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笔趣网,打造原创文学第一品牌!
  • 返回首页您现在的位置: 笔趣文学网 > 散文精选 > 优美散文 > 文章内容

    秋夜

    作者: 笔趣网整理 来源: 时间: 2016-09-12 阅读: 在线投稿

     雨帘偶被掀开,像是,内心的独白。

    远山秋云乍起,平野渐次苍黄。小院瓜熟蒂落,手边一茶微凉。深陷在自己内心深处的光景,一对在余晖中渐行渐远的老夫妇徐徐映入视线,他们干枯的十指紧扣的手犹如腐朽的枝干相互缠绕在一起,夕阳昏黄了彼此雪染的头发,同时也温热了他们被岁月冲刷沟壑纵深的脸颊。在父母之命、媒妁之言大环境下的老一辈的爱情,大部分或者可以称之为久而久之的一种习惯而演变的情,这种习惯,逐渐演变为情感上的依赖和精神上的寄托,当然,在最初时,是不能够被叫做爱情的,似乎只有在经历了足够的人间冷暖过后,最后才会习惯接受对方在身边,谓之缘,不如说是愿。我猜想,他们或许就这样“渐行渐远渐无书,水阔鱼沉何处问”罢,余晖过了,即是无穷的永夜。正如,余晖有时,生命有时,万物皆有时。

    闲坐望庭花,心怀半世茶。往昔随云落,来去皆由它。不多时,因为到了大学的开学季,街边渐渐多了许多外地的学生家长,这其中不乏来自农村乡下的父母,在深切地感慨他们的含辛茹苦的时候,我的眼球被一位帮儿子搬行李的母亲所抓紧,只见这位个头不高的母亲被超过了她身高一半以上的行李箱累得汗水涔涔,廉价的衬衫前后都被汗渍浸湿,也浸湿了我的眼,去外地读大学的一幕幕像昨日浮现一样闪过脑海。这位母亲全然不顾,掩饰不住的是心中的喜悦。从前想念的地方,真的叫做家吗,离开后才知道什么是思念,失去后才知道再也不见。不曾刻骨铭心,怎会白了双鬓。人,只可同享福,而不能共吃苦。从不愿做生活的演出者,我只是岁月长河中渺渺的过客。凝视自己城市的名字,终究,我会在这里终老,化归尘和土。

    夜,静静守候着,闪电划破长空,宛若闪光灯般将人们此刻的颓然嘴脸定格。狰狞的即将被肆虐的苍穹同温馨的万家灯火形成了鲜明的对比,让我有了一种人间还有真情在的错觉。其实,我们都是时光的过渡,在过渡中度过着、苟延残喘着,唯有坚强,才会成为最后的胜者。有许多事情,美好与丑陋仅仅一纸之隔,光鲜亮丽的背后与衣衫褴褛仅仅一丘之貉,头顶上的天空与足下的世界争相癫狂,忧思难忘,就让它在云中酝酿,在雨幕中苍茫。如此刻的我,尘寰里彷徨。

    时光是一口吃人的黑井,曾经的绚烂无暇都尽被它所吞噬,最终挤出一颗颗的水滴,似泪,似血,它们幽怨的从最深处冒出来,奇怪的是,虽然冷血、冰凉、丝毫不携任何情愫,却清而透明、晶莹剔透,宛若自天而降的一滴秋月寒江的圣水,没有丝毫的玷污,仿佛每一滴里面蕴藏着不为人知又多愁善感的故事。

    Life may always have regret, but the future is still good.

    望满山,层林尽染,喜忧各参半,忆昔时,临彼岸,煦风乱旧颜,妙语复难珠还,着同衫,落日正酣。

    上一篇:今天吃什么? 下一篇:追过千帆岁月,落听平淡故事

    相关阅读

    发表文章

    最新评论

    更多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友情提示: 登录后发表评论,可以直接从评论中的用户名进入您的个人空间,让更多网友认识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