。

    我心乱如麻。

    我憎恨自己的懦弱,但是我就是不敢打破我们之间的这一层薄膜。没办法,这就是我!

    03 好人

    丁香是一个非常努力的姑娘,经常工作到半夜。

    一个如此柔弱的肉体,要锻炼如此坚强的意志,一定是经历了火和冰的洗礼。

    事实也的确如此,后来地接触,我渐渐地了解了她的故事

    丁香大学毕业后和男友一起从西安来到北京,到我这里之前已经北漂三年了,地铁里遇到过色狼,冬天住过几乎没有暖气的房,和所有故事一样,男朋友没有经受住这繁华世界的诱惑,和她分手只说了一句

    “你回去吧。”,

    好像这三年不曾发生过一样。

    她当然没有走,她的倔强不允许她离开,于是她出现在了我面前。

    夜晚,在楼下的烧烤摊,我们喝着燕京啤酒她告诉我,她爱北京,爱的刻骨铭心,这城市地现实和繁忙,可以容纳一切的伤。

    她说:

    “起凡你上班的时候看看那些在地铁站里一路小跑的人们,你就觉得自己并不孤单,北京是一个繁忙的海洋,包裹着所有的欢笑与悲伤,多大的事情在这里都惊不起波澜,因为明天你一早还要去赶地铁呢。”

    我说:“你喝多了,走吧,早点睡,明天早上真的要赶地铁呢。”

    我扶起她,她有依偎在我身上说:

    “起凡你是个好人,可惜了。”

    回到房子,她一夜没有关卧室的门,

    而我,并没有进去。

    不是我的心里没有波澜,而是在这个城市里我举步维艰,前途未补,而她呢,显然对爱情已经绝望,只是在现实中彷徨,

    当然最操蛋的是,我做了25年的好人,一时间我改不了了。

    04 离开

    我一直没想过最先离开得会是丁香。

    她是那么的渴望打一场翻身仗!好像整个人被埋在很深,很深的土里,若不翻身上去,便就死了一样。

    但可能真如道德经所说的吧,

    “飘风不终日,骤雨不终朝。”

    可能是她对北京的期盼太过热烈了,很快就把自己所有的精力都烧了个精光。

    她走得很决绝,从单位辞职到离开只用了短短的三天。

    和我的道别的地方仍然是楼下的烧烤摊,

    既要离去,唯有祝福,这个城市容不下太过高热的温度。

    她说:“你是我在北京遇到得最好的人。”

    我笑着说:“其实主要是弱小。”

    那一夜,我放下了所有,和她喝到天亮。


    05

    丁香的火车早就已经走出北京了吧,我想象着在天与地之间远去的火车,掐灭手中的烟,缓慢的打开房门,体验着再也不会有丁香的房间。

    我认真得把她没带走的拖鞋,牙缸,水杯,等等都装到纸箱里收拾好。

    然后进到丁香的屋子里,躺在她的床上用手机发了一条招租信息,在末尾注明:

    只要男人。

    然后就睡去了,毕竟这是北京,毕竟明天还要赶地铁上班呢!

    这就是和我合租了533天的丁香姑娘。

    无戒365天极限挑战日更营  第30天

    上一篇:写在感恩节 下一篇:拾忆·旅程片段

    相关阅读

    发表文章

    最新评论

    更多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友情提示: 登录后发表评论,可以直接从评论中的用户名进入您的个人空间,让更多网友认识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