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笔趣网,打造原创文学第一品牌!
  • 返回首页您现在的位置: 笔趣文学网 > 散文精选 > 经典散文 > 文章内容

    文字,母亲

    作者: 劉新宇 来源: 时间: 2016-09-08 阅读: 在线投稿

     神圣在尘世中应是隐蔽的。

    歌德曾经这样说:“我们赞同的东西使我们处之泰然,我们反对的东西才使我们的思想获得丰产。”那么我想,文字便是我一生中最赞同的东西,最亲密的战友,同样也是最值得去赞美的一种客观存在。

    文字,是一不小心就会染上的瘾,它麻痹中枢神经,是为了让人更能看清真实的自己,更虚化现实。毕竟,看得太深刻,会不快乐。这样才会让人更好的去品味人生,恰如,琴键落下的深沉。人之幸运,在于接受过姥姥和奶奶的照拂。加西亚.马尔克斯在《霍乱时期的爱情》里如是说。其实,一个真正称上幸运的人,是受过文字点化以及被文字明灯指引的人。执笔落下第一个字的时候,就开始意识到,这一辈子的习惯,悉数把所有的离愁悲欢凝结成遗憾倾注于纸上,镌刻脑海之中,进而升华至灵魂深处。孤身窝于窗角一隅,是她,透过世态炎凉,乘着瑟瑟悲风,在残垣断壁中,赐予人类坚强,让渺小孱弱的躯干逆流而上,伴着空幻的自己张狂,随心一起流浪,流浪在人海空旷。在我的葬礼上,不要哭诉离殇,若可能,愿时光在黑白键间流淌,毕竟,谁又能成为永恒呢?

    又是一年秋。九月的天,风轻云淡,暮色渐浓,九月的山,涧肃林寒,枫叶渐红。搜遍枯肠都表述不出它的过目难忘,唯有身临其境方可感受其世间万物的济济一堂。故只身缓步行至幽兰飘香的山野,踏着微微松动躺满落叶的石板路,试着参透眼前的石窟。那一尊尊远古的石佛依旧巍然在天边余留的光亮中,它们个个历经千年的风霜,饱经沧桑,却始终有着一颗善良的心肠。与之驻足,感慨良多,收益颇丰。

    再向前是一群汉代的古建筑,它们在晚霞与幽黑的湖水的映衬下显得更加深沉和肃穆,宛若在它们身上曾经间或将要发生恒河沙数的故事。正如,每一个沉默寡语的人都有醉意阑珊的心灵世界。大人物有大人物的自豪,小市民自有小市民的骄傲,没有过不去的天阴,过不去的,是自己的心。

    拉迪亚德.吉卜林在《谈谈我自己》中讲:“了解一个孩子最初六年的生活,也就可以了解他以后的生活。”时间如白云苍狗,人生最初的六年,是在母亲倔强又唯一的爱和其他喧嚣中度过,曾几何时的我,几番决定舍弃这世间最美好无私的爱去奔向孩童时期无忧无虑、没有烦恼忧愁的生活,眼下看来,是当时的自己过于懦弱。凡尘间任何生物都是独立存在、生长并最终消亡的。作为灿若繁星里普通女人的一员,母亲不仅是一个独立个体,更茕茕孑立,独自一人面对所有生活的挑战,作为一个苦痛承担者,踽踽独行,忍受一切如滔滔黄河般的折磨,沉重地聆听岁月的侵蚀。有人讲,一个人意识到自己开始变老,是源于他发现自己开始长得像父亲了,对我则不然,随着年华的推移,逐渐觉得父精母血的天平在我身上呈现得太过偏袒,无论五官亦或文字,都被精雕细琢成母亲年少时的样子。少小的母亲,心细如尘,笔翰如流,作品时常在报刊上发表,如今每每同我谈及,依旧喜上眉梢。轻抚母亲的额角,无需赘言,在她的眼里,我是她最大的骄傲。

    文字,最后的净土,母亲,绝版的幸福。

    百泉冻皆咽,我吟寒更切。

    半夜倚乔松,不觉。

    上一篇:25岁,你将以何种方式生活 下一篇:遗失的村落之虞姬沟

    相关阅读

    发表文章

    最新评论

    更多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友情提示: 登录后发表评论,可以直接从评论中的用户名进入您的个人空间,让更多网友认识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