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笔趣网,打造原创文学第一品牌!
  • 返回首页您现在的位置: 笔趣文学网 > 故事会 > 经典故事 > 文章内容

    经典故事大全:毒手仁心

    作者: 郭华悦 来源: 桃源文艺 时间: 2018-12-19 阅读: 在线投稿

      民国年间,有一姓王的老头儿,擅医蛇毒。

      王老头所居之地,蛇虫出没,常有人被咬伤。别的倒也罢了,但蛇毒千万种,且不乏奇毒无比的,为此而丧命的比比皆是。后来,王老头到了这里,一双妙手堪可回春,逢毒解毒,见人救人,被当地人称为蛇医。

      这日,王老头正在屋里调制解药,门“砰”地被撞开。

      一名中年汉子,扶着一个年轻人,没头没脑地撞进来。一进屋,年轻人再也支撑不住,摔在了地上。扶着年轻人的中年汉子也被一扯,顺势跪在地上,对着王老头磕头求救:“老神医,救命呀,我儿子受了伤。”

      王老头忙起身,将年轻人扶起来,对方已经昏了过去。中年汉子不住磕头,嚎哭道:“我父子二人这趟出远门,回来的路上碰到了小鬼子。鬼子的部队已经朝着这儿过来了,我们虽然跑得快,但儿子为了掩护我,替我挨了一枪。”

      说罢,汉子又抓着王老头的腿脚不放,恳求道:“我们路上碰到了个人,说这里有个神医,专治各种蛇毒。我儿子虽然不是中毒,但老人家医术如神,对这子弹儿应该也有点了解。方圆十里内,再没有其他大夫了,我儿子撑不了多久了。”

      王老头看了看年轻人的伤势,中了一枪,血流了不少,再看看嘴唇,白如锡箔。确实,要不是有好心人指点,可能赶不到家里头,就得失血过多而身亡了。

      王老头扶起中年汉子,沉吟了一会儿,才道:“不妨。小老儿虽然主治蛇毒,但这医理,一窍通,百窍通。再说,医治蛇毒,也讲究放血和止血。所以,小老儿对于这伤势,倒也不至于束手无策。你先起来,把人扶到里头躺下。”

      汉子一听有救,面露喜色,忙抹干眼泪,扶着儿子到里头躺下。

      接着,王老头好一阵忙,先是取出子弹,而后将伤口缝合,又敷了止血的药。最后,王老头擦着额头的汗珠,对汉子说:“没事了。年轻人身体好,失血过多,日后注意调养,过一段时间也就恢复了。”

      中年汉子一听,欣喜不已,连连道谢。

      可道谢后,看看外头,汉子脸上又有忧色。王老头知其顾虑,便道:“刚才听你说,家离这里头还有几十里路。这样吧,你儿子现在不宜起身赶路。这几天太操劳,有害无益。你们二人要是不嫌弃,就在这儿住下。过个三五天,你儿子身体就无碍了。”

      之后的几天,王老头开了个补血的药方,让汉子天天熬,药汤让年轻人喝下。王老头的房子里,平日里也积累了不少药材,所以倒也不用往外跑。几天过后,年轻人伤口愈合,面色红润,已无大碍。

      父子俩于是向王老头告辞。汉子抱拳道:“大恩不言谢。神医的救命之恩,我父子俩记下了,这辈子也不敢忘。鬼子的部队,已经不远了,我父子这番回去,会带着婆娘到外地避一避。老神医若无要事,最好也别留这儿了。”

      王老头倒是不介意:“既然如此,你们就赶紧动身回去吧,免得夜长梦多。至于小老儿,反正无家无业,在哪儿都一样,就不劳牵挂了。”

      父子俩又说了一会儿,便告辞而去。

      没过几天,日本人的部队果然就到了。

      风声鹤唳了几天后,慢慢也平静了下来。日本人的部队只是途经此处,停下来修整。除了一开始的下马威,之后倒也风平浪静,和以往并无多大不同。部队里伤员多,加上水土不服,被蛇虫咬伤的,更是数不胜数。

      于是,王老头也变得重要起来,三天两头出入日本人的部队。这一支日本人的部队,头头叫山口大佐,让王老头替一些伤员处理外伤,倒也不怕他使绊子。而王老头也规矩得很,有伤医伤,令山口大佐颇为满意。

      日本人一来,本村人待在自家屋里。平日里,若无要事,尽量不外出。这么一来,被蛇虫咬伤的人也少了。而老王头,也乐得清闲。

      这天,有个村民来王老头这儿,拿了点敷伤口的药。临走前,又对王老头说:“老神医可得小心点,日本人如狼似虎,吃人都不吐骨头。神医经常出入日本人那儿,可得多加防备,以免日本人翻脸不认人,那可就麻烦了。”

      王老头乐呵呵地道:“不碍事。我老头儿一个,日本人还没把我放在眼里。再说了,咱这小地方,也入不了日本人的眼。我听他们头头说,这回只是顺路经过这里,停下来修整,再过些日子,日本人就到别的地方和大部队会合了。”

      那人闻言,松了一口气:“但愿如此。”

      可日本人的部队正要走,却被一件事拦了下来。

      说起来,也活该山口大佐倒霉。那天,山口大佐率领一支人马,追击游击队员。哪知道,人没追到,反倒遭蛇咬了一口。回来后,让军医打了针。本以为无碍了,可隔天一起来,腿肿得都不成形了。

      山口大佐这才意识到,自己中的蛇毒不一般。可军医十八般武器样样都使了出来,还是无济于事。眼看着腿黑得吓人,山口大佐这才让人请王老头来。

      本来,让中国人医治日本人,山口大佐肯定不放心。以前,因为伤员多,让王老头来也仅仅是帮忙处理外伤。一般的蛇虫咬伤,军医也绰绰有余了。可这回,什么办法都试过了,也没效果,不得已只能让王老头来看看。

      王老头来了后,一看那伤口,脸色顿时凝重起来。后来,切了道小口子,取了点黑血,再把药草研成粉末,两者搭配着试了试。越是试,脸色就越难看。

      见状,山口大佐的心也悬了起来。

      最后,王老头才说:“这蛇,可不是一般的蛇。要是在几年前,你就算把小老儿请来,也只能大眼瞪小眼。这种蛇毒,最厉害的军医,照样束手无策。”

      翻译把这话说给山口大佐听。对方一张脸,顿时黑了下来。

      不过,王老头却又呵呵一笑,接着说:“要说,也活该山口君走运。自从几年前,我无意中得知此地有这种奇毒后,便手痒难耐,一直苦思解这种毒的法子。幸不辱命,前阵子真让小老儿成功了。说起这毒,普天之下除了小老儿,恐怕没第二人会解了。”

    经典故事大全

      翻译再一说,山口大佐的脸色才好看了点。

      王老头也不再废话,内服外敷,还加上蒸熏,把山口大佐折腾得够惨的。可几天后,山口大佐肿得像象腿的伤处,竟然恢复如常。除了还有点发黑外,已经跟正常的没啥分别。而且,也能下床走路了。

      这么一来,山口大佐才意识到,王老头果然不是一般人!

      刚到这儿时,山口大佐就听过王老头的神医之名。但当时也没当一回事,以为不过是会点三脚猫功夫的乡下游医。直至这一回,见王老头真心真意替自己医治,且医术如神,药到病除,山口大佐这才真的高看了王老头一眼。

      半个月后,山口大佐的蛇毒已经无碍了。

      山口大佐叫来王老头,通过翻译,对王老头说:“你这回有功,说吧,要什么奖赏?只要能办到,一定会让你满意。”

      山口大佐这番话,其实也是经过了深思熟虑。王老头医术如神,治疗蛇毒如此厉害,其他方面,想必也不差。这样的人才,若能拉拢,自然是好的。

      哪知,王老头听了翻译翻过来的话,却说:“山口君客气了。治病救人,本是医者分内之事。若一定要奖赏,那小老儿就斗胆提一件事儿。山口君的部队来这儿修整,若是要钱粮,此处虽然地贫人穷,但凑一凑,也能聊表心意。只是希望,山口君看在地方百姓聊表心意的份上,少开杀戒,放百姓们一条生路。”

      山口大佐沉吟了一会儿,才通过翻译说:“放心吧。我大日本帝国,志在天下,不会在这种小地方浪费气力。只要你们不做乱,我也会下令,约束底下的人。过几天,等我伤彻底好了,部队也休整够了,自然会离开。”

      王老头千谢万谢,这才离去。

      这山口大佐,倒也言出必行。之后一段时间,日本人扰民举动,确实收敛了不少。过了些时日,日本人修整够了,便离开此处去和大部队会合。

      几年后,日本人兵败如山倒。

      山口大佐虽然一路以来,连连高升。但树倒猢狲散,风光的时候,手下有着不少人;如今成了丧家犬,走的走,散的散,个个都自谋生路,谁也顾不上谁了!

      山口大佐没想到,竟然还会再次经过此处。那日躲过了通缉,逃到了此处后,才发现这竟然是多年前,自己身中蛇毒的地方。于是,便又想到了王老头。

      到了王老头那儿一看,人事依旧,还是那个地方,还是那些百姓。更妙的是,外头的世界天翻地覆,这里却因偏僻而自成桃源,平静如常。而王老头,过了这些年,还是没变,跟几年前没啥差别。

      见到山口大佐,王老头颇感意外。

      这些年来,山口大佐倒是学得一口流利的中国话,对王老头说:“实不相瞒,在引进西医之前,日本国的医术,其实也是中医的分支之一。如今,虽然以西医为主,但中医依旧有着不俗的分量。我看老先生,确实称得上神医,也是人才一个。若是肯跟我回国,到了日本,我担保老先生,一定能前程似锦。”

      王老头却不正面回答,而是顾左右而言他:“哦,你对中医挺了解?”

      山口大佐笑了:“难不成老先生认为,我真的会把命交给一个敌国的平民?我出生于医学世家,祖上虽不是什么名医,但世世代代学的都是日本国的传统医术。说白了,就是中医。那一次,我被蛇咬了,性命堪忧。论医术,我远不及老先生。但一个方子有没有坏处,还是看得出来的。那次,见老先生给的治疗方子,并无偏激之处,也没有任何毒性可言,这才试一试。”

      王老头恍然大悟:“我还以为,山口君胆量不凡呢!”

      山口大佐呵呵一笑,说道:“我也不怕跟你说实话。这几年来,我杀了不少人,但并不后悔。这次失败,不过是暂时的。等回到国内,稍加整顿,假以时日,一定会东山再起。到时候,我们还会再来的。”

      王老头神色一暗,说道:“有一件事,是我近年来才发现的。”

      山口大佐问道:“和我有关?”

      王老头点点头:“是蛇毒的事。你走后,又有人中了那种蛇毒。后来,治疗的过程中,我才发现,解毒只是第一步。那种毒,就算解了,也已经对人体造成了破坏。这种破坏,会潜伏在体内。虽然无关性命,但对身体的破坏也不容小视。那个后来中了蛇毒的人,解了毒后,身体比原来差了很多。我这才知道,原来那种蛇毒,还有这种的后遗症。这些年来,我研究出了一个方子,以补身为主,可以化解中那种蛇毒后,身体里的遗患。”

      王老头娓娓道来,把蛇毒的遗患,一一说给山口大佐听。果然,山口大佐一听,不禁说道:“不错,不错,我最近确实有这些问题。本来,以为不过是打仗,长期过于疲累导致。没想到,竟然和蛇毒有关。”

      王老头道:“这确是蛇毒引起的。只不过,蛇毒的遗留,会对身体造成破坏。这和一般的疲累伤身,并无多大的分别。所以,自然很难和蛇毒联想到一块儿。”

      说罢,王老头掏出一个方子,递给山口大佐。

      山口大佐一看,方子上的药材,都是补身健体的。看了许久,也看不出问题,山口大佐这才放下心来。

      王老头说:“我这儿药材都有。要是不嫌弃,尽可以先试一试。至于跟随山口君回国的事儿,小老儿年纪一大把,到了那儿,人生地不熟,反倒不自在。倒不如,小老儿就在这儿等着山口君,他日若有用得到的地方,小老儿自然义不容辞。”

      山口大佐一心想着回国和解决后遗症的事儿,倒也没在这事上和王老头纠缠。他仔细看了看药方,确定没啥问题;又检查了药材和药罐子,都干净得很。于是山口大佐也不推辞,将药罐和药材都一股脑纳入怀中,这才对王老头说:“既然是老先生的心意,我就收下了。不过,现在诸多不便,我将这些东西带在身边,找到落脚的地方,自己动手就行了。”

      王老头知道,这山口大佐对自己还是有点戒心,担心在煎药的过程中动手脚。于是,笑了笑,指着山口大佐背后几个虎背熊腰的日本人,说道:“也好。山口君虽然今日不比从前,但身边怎么说也有几个人保护,倒也不用担心。”

      等一行人走后,王老头看着山口大佐的背影,一脸沉思。

      三个月后,山口大佐在潜逃的过程中,终于被逮了个正着。可当时的山口大佐,面色发黑,已经只剩下一口气。被冲进来的人控制住后,鉴于山口大佐的特殊情况,只能先对他进行治疗。可这山口大佐的气息,只出不进,看来时日无多。

      有一天,有个人来看山口大佐,正是王老头。

      山口大佐本来连动弹都困难,见到王老头,挣扎着做起来,喘着气说:“我猜到了,肯定是你动的手脚。可我想不明白,这到底怎么回事?”

      王老头道:“你不用想。我这趟来,就是想让你当个明白鬼。你中蛇毒的时候,我替你解毒,这是医者父母心,跟你日本人的身份无关。你若是能幡然悔悟,洗心革面,也不会有今天。当然,指望狼变成羊,这是不可能的。这些年来,你的残忍,连我这僻居乡间的老头儿,都如雷贯耳。没想到,前些天你竟然自己送上门来。”

      见山口大佐只顾着喘气,王老头又接着说:“你虽落难,可身边还有几个日本兵护着,我倒也动你不得。于是,便想了一个法子,就是那张药方。我知道,你不会对我完全放心。但一离开那儿,你肯定会尽快熬药,解决身体的隐患。怎么样,让我说中了吧?”

      山口大佐大惊失色:“不可能。那张方子,别说我看了无数遍,也看不出什么毒性;后来这一路上,也找了不少名医帮忙看看,都说只是补身的方子,不会有啥副作用。而且,熬好了,我先让身边的人试药。过了几天,没问题了,我这才自己服用了。”

      王老头哼了一声:“早知你奸滑无比,哪会这么容易上当?说起这方子,还得说到替你解蛇毒的事儿。幸亏,我多长了个心眼。当初替你解毒的时候,并未全把毒性解决,而是解决了大半,留了一小半未解的毒在你体内。”

      山口大佐颇为吃惊:“我怎么没感觉?”

      王老头摇摇头:“要是你能察觉,我这神医,也就浪得虚名了。留在你体内的毒性很少,正常情况下是无法察觉的。而且,这些毒性,被压制在体内,对你的身体也没有影响。我当时这么做,一来是怕你对我不利,先留个伏笔,以后才不至于被你卸磨杀驴而毫无反制之力;二来,是怕你作恶太多。你若是残忍好杀,我也能借此解决你。”

      看了话都说不出口的山口大佐,王老头道:“那副方子,确实只是一般的补药。别人喝了,也只是补身子,完全没事。可这种补药,都是催行气血,活络经脉,以此达到健身强体之效。用在你身上,可谓妙计。你体内,本来压制着小部分的毒性。若是长时间连着服用催行气血的补药,则会把催发毒性,让毒性沿着气血蔓延到全身。到时候,别说那些名医了,就连小老儿我,此时哪怕想救你,也是有心无力。”

      山口大佐身体一瘫,彻底倒在了床上。

      王老头摇头道:“自作孽,不可活。你双手沾满了中国人的血,不思悔悟,还想着要东山再起!既然如此,你就永远留在中国人的土地上,为你的恶行赎罪吧!”

      王老头说完,飘然而去。

       而山口大佐眼前一黑,再也支撑不住,彻底闭上了眼睛。

    上一篇:化弊为利 下一篇:没有了

    相关阅读

    发表文章

    最新评论

    更多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友情提示: 登录后发表评论,可以直接从评论中的用户名进入您的个人空间,让更多网友认识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