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笔趣网,打造原创文学第一品牌!
  • 返回首页您现在的位置: 笔趣文学网 > 散文精选 > 优美散文 > 文章内容

    叶子

    作者: 来源: 时间: 2014-05-06 阅读: 在线投稿

    叶 子

    初夏,除了还抑郁的心外,一切都鲜活了起来,满眼的绿,还有零落的曾经粉白的杏花瓣儿散于树下,早已变了颜色,欲成泥反哺,胎上奇丑无比的小杏子坐在枝桠上享受恩赐,虽小,本性却刺地瞧它的人的液腺神经。躲开的眼神落在初展仍很嫩黄的杏叶上。这情景让早欲温情的我似乎找到了提取记忆的借口。十年前叶子隽美的身影浮于脑际,而且渐渐清晰起来。

    陌生的整洁幽雅的校园圆了我们的求学梦,我们如闯进陌生环境的小孩子一样,一下子失去了生活的经验,仰赖于本也文质的女教师,出出进进,走走停停,压制兴奋的动作何其拙劣。开学第一天的晚自习,我们聚在教室,由教师主持做自我介绍,不一样的面孔,但激动的心情却是一样的。你刚唱罢我登场。一阵笑声后,在我不远处的女生欲立先笑了,笑声里有娇羞,有自信,还有打招呼的意味掺合于其中。我们的目光一下子都集中在她身上,得到女教师的含笑认可,她慢慢离座,微微转身扶一下本也整齐的坐垫,立直了身子,整整上衣的下摆,并不转身环视,而是面向黑板,轻声慢语地开始介绍自己,我叫叶子……一字一句连珠而出,抑住许多人的神经,只有几个由于羡慕而嫉妒的女生私下里嘀咕,小室里立刻充斥了一种厌恶的空气。

    叶子是我们的同学,我们得以和她有更多的机会在一起。漂亮的马尾随身姿左右摇摆,灰白的发结与乌发形成反称,凸显头发的光亮与纤直,流行但不鲜艳的衣着。我曾一度猜想,可能任何衣饰都适合她,“金无足赤”的叶子同任何事物一样缺少的恰恰是多姿的面孔,开朗但不大气的性格。如此她很快就被大部分同学的小圈子拒之门外了,校园里的学生虽都在特定的环境中学习,生活。但仍有自己的空间,尤其是感情空间。男生间很快熟起来,甚至到了按出生排行称兄道弟的程度。这个漫长的冬天总是不停的下雪,但每个人心中都烘着一把火,因为每个人都在日记及语言表达中把这个冬天渲染的蕴满无限的生机。太阳落山的放学后,男生开始出没在校园周边的小酒馆里,酒后高昂的情绪让人不断回忆过去,借此增进彼此间的感情。当然时间也开始缓释所有同学间传统的无形的雾,因为需要是每个人的首选。

    真正与叶子接触是元旦庆祝会上,开始时班级里一团糟,每个人都各自准备要出的小节目,叶子端坐在钢琴前熟悉她要演奏的曲子,专注中的叶子更美,我见到叶子更优秀的一面。叶子应该具有“小资”女性的绝大部分气质,传统中国女性的性格,一般人所不具备的能力。不出所料,在庆祝会上她以优美的歌舞和悠扬的琴韵赢得同学们的高度赞扬。此时的叶子沉浸在幸福中,羞涩的笑脸别样的妩媚。元旦的午夜饭摆上三楼教室,二十几人的小宴,气氛却是空前的。同学间互致新年祝贺,酒酣意浓时音乐响起,酒席撤下舞会开始,人们纷纷下场,寻找舞伴,翩翩起舞。因为不会跳舞,我独坐边缘,但心中早已激情澎湃,仿佛一个新的生命在生成。跳了几曲的叶子悄然向我走来,落落大方的向我作出邀请态,近处的同学跟着起哄,我尴尬至极,邀舞的本应是男生,再加上我根本不会,这是要讨别人笑的,但叶子的眼神分明告诉我这是她的决定,我笨拙地跟着叶子旋转,紧张的把叶子的上衣揪得老长。一曲终了,我逃回宿舍。宿舍里几个好友正在畅谈,我仰面躺在床上,敷衍着他们的问话,不停翻动刚才的一幕。在我和叶子最近距离里仿佛一切真空,以虚假为套子的我又好像有若干但却不能表达的东西,我预感到和叶子会成为要好的朋友,然而以我的性格看我们也只能是在人生路上留下空洞洞的一段时间后擦肩而过。

    每天的上课下课,永不变更的吃饭睡觉,男生和男生,女生和女生,女生和男生间或发生或维系着微妙的关系,时间把我们从怯生生变成校园主人,同学间感情慢慢培养起来,我们也坚守着不知谁设立的无形但却坚不可摧的道德底线,每人都极大程度地限制自己将要张扬的情感漩涡。教室在楼道尽头,三面都是窗子,我们有的是机会看远处层出的山峦,我的座位临窗对门,我常常无意间见到叶子在长长的楼道中进出,生活中真的如此,其实本来都很平常的事情,就看你在意的是什么。我和叶子总在相视中一笑算作打了招呼,久了也是一种默契,从此我得以有机会见到叶子自信的,灿烂的表情。无言中我们反倒似乎了解得更多。在好长的日子里,我沉浸在少有的幸福里。叶子在校的表现得到大家的认可后进了学生会。工作、权利、虚荣改变了叶子,也改变了我与她之间真诚的无言默契,我一下子无所适从,但一向自恋的我把隐隐的不便言传的东西悄悄内花掉,我不再等待叶子出现在长长的楼道里,也不再见叶子的表情是否自信,灿烂。我见不得权利诱使下人的蜕变,也难以理解眼前的虚空怎么能让更多的人抛弃本来最珍贵的东西。与此同时在叶子这件事上我也时时用自责践踏我的卑琐,又时时用反思来辱骂我的污浊,然而我终不能原谅本没有什么过错的叶子,怨恨追名逐利的叶子本不应该走进我的生活,破灭本就可有可无情感世界。一次两次,一日两日,平静后的叶子变得犹豫起来,他时时与好友临窗时无由的感慨:人生无聊!我知道她心中的幽怨,但我终于不再用热情去接纳曾背离我对良善评价后爱慕虚荣的叶子。好久的抑制改变了我也改变了叶子。

    春风吹融了冬天留下来的所有冰雪,小城里的人似乎也卸下一冬的疲惫,荒弃古城的草地上,孩子们奔跑着把风筝扯上天空,蔚蓝天空中的风筝载着孩子们的欢愉一路飘转。我和同桌散步于溪流旁,沐浴人文与自然的和谐与统一,不知哪里奔出了叶子,远远地笑着叫我同桌的名字,微风中穿着连衣裙的叶子是即将起飞的风筝,是音符亦是诗……我直直的望着她,然而她的热情却全在我的同桌那里,我明白我在遭受叶子的报复,我们又一次正面相见却没有一句话,但我知道在诺大的校园里叶子曾经感染我切留在我的记忆里。一天又一天,我感觉到叶子每一天的存在,也能感受到她的喜怒哀乐,但终于没有说一句相关的话。

    校园生活既如此,初时感到苦熬无边,毕业回首时却又感到那美好的时光又转瞬即逝了。毕业的日子越来越近了,同学间或汇聚感情或修复彼此间的裂痕,唏嘘时光的短暂,感叹岁月的无情。我和几个要好同学整天搅在一起难得见以外的天空和物是人非。一天中午临界的学生跑来宿舍找我,说有人找我,就在楼下。我以为是家人或朋友,飞奔下楼。楼下幽园里站着叶子,见到我她流下泪来,我慌且窘。

    什么事!

    要毕业了,我送你点什么?

    “不需要什么,同学间总要见面的!”,我缓和语气说。

    ……

    说话时我没有看一次叶子的脸。随后告知叶子我在忙,转身回楼去了。身后的叶子是否也转身离去我不知,什么表情我不知,什么心情我亦不知。我自认:我用行动捍卫了道德底线;用自认的冷酷寻回了自尊。我感到无比的高尚与伟岸。

    十几年里我时时回过头检索自己的过去,静心批判每一次自以为是的行为。其实每个人都能在痛苦中挣出,那么我为叶子制造的无缘的痛,她又是如何挣脱的呢……

    生命不是无尽的,美好也不一定永存。青涩也许会成为诱人的果实。初夏无限的生机里,隽美的叶子,你好吗!

    上一篇:蜕变,静候花开 下一篇:我记忆中的童年

    相关阅读

    发表文章

    最新评论

    更多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友情提示: 登录后发表评论,可以直接从评论中的用户名进入您的个人空间,让更多网友认识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