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笔趣网,打造原创文学第一品牌!
  • 返回首页您现在的位置: 笔趣文学网 > 经典文章 > 生活随笔 > 文章内容

    青少年记事~~~~拓土基

    作者: 滇中闲人 来源: 时间: 2017-07-08 阅读: 在线投稿
    1967年初春,当年我15岁多,那时季正处于文化大革命的亢奋时期,全国的学校都停课去闹革命,我家成份不好,沒有资格参加红卫兵,闲在家里,不上学,整天无所事事,从1966年夏天闲到现在,闲得蛋痛。我和邻居发小(大我一岁)老任琢磨着寻点事干,那时代的人,人人都忙于参加运动写大字报,或在街头巷里甚至跑到家里辯论,大多数工厂单位都停了工歇了业忙着闹革命去了,这段时期想找个临时工作真是很难很难。两家四个家长都很支持,但他们全是底层,人缘关系也在底层,七拐八绕的寻到个帮人拓土基的亊。
    土基是当时的建筑材料,比红砖略大一些,每个成品重两公斤左右。我俩是跟着一个近60岁的老头,做他的帮手一起拓土基,卖了土基后由他发我们工资。其实这是一个沒人愿意做的亊,因为不仅又脏又累辛苦不说,而且报酬微薄挣不到钱。因为劳动強度大老头子干不动或者一个人干效益太低,才召我们做他的帮工的。
    每天早上七点以前,我和老任就来到现在东风西路邮电大楼对面的工地,也就是原来老市政府那个位置,当时那是一片荒地,紧邻盘龙江边。从金马坊家走到工地约三公里,因为穷舍不得乘公交车,我们每天早上六点以前必须从家里出发,带上一饭盒午饭和一军用水壶水及毛巾等,每天的午饭就是冷饭和冷开水胡乱对付的,年轻真好,那时没觉得苦,每一餐饭都好吃而且不够吃,当时的那种铝质大号饭盒压实后能装一公斤多的饭莱,正是半大娃娃半大鸡吃得父毌披蓑衣。
    土基虽然简单,但制作还是有些窍门的,比如挖土取土堆不能太大,能制作两百个刚好,土堆太大,拓制场地就大,拓制时走的距离就远,无用功加大。制作成合格品关键是和泥坯,土堆中水量控制好后,反复地一遍又一遍地用锄头劈泥,劈泥不是搅拌而是把泥堆用锄头一小层一小层的从这边移到另一边,同理又从另一边移向这边,泥堆反复上百次移动。劈泥的过程不仅是让土和水充分均和,也是去除石块杂物的过程,和好的泥坯应是没有杂物,均净丶粘稠丶柔软丶但不会流动的泥坯。以后的工序是拓土基坯丶晾晒丶切多余边丶翻晒丶晒干后堆码丶为买主搬运装车,整个过程才算完成。
    现回忆起来仍感心酸,当时100个土基能卖1.5元钱,师傅可分得一元,我和老任只分得五角。我倆毎天竭尽全力最多能拓五百个土基,还不包括切边翻晒堆码装车等工作。每天要挖一吨多土堆成两座小山,从盘龙江中毎人至少挑十担水,毎挑水都要爬十多米的高度,负重上坡是很要些气力的,和好一堆能制作250个土基的泥坯,我和老任需要一刻不停的劳作2个多小时,拓制土基过程你首先得弯腰抠起一坨泥坯,走到地点放好模具,将泥坯惯入模具中,两手分别向模具內压向四个边角处,压实边角后粗放抹平后,在土基表面拍出泥浆后再细心抹光滑后才能取模,到此土基制作才完成。我和老任每天各挖一堆土,和好泥坯后制作250个左右的土基,和泥坯和拓土基过程弯腰几千次,走路几公里,真个腰酸背痛竭尽全力,剩余时间是完成头一天制作中切边翻晒堆码装车的后续工作,这些工序都要不断反复弯腰才能完成。每天从早上七点到晚上七点,除吃午饭时略为休息外,就这样顶着烈日赤手赤脚高強度地劳作近十一个小时,收入呢每人每天大约可得一元两角五分,什么是血汗钱呢?收工在盘龙江中洗净身上睑上头上的污泥汗水,双手总是被泥水泡得发白发胀,当然没被杂物刺破就是幸事。然后啍着革命歌曲收拾放好工具背上包和老头一起回家,少年时不知烦恼,心里乐呵着呢。
    就这样日复一日,除几天没成交土基外,基本天天去干活,干了20多天一直没拿到钱,先是老头说沒收到钱,后来开始耍赖,说工具丢了,污陷老任偷了他的铲子锄头,从未涉世的我们蒙了,跟老头辨跟老头争吵,正好上了老头的套,争讨工资几次钱没要到,反而滋生一肚子火气,在存心赖帐的老坏蛋面前,我俩太嫩了根本不是对手,求助家中大人,都是一群被运动怕了胆水怕事之人,叫我俩忍气吞声息亊宁人,别去争了。
    这20多天,老头除第一天亲自示范和泥坯和第二三天教切多余堆码等工序的指导外,大部份时间就是监工吆喝,喊叫一下,工作可全是我们干的,那些辛苦那些汗水那些每天早上起床时腰似折断的痛灬,他拿了大头还不够还要吞我们可怜的血汗钱,是可忍,孰不可忍!!!我和老任实在咽不下这囗恶气,老任性本来就急,气极了的老任不止一次地对我说“咱们去杀了这个老狗日的吧,他妈的太可恶了”。我想着不妥劝慰老任,后经介绍人去搓和,要回十五元钱,不足应得的一半,回谢帮忙人三元,我俩一人六元,以20天工平均,毎人每天三角钱。
    回望,记得一句名言,存在就是合理。尽管当年年少的我们,被欺骗的恶气让杀老头的心都生了,其实只是交了踏入现实人生社会的门票,或许避免了许多日后人生中更大的陷阱,从老头来看,吞了我俩的昩心钱之事,可旁证他当年的生存何等艰难,所以才腆着老脸來耍赖的,如若他心存一丝丝人性,这种事会是永远的內疚。或许我的推论过于书生气,但人生就是如此,人生滋味,品过是品味。







    许汝龙 写于2017年6月14月盛夏昆明
    上一篇:十里桃花,为情深浓 下一篇:儿时的野味烧烤

    相关阅读

    发表文章

    最新评论

    更多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友情提示: 登录后发表评论,可以直接从评论中的用户名进入您的个人空间,让更多网友认识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