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笔趣网,打造原创文学第一品牌!
  • 返回首页您现在的位置: 笔趣文学网 > 情感日志 > 伤感日志 > 文章内容

    向死而活

    作者: 梧桐半死後清霜丶 来源: 时间: 2016-10-08 阅读: 在线投稿

       不知道自己是沉醉于喧闹还是习惯于安静,矛盾,对立,不可融合,又显得异常和谐统一。在喧闹里饮酒,笑闹,吸烟,在午夜借着手机灯光看书,写字,思考。

    有人说,我的东西像安妮宝贝,其实,不是我选择了一个写作风格,而是,一个写作风格选择了我,我一直在被选择,被喧闹选择,被安静选择,被温暖选择,被午夜选择……我预感有一天我会远行,那是预感,被选择的预感。

    总感觉孤独,尝试与人消遣,并不和谐干爽,拖拖拉拉,七零八落,开始习惯与独自消化舔舐,鲜血淋漓或是甜美可口,属于自己的味道,被包围的静谧。

    失眠,是延续了近十年的事情,从开始的难以忍受,折磨,崩溃,到现在的习惯,就像鱼活在水里,自然的感觉。午夜会很清明,摒弃了白天的繁杂,很适合看书,听歌还有思考。最近总是频繁冒出想独处一段时间的渴望,想要一段安安静静的时间来看书,考完司考,然后出去走走。

    想和小白开一间故事吧,自己调奶茶,泡咖啡,调鸡尾酒,泡茶,这个世界裹得太快了,我不想和世界谈谈,我只想在你想慢下来的时候和你谈谈,让你开心是我的荣幸,我会目送你启程。想一个人或者两个人出去晃荡,哪里都可以。最想完整地体味自己,生理和心理,就像喝一杯茶或者一杯鸡尾酒,抽一根烟,读一本书。

    还想要一个人,像妈妈一样疼爱我,理解我,包容我。这很难,所以这是我下半生的目标之一,虽然我是个怪人,但总会有人刚好喜欢我这样的怪人,我相信。

    《游鱼》

    闭上眼睛睁开心

    每个人都是一扇门

    顺着时针

    穿过无数个世界

    刺穿,游离,冻结又融化

    我不知道我在哪里

    我只知道我还活着

    长出根茎

    活在女人的表皮

    活在拼凑的水洼里

    是一尾濒临死亡的游鱼

    遭遇许久不遇的情绪波动,好像空茫里有了生动,又好像平静里有了痛苦。从无知无觉回归后,一直很享受几乎是有幸得来的余生。纠结于成长,情感还有错失中,学着理解悦纳自己,接受现实,让自己快乐,抚平痛苦,微笑宽和地对待自己的时光……好像,不知什么时候开始忽略了自己的感性,让理性主导,没有了悲伤,也没有了灵感和鲜活,沉默和锈蚀让我觉得安定,却也压抑,痛觉也变得极其迟钝,那种深切的绝望,歇斯底里的情绪,好像被花光了,空荡荡的都是风声,好像朽木被截断,有声响,却没有鲜活。根茎被切断时,眼睛干涩,平静得仿佛与自己无关,所有的行动行为变得接近于植物,没有对睡眠和食物的需要,身体迅速地虚弱,然后通过医治自己的身体来康复,变得像动物。好像已经默认消耗身体平静度过心理痛觉和精神痛觉的模式,所以两年多来,经历了那么多痛苦与变故,我只是病了几场,虚弱了几次而已,看起来仿佛没有伤口,恣意,欢笑,任性。不过,哪有什么痛苦承受不来,只要你活着,只要你还想活着,你就要活着,你的灵魂病了,你的身体在挣扎,感情牵绊,药物治疗,还有欲望,就总会活下去。

    所以,我只是,在幸福面前,缺点勇气,没有自信而已。我总觉得,我是不会拥有幸福的,我总觉得,我该是孤零零死在自己的旅途上的。所以,我珍惜现在的恣意和温暖,那些生命里重要的人和事,如果失去,我会挺过去,平静地接受,我的躯壳,是我最好的缓冲体。我感谢我的躯壳,却也觉得十分抱歉,让他除了要承受衰老以外的反复修补,还要微笑地撑起自己,让灵魂去活动,去成长,去任性,去恣意,去丰盈。

    有人说活得就要挺明白。其实,明白不明白,没有什么区别,每个人都有伤疤,每个人都有心结,总会有开心,也总会陷入属于自己的痛苦,我们只能活着,度过,满足欲望或者丰盈灵魂。

    世人大多眼孔浅,只见皮相,不见骨相。我知道,我的皮囊和经历并不美丽,所以我自卑,我不知道,你能不能看到并爱上我皮囊下的东西,悦纳、理解并心疼我的路途中的丑陋印记。所以,我孤独得像只动物,像个疯子,像个傻子。

    又过了一个夏,到了另一个秋,我也会变得不那么喜欢自己,但还好一直都是我自己。

    零零散散的写东西,健忘穿插在生活里,记忆不再像以前总是灰色的冰冷细节,暖洋洋的,像这个季节的太阳。

    还是不想有一个可以预见的未来,喜欢漂浮,散落,未来的方向是一滩温暖的光圈。

    还是很孤单,好像一直都是,不知道为什么,可能是还不够成熟吧,不肯与人消遣,又敏感地觉察,忍受得很勉强。好像不在笼子里的时候,会不习惯,失眠,虽它在的时候不说话,只吃草,有呼吸。

    曾几何时,也想过出去走走,也想有一个人的陪伴。也曾希望那个人,就是你。然而,你于我心间,渐行渐远,如同一幅暮色四合远去的画,是的,我终将使我们错过,在这时光的风声里。那场梦外有青莲,梦里是钴蓝,梦中有你的梦该醒了。

    过去太久,未来太远,我看不见。折腾了小半辈子,只想静下心来,踏踏实实过日子,一个人,也挺好,至少,不问真假。

    我对你的爱,死在凌晨十二点,用一场没有花的梦境加以掉念,于明日破晓时分下葬,入土为安,丙申年,九月初七,宜解除,忌安葬。

    上一篇:我会在天使之城为你祝福 下一篇:没有了

    相关阅读

    发表文章

    最新评论

    更多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友情提示: 登录后发表评论,可以直接从评论中的用户名进入您的个人空间,让更多网友认识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