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笔趣网,打造原创文学第一品牌!
  • 返回首页您现在的位置: 笔趣文学网 > 散文精选 > 优美散文 > 文章内容

    栈桥上

    作者: 来源: 时间: 2014-05-06 阅读: 在线投稿

    我为什么喜欢一个人静静地呆在家里?

    除了家里,外面的世界全是人,不计其数的无处不在的让世界嘈杂的人们。

    周末,已经不再是能让人宁静地休憩的美好时光。

    今天又是周末,我一个人出门,游荡到这山谷里,让我很失望,今天这里还是又拥挤又吵闹。

    还没到中午,又下起小雨了。

    贵阳,这座凉爽的城市,充沛的降雨,犹如新娘头上的薄纱,让她愈发娇羞可人。

    人们像蚂蚁一样,熙熙攘攘地从沿着小河边的栈道上充忙赶回家。那些流动的花伞;那些舞动的裙摆;那些喧闹的闲聊;那些肆无忌惮的欢笑;那些汽车的引擎声,实在和这迷人的风景格格不入,让我感到拥挤和窒息。就像一面一面的墙,从四周朝我压过来。

    四周渐渐宁静下来,后来,就剩下了我,和对岸的栈桥上凭栏安静伫立的女子,还有她撑着的乳白色的小花伞,恰似一朵迎雨绽放的莲花。她静静地面对着河水里,是在看什么吗?或者在想什么呢?在她身后,栈道与河渠顺着山势默默地延伸了一段,消失在不远的转角处。

    空气仿佛一下子清新起来,渗进了泥土青草的芳香,雨点悉悉地打落在岸边树叶上,河水轻轻地流淌,偶尔有一两片泛黄的树叶被打落在河面,顺着河水飘荡,不时遇到一些漩涡,树叶就轻盈地旋转起来。偶尔有一两棵垂柳,纤细的柳条轻抚微微荡漾的涟漪,宛若水边梳洗的绿衣少女。水流经过开阔地的滩涂上和平缓的岸边,一簇簇地开满了黄色和紫色的花,这些花开了好些时日了,上个月来这里我就已经见过她们。这些不知名的花清新淡雅而不过于艳丽,让我特别喜欢。虽然我不知道她们叫什么名字,或许这对于一个爱花的人不是什么难事,但我没有刻意去记住一个名字的习惯。不管是特别的,还是美好的,不管事物或人,我都没有深入探究的好奇心,本身美好的存在,我们还有什么必要再去深究呢?世间还能有比美好更让人向往和享受的吗?

    我感觉自己换了一个全新的身体,和一副崭新的心房。我变成了一片树叶,一会儿又变成了一滴雨,这诗一样的柔和的色彩和光线,宛若梦幻却又真实,我突然想起点什么,又悄然无影了,我突然想不起来,一个身影?一个名字?一个声音?我沉迷在眼前的时光里,就像我的心渴望回归空白。

    突然想听一首老歌,从胸口的衣袋里掏出耳机。

    我看着寂寞长大,开出了花,哀愁的芬芳已经满枝丫……我看着寂寞渲染成一幅画,忧郁的留白填满生活上……

    这是梅艳芳的我最爱的歌,不知从何时开始爱上她,尝尽人间烟火,末了空寂寞。

    微微起了点风,轻抚衣角,浸如肌肤,闭上眼睛,做一次长长的呼吸。我怎能托予孤独,枉了这一片好时光,我想。木廊上溅起的水珠已经打湿了一双裤脚。

    抬起头,望向对岸。对岸的女子开始在蒙蒙细雨里漫步,不声不响,不紧不慢,和眼前的一切如此地协调,成了一幅浑然天成的水墨画。漫游画间,那些世俗的追名逐利,尘世的爱恨纠葛,生活的忙碌恐慌;那些灯红酒绿,夜夜笙歌,遥远得像关于天堂的美丽传说。

    如果对岸的女子从身旁经过,我是不是微笑着打个招呼?

    你好!这雨下得好美!

    或者,无需言语,相视而笑,擦肩而过,走各自的方向。

    我还是一个人往前走吧,我不希望有什么情景打破这样宁谧的风景,如果真的奉予点什么,我只想在这条湿漉漉的松木栈道上,踩下一串远去的寂寥而清脆的脚步声。

    上一篇:浅吟青春,陌路微笑 下一篇:六月,把眷念留在大理

    相关阅读

    发表文章

    最新评论

    更多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友情提示: 登录后发表评论,可以直接从评论中的用户名进入您的个人空间,让更多网友认识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