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笔趣网,打造原创文学第一品牌!
  • 返回首页您现在的位置: 笔趣文学网 > 散文精选 > 优美散文 > 文章内容

    小小交通员

    作者: 徐玉向 来源: 时间: 2017-11-10 阅读: 在线投稿

      小小交通员

      徐玉向

      父亲转业到地方之后,任村子里的生产队长,我和弟弟则被他发展成了交通员。

      家里来往的人便很多,一部分是父亲单位的,大多数是本村的社员。大队经常给社员发各种物资和票,有生产用的尿素、磷肥、种子,还有生活用的煤油票、粮票、布票、糖票、油票等等,偶尔也有外地援助的旧衣服、粮食。这些,先由父亲统一领回家,然后要我挨家通知派人领取,我不在时,则由弟弟代劳。

      淮光大队十四队共有近五十户社员,约三百人,大部分居住在村子中、北、西部片区,以徐姓本家为主。通知社员来领东西是有讲究的。首先是时间上要把握好,平日晚饭前去各家很容易找到人,半中午晌的一般都会都会扑空,有的下地,有的上班,小孩子在学校,老人们也常出去串门。雨天则一定要在中饭后一小时内,不然都会插上门睡觉。午秋两季农忙时则一定要赶在晚饭时分。通知社员时,还要注意称呼,就是父亲常教导的要会叫人、叫清楚人、说清楚事。这一点弟弟比我做得好,我向来性格木讷,与人话不多,要我下地干些力气活或是在家洗衣、做饭、带妹妹倒不成问题,但是与人打交道却是万分为难,我没少出丑。

      第一次去的是吴奶奶家,当时一大家子都在堂屋吃饭,有酒有肉,有认识的也有不认识的,估计是来了亲戚。突然见到这个场面,把原先想好的说辞和父亲的交代都抛到九霄云外了,杵在门槛上像半截木桩。倒是吴奶奶瞅见我来先打了招呼,她掖着灰布围巾从锅台后面转了出来,喊着我的小名,问我有没有吃饭,又问我:“可有事,是不是你奶奶叫我去打纸牌?”吴奶奶是个性格爽快的长辈,也是奶奶的牌友,我小时候经常见到她。

      即便如此,我一开始讲话就感觉脸上有点发烫:“不是,是,是我爸要你们去称化肥。”终于憋出来了,说完我掉头就跑,唯恐身后是只吃人的老虎。

      锻炼了两三年之后,我也越发熟练和自信。根据父亲的要求我们总结出一套自己的办法,比如去一户只要跟他们当家的讲清楚就行;遇到人家吃饭或是在吵架的就立刻换下一家,绝不停留;遇到他们正在干活一定伸伸手一起干一会;遇到几位坐在一起打牌、拉呱的,先按辈分恭恭敬敬逐个打声招呼,再站在中间说一下目的就可以少跑很多路;遇到没人在家的则一定要再来一回,直到他们家有人知道为止。

      印象最深的,是遇到耳朵背的一个爷爷,对话时常常令你哭笑不得。

      “我爹,我爸要你们明天上午来家领煤油票。一个人半斤,你和我奶两个可以领两张票。”

      “没有票?什么没有票?大队部要放电影吗?”

      “不是的,是煤油票!点灯的!”

      “不要票?点什么灯,现在大天四亮点什么灯?”

      “煤油票!点灯的煤油!”见他还没反应,我干脆靠近他的耳朵,用周一升国旗、唱国歌的高昂吼起姨哥教的一段顺口溜:“学习是灯,努力是油,要想灯亮,必须加油!加——煤——油!”

      “煤油!好,你爸是叫我去领煤油?好,知道了!你走吧。”他老人家大手一挥,我则带着一身的汗和尴尬继续去下一家执行任务。

      老宅就三间正屋,从大队领的很多物资就堆放在堂屋。其他物资倒还好,最难处理的是尿素。一袋五十公斤,一个人分十斤,就是三十袋,我和爸爸要用架车来回拉好几趟,有时从大队部拉,有时还要去公社的供销社或其他指定地方接运。天气渐渐热起来,尿素那股刺鼻的气味搅得我睡不好。遇到领的时间长,有时化肥会融化一些,称的时候也会洒掉一些,领到最后总会少几斤几两,这最后少的部分父亲肯定是算在自家账上。

      有一次,我悄悄问父亲:“你做生产队长一年到头也没啥好处,我做你的交通员能有什么好处?你们部队里还有津贴发,怎么也得意思一下啊。”爸爸却反问我:“为什么给家里人干活还要报酬,给社员服务还要讲条件。你这个少先队的三道杠怎么没有一点觉悟?你们现在还小,做点事不要总想着要好处,否则将来会吃大亏的。”

     

      最终,父亲给我的奖励是清洗空化肥袋子。他的理由是:三十只袋子晒干之后,可以装好多的粮食。

    上一篇:做一个内心明朗的人 下一篇:若遇爱,请好好爱

    相关阅读

    发表文章

    最新评论

    更多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友情提示: 登录后发表评论,可以直接从评论中的用户名进入您的个人空间,让更多网友认识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