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笔趣网,打造原创文学第一品牌!
  • 返回首页您现在的位置: 笔趣文学网 > 散文精选 > 优美散文 > 文章内容

    就坐在秋天的小庭院里

    作者: 来源: 时间: 2014-05-06 阅读: 在线投稿

    1、风轻云淡

    提笔,已近黄昏,依旧可以看见几朵闲适的云,飘过红砖墙,挂在荏苒的枝头。

    风轻云淡,是属于秋天的,确切的说,它是属于乡间浅秋的。

    一入秋,乡间的万物都是素色的,连空气都是透明的,轻若棉絮,其实,想看秋,还是到乡间来吧。

    母亲不会说一些文绉绉的话,只是在电话里面一直说,回来住些时日吧,老家的空气好,其实风轻云淡才是诱人的景致。

    记得小时候,一直都是向往城市的生活,城市里面有汽车,有高楼,有好吃的,有漂亮裙子,仅此简单的愿望就让我对城市向往和期盼。

    渐渐长大才发现,高楼耸立挡住了我们的视线,挡住了白云悠然,城市的喧嚣太多,吵杂太重,听不见秋虫嘶鸣,城市的生活节奏太快,来不及看一眼小鸟滑过天空的痕迹,来不及停下脚步去聆听一首街边的音像店里飘出来的歌声。

    秋来,款款,浅浅的笑着。就在一次秋风中的唏嘘,喜欢上了它的微凉。

    风轻云淡近午天。

    有落叶,稀稀疏疏的落下来,懒懒的就靠在庭院的某一处角落,安静的睡下了。

    恰好,那个时候,正在眯着眼睛假寐,那片叶子就飘落了,透过这一些悠闲的景致,我能清晰的看见,哪一朵白云飘走了,哪一朵白云缠在了某个小院的烟囱上。

    那时,小村的上空一定是袅袅炊烟,一定是小庭院里,葡萄架下单田芳铿锵有致的说书,那样的光线,也一定是迷人的,暖心的。

    喜爱风轻云淡,在乡间。

    2;落英缤纷

    其实,入秋后,所有的秋草开始变黄,开始稀疏,开始萧索了。只有一些野花,艳艳的开着。近前观看,花瓣湿润,花蕊依旧娇嫩。

    午后,随母亲去田间干活。那牵牛花开得争艳,远远的亦如一片紫色的碎霞。

    母亲拿着镰刀一把一把的把牵牛花和绿藤一起扯下,母亲说,家里的牛羊最喜欢吃这个。我一时哑然,或许,每个事物和生命,都有自己的宿命,难违。

    帮着母亲扯着牵牛花和青草,一时间无语,或许,我还不能真正的从中感受到生活生命的禅意。我依赖着生活,依赖着很多虚幻的东西,比如,牵牛花的美艳,它的美好它的妖艳。而母亲,则是靠近生活,贴着生活,贴着生命的最里层。

    有人说,最原始的,也就是最朴质的,就像母亲贴着地面忙碌的双手。而我,则是母亲放逐在天空的彩霞。晨昏微凉,一缕炊烟,就能承接所有的温暖。

    落英缤纷,那一缕缕蒲公英的小伞,都是童话故事,我们的生活,不喜欢太多的虚幻。

    落英缤纷,放在爱情里,就是一个极致的美。

    年轻的心喜欢过分渲染自己的生活,让它独特而个性。喜欢的那个人,就站在那里,有阳光,有落影,有一墙一墙的蔷薇花。路过时,不露声色,而心里早已是落英缤纷。那些乱乱的心思,多像这些缤纷的落英啊。

    那个人终究不属于自己的,便偷偷的收起一地一地的落英,在世界的某个地方,干净而幽致的生活,清寂而安静,平淡的不能再平淡了。

    年轻的那些爱和忧愁,就像在水上写的文字,像秋天的落英,秋天长水一般的风吹草动。

    落英缤纷,用在秋天里,就沾染上了浓浓的禅意,你不懂,我不懂,母亲也不懂,却用一双勤劳的双手,禅意般的安静生活。

    缤纷,落英。把我一心的繁杂,简单,剪落。

    3;一墙绿藤

    秋天的小庭院里,就数这只小黄狗最幸福了,它的小窝就坐落在一墙绿藤的下面,早晨睁开眼睛,就能看见一墙碧绿的希望。

    幸福是什么?

    毕淑敏一文中写到;人生总是有灾难。其实大多数人早已练就了对灾难的从容,我们只是还没有学会灾难间隙的快活。我们太多注重了自己警觉苦难,我们太忽视提醒幸福。请从此注意幸福!幸福也需要提醒吗?

    提醒注意跌倒……提醒注意路滑……提醒受骗上当……提醒荣辱不惊……先哲们提醒了我们一万零一次,却不提醒我们幸福。

    也许他们认为幸福不提醒也跑不了的。也许他们以为好的东西你自会珍惜,犯不上谆谆告诫。也许他们太崇尚血与火,觉得幸福无足挂齿。他们总是站在危崖上,指点我们逃离未来的苦难。但避去苦难之后的时间是什么?

    那就是幸福啊!

    幸福,就在身边,把小黄狗的小窝搭在一墙绿藤下,它的每个清晨和黄昏,都是绿色的,小狗是幸福的,不管它懂不懂。

    一墙绿藤是幸福的,只因有了小黄狗的相伴,它的世界里不再是清寂的,安静的。而我,也是幸福的,站在葡萄架下,闭闭眼,定定神,那一墙绿藤,那只小黄狗,那个秋天,春天都很美很安详的小院落,慈祥健康的父母家人,暖心暖肺的呵护牵挂。

    一墙绿藤,把幸福就能演绎的浩浩荡荡。而我,嗅着时光里的烟火,至某个黄昏归来,许一丝从容,浅浅笑着。

    4;葡萄架下的油香

    在乡间,在农家小院里,葡萄架下或者绿藤缠绕的花架下,都有一个小石桌或者木质的小方桌。农家人吃饭不讲究排场和环境,只要吃的舒心,过的随意就行。

    那是一种舒服,自由自在的随心所欲。

    奶奶在世的时候,最喜欢吃油香,在她的世界里,认为油香就是最美的美食,也是待客的最好的食物。

    油香,在乡间也叫老鸹头,是用醒开的发面做的,里面放入盐巴,五香粉,油锅热的时候,奶奶就用手扯成一片一片的放进油锅里,奶奶手巧,扯出来的油香什么形状的都有,有时是小兔子,或者胖胖的小猪,要么就是迎昂高歌的大公鸡。

    每当葡萄成熟的时候,八月节就到了,姑姑就会从外地赶来看望奶奶,大兜小兜的给奶奶买很多好吃的,时至正午,葡萄架下飘着油香,葡萄熟了,油香出锅了,秋天的小庭院里,都是笑声。

    秋,已经坐入眉心,以肌肤的温度,开始漫延。只为时光深处的那一偶景致,谱就浅浅的暖色。

    奶奶离世后,小庭院里清寂了,花开花落,是季节的轮回。当一串串葡萄垂挂下来,月色明朗了,有一缕味道,遗忘了很久,手掌盈握,是一尺轻轻碎痕的惆怅。

    林薇因说,都说时间是最好的良药,当你觉得力不从心的时候,莫如将一切交付给时间,它会让你把该忘记的都忘记,让你漫不经心的从一个故事走进另一个故事里。

    今夜的风,有点微凉,我的怀中依旧有落英缤纷的故事,在月色弯弯的浅拾里。

    若,我用小心翼翼的触摸,这小庭院的葡萄架下,还有您绾鬓的浅笑,你抬眼的温柔吗?

    没有任何声音回应我,梦,醒在一个秋夜。

    清风,莞尔。

    5;母亲的小菜园

    母亲的小菜园,一多半是栽的韭菜,因为父亲喜欢吃香菇韭菜馅的饺子,也喜欢吃用韭菜做卤的捞面,父亲说,从田里干活回来,洗把脸,就能端着大碗的韭菜捞面,哧溜溜的就下肚了,清爽而不油腻,那叫一个爽。

    吃了午饭,父亲就会蹲在葡萄架下,抽上一两袋旱烟,抽完,就用烟袋锅子敲着葡萄枝干,之后就打开收音机,听着单田芳的说书,用笤帚一把一把扫着老黄牛身上的灰尘和草屑。

    小菜园总共有四小块,春天的时候,母亲就种下荨瓜和豆角,茄子和辣椒,星星点点的空隙里,母亲会撒上荆芥,因为,我最爱吃荆芥豆角西红柿做的手擀面。

    母亲的手巧,种出来的菜,总吃不完,于是,西家的婶子大娘,东家的嫂子小姑子,都会在做饭的空隙里,跑进小庭院里,急急慌忙的掐一把荆芥,摘几根豆角,人已经跑回了自家厨房,声音还飘在小菜园里。

    这个秋天,是谁翻开了一页岁月,影影绰绰的一叶秋凉?

    秋天的果子数母亲栽的番茄最鲜艳,红红的,亮亮的,一串串堆积在番茄枝上。走出小村,走出母亲的视线,我不适应,母亲更不适应。

    当第一枚秋,挂在枝端的时候,母亲总会打电话,菜园里的辣椒红了,韭菜已经出韭黄了,什么时间回来摘些菜回去吃,葡萄紫了,地里的玉米能煮着吃了……

    母亲的怀中是不是有一季秋香的故事?在梦的风口延续着,一字一句,不急不缓,跟流水一样,流过我的时光,我的世界,我的一生。

    终于,有一滴秋天的露珠,滚落在我的眼角。落的义无反顾。

    上一篇:梅花深处是故乡 下一篇:秋雨的眷恋

    相关阅读

    发表文章

    最新评论

    更多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友情提示: 登录后发表评论,可以直接从评论中的用户名进入您的个人空间,让更多网友认识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