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笔趣网,打造原创文学第一品牌!
  • 返回首页您现在的位置: 笔趣文学网 > 经典文章 > 生活随笔 > 文章内容

    飘雪品酒

    作者: 来源: 时间: 2014-05-31 阅读: 在线投稿

    我喜欢下雪的日子,尤喜大雪封门的时候,拥有一只小火炉,品着一壶醇香美酒,独享清灵活泼的飞雪所带来的那份惬意那份遐思。

    依稀中记得那年我在一所乡村小学教书,每天孩子放了晚学,偌大个院子,只我那个木格小窗亮着昏黄的灯光,尤其是周日逢了漫天大雪,便愈加孤寂。渐渐地,我便与乡村特有的那种浊酒交起了朋友。独饮有独饮的妙处,每逢风雨交加的日子,无处可去,我便围了一只旺旺的火盆儿,烹制一两样清淡的小菜,边品着热辣辣的浊酒,边赏看尽情飞舞的雪花。雪落无声,满世界静悄悄的,只有我无边的思绪在皑皑雪国飞扬,与一群群美丽的白蝴蝶舞之蹈之。操场上一排排白杨,教室前那棵悬挂着铜钟古槐,也如了甘一般,沉浸在醉意朦胧之中,变得温暖可爱起来。

    世记君长我两岁,怕我雪天寂寞,独自犯起呆来,总爱在向晚时分,怀揣一壶存了经年的美酒,十多里地踏雪而来。推开我虚掩的柴门,裹一股凛凛寒气,一缕清冽酒香,“绿蚁新醅酒,红泥小火炉。晚来天欲雪,能饮一杯无。”这家伙冻得直搓手,诗兴却盎然,竟用白乐天的诗问讯于我。那时我们年少气盛,不谙人情世故,常常在一起品诗论文,以酒解忧,我已被雪香,酒香润泽得面颊微红,随口以王摩洁的《少年行》相答:“新丰美酒斗十千,咸阳游侠多少年。相逢意气为君饮,系马高楼垂柳边。”世平君嘿嘿乐了,露出一口白牙,“可惜我没牵高头大马,你也没有‘高楼垂柳’,好在我有‘新丰美酒’,咱们赏雪品酒,一醉方休么……”

    我们品着浓浓的酒香,谈着诗文,混着青春和人生,忽儿哀叹各自寂苦的境遇,忽儿描绘美好前景,甚而议梦中那个裙裾飘舞,笑靥如花的“初恋。”不知不觉,泥盆的炭火尽了,外面的飞雪停了,清冷的月光与皎洁的雪影交相辉映,脉脉写入我们蜇居的茅草屋,流进我们年轻的心里。我们都醉了,醉倒在那张简朴的小木板床上,梦里己浸润了月光雪影,弥漫着一波一波的酒香……

    这已经是将近二十几年前的情景了。年少时的雪,总是易于沉醉,醉得美丽无比,梦也甜蜜。那时我们多么幼稚可笑,偶有好酒相互隐忍着,相互邀约着,待到一场飞雪悄然而至,我们飘雪细品,品那如雪般纯洁的青春,品那如酒般苦香人生……而今,我们已不再年轻。虽有美酒佳肴,不泛高朋满座,也断不了觥筹交错,可还能品出经了月光雪影润泽的缕缕酒香吗?

    前几天下了一场如白蝴蝶翩翩飞舞的大雪,又将怎样呢?滚滚红尘之中,我们为工作为生计疲于奔命,每一根神经都绷得如弦一般,还有那样的心境吗?还有飘雪品酒、谈诗论文 的雅兴吗?

    不觉又吟诵起白居易的那首诗,“绿蚁新醅酒,红泥小火炉。晚来天欲雪,能饮一杯无?”梦里,一泓寂寂的雪影,一坛醇香的美酒,两个游侠般意气风发的青年……

    好美的一个梦啊!(新安晚报安庆记者站李声波18955600377)

    上一篇:春天的诱惑 下一篇:寄情宿愿诗词路

    相关阅读

    发表文章

    最新评论

    更多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友情提示: 登录后发表评论,可以直接从评论中的用户名进入您的个人空间,让更多网友认识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