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笔趣网,打造原创文学第一品牌!
  • 返回首页您现在的位置: 笔趣文学网 > 故事会 > 经典故事 > 文章内容

    成为妇女的这十九年!

    作者: 梅胜雪 来源: 时间: 2018-01-11 阅读: 在线投稿

     嫁入张家十九年了,张家的亲戚们第一次破天荒来给我做寿,我真的有点不适应,想起过去的十九年,我不禁感概万千……

    一:一不小心看上眼

    清楚地记得那是一九九七年的一个星期天,闺密打来电话说:“要我陪她去相亲。”我说:“好”。我想:反正闺密是主角,我是配角,一没化妆,二没怎么打扮,就穿着平常的衣服就出来了。等我和闺密不急不慢赶到相亲的地点,男孩子和他的几个亲戚早已等候多时。

    他们谈了些什么,我压根儿也没听,一门心思在吃我爱吃的水果、零食,等相亲结束,我的肚子快撑破了,过去几天的辛苦跑步白跑了。

    没过几天,就接到一个陌生电话,一听声音好像相亲那天那男孩的声音,我说:“你不是和我闺密相亲了,如果你有意思,我可以替你美言几句!”“哈、哈、哈”电话那头传来男孩爽朗的笑声。告诉你,我们没看上。我本想问几句为什么,但是他早已挂断了电话。

    有了第一次通话,便有了第二次,第三次,通话的次数多了,我就知道他是复员军人,在高中学校当校警。他的学校离我们学校有50几里。

    每天值完班后,不管多晚,他都骑着他那部那儿都响,就铃儿不声的自行车,在山间小路上巅簸一个多小时,到我们学校,为我带一些爱吃的水果、零食,看到他累得浑身精疲力尽,我就说他:来一趟,这么远,时间这么紧,你不晓得星期六才来呀?他说:“要不是要上班,我恨不得天天呆在你身边。”我说:“你别骗我。”他说:“其实,相亲那天,我就对你怦然心动。”

    陪闺密相亲竟然被看上了,我打死也不相信,但是他的一举一动,一言一行不由得我不信。

    我们家只有三姐妹,我们三姐妹都在外面工作,家里只有年迈的父母相依为命,和我认识后,虽然他学校离我的父母所在的学校也有三十几里,但是不管风和日丽,还是吹风落雨,落冰雹,他都会上我父母家看看,陪他们说说话,拉拉家常,做些力所能及的家务活,我爸爸妈妈一有什么头疼脑热的,他就马上把他们送到医院,看病抓药,全程陪同,寸步不离。我爸妈逢人就说:“他比亲生儿子还好。”

    爸妈说他好,我还没动心。因为我觉得虽然他身体魅梧,浓眉大眼,但是,他初中毕业就去当兵了,而我读了本科,文化的差异我怕我俩没什么共同语言,所以不管爸妈怎么说他好,我就是不搭腔。

    我爸就急了,不止一次地对我说:“找对象就要找个知冷知热的,要他有那么多文化干嘛?你妈才读了中专,而我本科毕业,我俩不照样恩恩爱爱过日子,听了我爸的现身说法,我才勉勉强强同意与他交往。

    二:婚前要多好就有多好

    知道了我同意与他交往了,他对我更好了,每次身上不好,他短裤都会帮我洗,就凭这一点,就把我感动得稀里哗啦的,还不说他每天做饭、洗衣、打扫卫生,他对我说:什么事我都做了,只是不能生仔了。

    他不光一天是这样,一月是这样,一年也这样,一天可以装,一月可以装,一年还能家务活全包,工资全交,对我爸妈比对他自己亲爹妈还亲,这就难装了,这样的人不嫁,还嫁谁?一九九八年元月三号,我俩热热闹闹举办了婚礼。

    结婚那天,他穿着一身款式新颖、做工精致的西装,要多帅就有多帅,晚上客人走后,我就问他:这西装多少钱?他说:这西装是赊来的。我就问他:还有什么是赊来的?他说:你想听真话,还是听假话?我说:当然听真话?他说:你准备好,我开始说了:“除了新娘不是赊的外,新房里的家具、电视机、摩托车都是赊来的。不过,老婆你放心,有朝一日,我一定让它们都变成自己的。

    三:婚后的甜蜜生活

    婚后,我俩在不同的单位,每到星期五,他就骑着他那辆摩托车,到我单位接上我,我抱着他的腰,俩人有说有笑地往他家赶,到了他家,他爸妈杀鸡打鸭,好不客气,一家人围在一起说说笑笑的,好温馨、好甜密,星期天要去上班了,临走时,婆婆、公公把平时自己都舍不得吃的腊鸡、腊鱼、鸡蛋呀塞满了大包小包,回家一趟就像赶了一趟集,吃的、穿的、用的、应有尽有。

    四:突遭厄运,调到离婆家不远的地方

    有个星期五在回家的路上突然接到电话,要我俩赶快回家,说公公出事了,当我们风驰电掣般赶到公公家时,家里家外已被人围得水泄不通,使出吃奶的劲,走进屋里一看,只见公公躺在竹凉席上,撕心裂肺地喊阿哟,我们手忙脚乱地把他送住县城的医院,寸步不移地守着他。

    从亲戚口中得出,因清明节快到了,我公公就买了一些香腊和纸钱去给他妈妈上坟,到了以后,他就把香腊点燃,插在坟上面,自己就拿起柴刀把坟上的茅草割掉,我公公一门心思在割草,不知割了多久,一阵风吹来,把前面割下的茅草吹到了点燃的香腊上,而我公公却浑然不知,等到发觉,火势已经很大了。

    我公公大声地呼喊,只可惜山头偏远,没有人应,眼看着火势越来越大,山上的树木烧得叭叭作响,我公公心急如焚,拿起自己砍倒的树枝发疯似的打,等乡亲们赶来时,他全身的身服早已烧焦,双手和脸部烧得像炭一样黑。

    望着病床上奄奄一息的公公,我心如刀割,他以前对我的种种好,像电影一样历历在目。

    他知道我爱吃鸡肉,每周星期五他就很早起床,去菜场买一只鸡,放在冰箱里,晚饭时亲自下厨,做给我吃。

    平时我公公是不做饭的,看我来了,他特意下厨,只见他三下五除二把菜剁成大拇指大小,然后把油放进锅里,烧开后,把鸡肉倒进去,不停地翻炒,炒到九分熟,他就把准备好的姜、葱,辣炒、味精、酱油放进去,不停地炒,随着他锅铲的翻动,鸡肉逐渐由白转黄,吃起来又香又脆。

    开饭了,他把摆好的菜碗又像下棋子一样摆一次,把我爱吃的牛肉、鸡肉、鱼,一古脑儿地摆在我面前,生怕我吃少了,还不停地给我夹菜,每次吃饭,碗里的菜堆得像小山似的,等我吃完这些菜,肚子早撑破了。

    公公家没有菜地,知道我爱吃红薯叶杠杠,轻易不求人的公公,特意跑到队上的农民伯伯家里,说了很多好话,讨来了我爱吃的红薯藤,小心翼翼地把红薯藤的皮撕了,放点他自己制的辣仔酱炒了,端给我吃,炒熟了的红薯藤,又脆又有点辣味,特别好吃,有了这道菜,饭都能多吃两大碗。

    所以当医生问我:你公公已经毒火攻心,没什么希望了,你们还打算救不救?我毫不犹豫地说:“救”

    医院就从益阳请来了专家,进行了汇诊,专家看了一会,开出了药方,但是我公公还没等我们把专家开的药煎好,我公公就驾鹤先去了。医院的领导都说:“其实,我们都知道,请不请专家,你公公的日子都只有这么久了,但是你们还是花一万多请了专家,你们的孝心真好!

    公公去世后,家里就留下年老多病的婆婆,为了照顾年老多病的婆婆,求三哥拜四嫂,我便调到了离婆婆家不远的中学。

    三:尽心尽力对婆婆,不料反遭婆婆骂

    调到中学后,因家里离学校近,又因婆婆一人在家里,怕她寂寞孤单,所以就住在婆婆家里。

    老公在离家几十里的高中当校警,只有星期五才回家,所以平日只有我、儿子、婆婆在家里。

    看公公去世,就婆婆一个人,婆婆这一辈子也吃过不少苦,所以,我力所能及的对婆婆好。

    没想到和婆婆生活到一起后,根本不是我想像的那么好,有些事做了,她就说我没做好,我不做呢?她就说我懒,搞得我无所适从。

    有次在看电视,她自己起来时,不小心摔了一跤,她硬说我弄得她摔了,等我丈夫回来后,添油加醋,一把鼻濞,一把泪地诉说:我对她怎么怎么不好,而我丈夫又是个孝仔,对她母亲的话深信不疑,不分青红皂白就对我大打出手,打得我遍体鳞伤,想到平时我对我婆婆的种种好处,她爱吃的不管多贵都给她买来,她有什么头疼脑热的,我马上去接医生,家务事全包,我不禁悲从心来,号淘大哭,心里想:如果我真的对她不好,你这样对我,我活该。可我对她实在对得起我的良心,而你还怎样对我,叫我怎么活?

    气愤不过的我,擦干眼泪,拿出纸和笔,写下了生平第一张起诉书,写好了,立马交到县法院,法院受理案子后,第一时间就派了一个律师到,我们住的地方调查。

    做梦都没做到,律师歪打正着,正好问到了他二舅家,当律师问他二舅,你外甥听说有点打老婆,他二舅毫不迟疑地作死证:“我外甥确实打老婆。”听他亲舅舅这么一说,律师就气冲冲地赶到他单位,手往他办公桌上一拍,义正词严地说:“你亲舅舅都说你打老婆,这个官司你输定了!”

    听律师这么一说,他人都矮了三分,马上请了假,请了他弟弟,他小舅舅,还有我们学校里的领导,当着众人的面,痛哭流涕,忏悔不已,保证再不打我。那时儿子还小,为了给儿子一个稳定的家,也看在他想改过自新的份上,我就原谅了他。

    四:勤俭持家把家兴

    虽然我俩是双职工,但是两人在不同的单位,两个单位都要做人情,儿子又小没奶吃,天天吃牛奶,十几年的祖屋早已千疮百孔,摇摇欲坠,再加上1992年时,我们那进行电网改造,如果不赶在电网改造之前,把屋起好,以后起屋就只能起平房,而我家老屋又面临闹市,起平房就白白浪费了黄金地势。

    起屋迫在眉捿,而我们那时刚结婚,不说手头没余钱,还月月是“月光族”,屋是要起的,钱从那儿弄呢?

    邻居们就给我们出主意,他的几个舅舅、姨妈都家财万贯,你们不要去找别人,找他三个舅舅,二个姨就能轻轻松松解决问题。

    想法是美好的,现实是残酷的。当我俩提着大包小包的礼物,赶到他的舅舅家、姨妈家时,还没等我们开口,他们就不约不同地说:他家要干什么大事,正缺钱用,我们就只好把借钱的事生生的咽下肚。

    他大姨的家住在我们上面,每次买菜,都要到我们家歇歇脚,和我婆婆说说话,但是自从知道我们要起屋,就再也没有往我家来过,我们知道:她怕来了,我们问她借钱。

    不借就不借吧!难道活人能被尿弊死。一九九八年暑假,放假时我俩都发了三千多元钱,一共六千多元钱,我们选了个日子,把老屋拆了,准备起新屋,拆屋时,他姨又来了,看你俩钱也没有,怎么收场?

    “怎么收场?”说真的,我当时自己都不知道怎么收场,好在开弓没有回头箭,我们就在沙场老板那赊了沙,在砖厂老板那儿赊了砖,在钢筋店老板那里赊了钢筋,请了队上的施工队,一声不响地开工了。

    手头虽然没有多少钱,但是我从来不怠慢给我们起屋的师傅们,那是正是七月份,骄阳似火,怕师傅热着,我每天5点就起来,用黄豆、花生、芝麻、白糖,擂好一大盆擂茶放到冰霜里,每隔一小时,就给师傅们端上一碗。除了擂茶,还用金银花泡些水,让他们喝,每天上午、下午还准备一个西瓜。连师傅都说:老师,不说别的,在你家起屋,每天连茶都要比别人家都多吃几碗。

    以心换心,师傅们对我家的事也特别尽心尽力。他们一次包了三个屋要起,本来一个屋砌一个星期,但看我们这么热情,他们干脆把那两个屋停了,一门心思只砌我们的屋,他们知道我们只有暑假有空余的时间,开学了就没空了,在师傅们加班加点的辛勤劳动下,一栋气派的两层楼房,终于在八月二十八号峻工了。

    新起的房屋下面是宽敞的三个门面,不久就租给了做家俱生意的旺老板,租房合同一签就是五年,房租还年年涨,我家的日子像芝麻开花节节高了!

    五:屡教不改,现原形

    屋子租出去,租金都能抵一个人的工资,家里只有4个人,有我们二人拿工资,房租能养活一个人,我想我的苦日子熬出头了。

    想当初嫁入张家时,他们家三间破房子大雨大漏,小雨小漏,不到几年的功夫,我们就建起了一栋气派、宽敞的二屋楼房,又给张家添了个白胖小子,我没功劳也有苦劳。

    没想到,我婆婆还是看我不顺眼,尽找我的碴,记得有次她用瓷把缸煮了一点粥在煤火上,要我不时添点水,她就去忙她的了。

    煮了一会,我就添了一点水,她刚好看到了,又说我笨,水添多了,就为这点小事,她就在那破口大骂,猪曰的,狗日的,骂得不堪入耳,就连在旁边的小叔子都听不下去了,就没好气地对我婆婆说:就这么芝麻大点小事,我看你还要骂多久。看到亲生儿子都这么说她,她才没骂了。

    骂了就骂了,我没跟她计较,可等我老公从学校回了,我出去有事了,我婆婆就反说我懒,不做事。我老公就信以为真,等我一回家,就抄起一根棍子朝向猛打。

    作为儿子,要听父母的话,这不假,但是你也要分清是非,父母要紧,老婆也要紧,你这一边倒的架式,我真的受不了。

    夜深人静时,抚摸着伤痕累累的伤口,我不禁眼泪双流,这样的日子何时是个尽头?天没亮,我就动身去镇政府了,找了民政局的领导,要求离婚。

    这次他又故技重演,又请了他舅,他弟弟,我单位的领导来做我的思想工作,说保证不打我了,他一把鼻涕一把泪地说:一定痛改前非,重新做人。领导,亲戚们看他只没有在他们面前叩头了,就异口同声地来劝我,看在年幼的儿子份上,给他一个机会。

    看在年幼的儿子份上,我又一次选择了原谅。还有一个原因,他的七大姑,八大姨早就放出话来了,他外甥家的条件好了,只要离了,她们一定会给他介绍一个好的!

    一想到自己辛辛苦苦创下的百万家业,一转眼会落到另一个女人手里,我陪他过苦子,现在日子好了,你们就想换人,门都没有?

    生性倔强的我,不想他亲戚们的美梦成真,不管他怎么吵,怎么打,也不管婆婆怎么为难我,我都咬牙坚持着。

    每次骂我,我婆婆都站在窗口骂,声音响亮,唯恐别人听不见,我家的房子又临街,马路上的人络绎不绝,熟人都说:只有我才能忍受得了。

    不是我能忍受得了,而是我在咬紧牙关,慢慢熬,我是这么想的,我确实可以一走了之,可我走了,不管他找了谁,都没有我对儿子这么好,为了儿子我什么都可以忍。

    六:家有儿初长成

    儿子也没有辜负我的厚望,从小学到高中成绩一直名列前茅,虽然在吵吵闹闹的环境中长大,但是儿子阳光开朗、幽默乐观,没有受一点影响。最要紧的是儿子特别心疼我,理解我,什么事都站在我一边。

    我和丈夫实行AA制,儿子在他学校里读高中,他爸负责他的学费,我负责他的生活费,每个月我给六百元给他,作为儿子的生活费。

    我们夫妻两地分居,每到星期六,我就搭班车到他单位,到了后,我就买了鱼呀、肉呀、排骨呀,改善生活,儿子看到了就问:“妈,这钱谁出的,我说:“我出的。”儿子说:“妈,你憨呀,你出了生活费,还出什么钱,你的钱只管留着自己用。”

    我的金钱观是这样的:该用的时候就用。而他恨不得一分钱掰成二分钱。有次商场打折,我去了买了二套裙子,回家后,他看到了。

    这下捅了马蜂窝,他就呲牙咧嘴骂开了,不划朝底呀,败家婆呀,骂得要好难听,就有好难听,我也懒得理他,一气之下去操场溜达了。

    叮铃铃,下课了,没多久,儿子一阵小跑过来了,妈,赶快回家吃饭,我帮你搞定老爸了,我就问他,你怎么搞定他的,他得意洋洋地说:这还不容易,一句话的事。我听他说得像喝蛋汤那么容易,便好奇地问:“你到底说了一句什么话呀?你听着:我妈用自己的血汗钱,买两条打折的裙子,分得你没话说。

    还有一次,为一点小事,我俩打上了,刚好儿子下课回家喝茶,看我俩打得不可开交,他一个箭步冲上去,一把抱住他,然后对我说:“妈,你快点跑!”后来,我俩好了,我丈夫对我说:“兔宰子,好大的劲,他抱住我时,我一动都不能动。”

    我俩的教育方法截然不同,他认为棍棒底下出好仔,我认为对小孩要循循善诱,动之以情,晓之以理。为了儿子少挨他一点打,我和儿子也常常打配合。

    有次下课后,看一个同学趴在窗户上玩,儿子就和另一个同学打商量,两人一人拉住他的一条腿,看能不能把他拉下来。

    他俩说搞就搞,说着一声:预备拉,那同学象向下滚的楠竹一样,嗖地摔到在地,随即响起撕心裂肺的啊哟声,闻讯赶来的班主任,马上扶起小男孩,一看右手粉碎性骨折。班主任马上打电话通知了孩子他爸。

    平时一点小错误,他爸就要对他拳打脚踢,今天把别人的手摔骨折了,简直是天大的错误,想到他爸不知怎么收拾他,儿子吓得浑身直哆嗦,看到儿子颤颤惊惊的样子,心里好痛,赶紧对儿子说:“别怕,有我呢!”

    因为他爸爸工作的地方,离家有四十多里,开车要半个小时,等他回家,儿子也快下晚自习回家了。我对他说:“你爸回了,不管你睡着还是没睡着,你都假装睡着了。”

    平时洗脸、洗脚最少要十来分钟的他,不到五分钟就出来了,我就问他:你洗干净了没有。他说:管不了那么多了,逃命要紧。说完,一阵风似的跑进他房间,熄灯睡觉。

    儿子刚躺下,楼梯上就响起沉重的脚步声,我知道他爸回来了,来不及放下行礼,他便怒气冲冲的说:“兔宰子呢?哪去了?看我今天不揍扁他。”

    我说:他睡觉了。儿子如雷的鼾声恰到好处的响起。他说:“你去把他叫醒来,我要好好收拾他。”我说:“现在,九点半了,你要打他一阵,他还要哭一阵。明天早上他要六点半起床。你要折腾他到什么时候?”你要打,星期天一天的时间让你去打,到时我保证不拉你,让你打去。”

    听我说得有理,他说:“好,暂时放过这兔宰子。”星期六儿子补了一天课,到晚上九点半才回,他白天做了一天事,很早就睡了,俩人碰面的机会都没有,没打成。

    星期天早上,他一大早就醒来了,睁开眼就问:“兔宰子呢?”我说:“正在客厅写作业呢!”他不信,偷偷地从门缝里去瞄,一看儿子本真的在认认真真写作业。”我就趁热打铁问他:“那你还打不打呢?”他没好气地说:算他走运,不打了。”吃完中饭,他就开车去学校了,听着他的汽车发动的轰鸣声,我和儿子的手紧紧地握在一起。

    放暑假了,儿子想参加英语培训,一问学费要1500,儿子说:“要花我爸一个月的工资,我爸不会同意的。”我说:“别急,我有办法。”我对儿子说:“假若你爸问多少钱,你就只说500”。

    放暑假了,他就回了,进门没看见儿子,他就问:儿子去哪了?我说:“去补习了”。他就问:“多少钱?”我说:“五百”他说:“怎么这么贵?”其实我只不好和他说,五百你还嫌贵,那1500,儿子的培训不就泡汤了。

    知道了我的良苦用心,儿子每天很早就去了,到了以后,上课还没开始,其它的小孩在那追赶打闹,只有儿子自觉地在读呀,默呀,忙得不亦乐夫,给他培训的老师打电话来说:“我真不知道,你儿子咋这么认真呢?”听老师这么一说,我也觉得那1500元出得值。

    六:婆婆瘫痪,骂声不改

    日子在吵闹声中度日如年,2014年,婆婆上厕所时不幸跌倒,想方设法送她去益阳动了手术,但是,毕竟因为年纪太大,手术不是很成功,余后的日子里,只能与轮椅为伴。

    我想:婆婆现在瘫痪了,吃喝拉撒都要人伺侯,又一直住在我家,我天热时一天给她洗个头发,洗一次澡,爱吃什么买什么,不好就去接医生,在婆婆面前百依百顺,我自己都觉得对亲娘都没这么好,婆婆的性子应该有所收敛。

    想法是美好的,现实是残酷的。瘫痪了的婆婆不知是仗着瘫痪了,还是仗着有儿子给她撑腰,更加变本加厉的怂我。

    一点小事就对我破口大骂,婆婆骂时,我想:骂又骂得不痛,让她骂,一不回嘴,二不动手。实在听不下去了,我就去外面溜达溜达,溜达完了就回来,如果她还在骂,我又出去溜达,我自认为这态度还是不错的,但是当丈夫回了,我外出有事了,她婆婆又在丈夫面前倒打一把,说我对她怎么、怎么不好?

    耳根软的丈夫听了,暴跳如雷,对我又是一顿拳打脚踢,跟他去离婚呢?他又不去,呆在家里呢?他娘俩这么对我,我真的欲哭无泪,未老先衰。

    最要命的是:每次婆婆对她无理取闹后,还打电话告诉她的兄弟姐妹,她的兄弟姐妹信以为真,一个个拱来对我无端的谩骂,纵是我有一千张嘴,也无法舌战群雄。常常是两个人的战争,到最后演变成我与一个家族的战斗。

    正因为婆婆、丈夫无端地欺侮她,在那个大家庭的百分之九十的人都看我不顺眼,也一窝风地欺侮我。夜深人静时,我常常想:我堂堂的大学毕业生,有工作,能养活自己,不管是相貌、能力、还是家庭条件都不比你们差,你们凭什么要这么欺侮我啊?老天爷你也开开眼,救救我吧!

    七:突遇火灾,婆婆丧生火海

    日子就这样在吵吵闹闹中过去了,转眼到了2012年,租我房子的老板娘用电热快烧开水,而她自己去邻居家看热闹去了,把烧开水的事给忘了。

    直到一个过路人看见从窗户外飘出的滚滚浓烟才发现起火了,大声喊他丈夫的名字,碰巧对面的邻居也和他是一个名字。

    听别人在外面焦急地、不停地喊,他几次打算下去看看,但是我婆婆几次打破说:你一直在外面工作,别人不会知道你名字,所以头几次喊,他都没下去,听喊声越来越大,越来越急骤,他实在坐不住了,对我婆婆说:我下去看看,真要有什么事,我一定来救你!

    可等他打开门,浓烟滚滚,伸手不见五指,他小心翼翼地贴着墙壁走,好不容易摸着开发门,脚还没迈出去,便两眼一黑摔倒在地,邻居们赶紧扶起来一看,脸上除了两只眼球是黑的话,其余的地方都漆黑一片,手上的肉,烧成一块块地鲜血直淋,那情景真的惨不忍睹。

    眼睁睁地看着火势越来越大,火里不时传来劈里啪拉的声音,灼人的热浪烧得人不敢靠前,打了119,但是这里离县城太远,望眼欲穿,消防人员终于来了,等他们驾起云梯,把我婆婆从房间里抱出来时,我婆婆已经撒手人寰了。

    八:七大姑,八大姨大闹灵堂

    第二天婆婆的葬礼如期进行,来吊孝的络绎不绝,我们忙着磕头谢礼,裤子都在坚硬的水泥地上磨破了,膝盖处已磨成了紫色。

    鞭竹声、哭声、如泣如诉的哀乐混合在一起,使陵堂肃穆、悲哀,葬礼有条不紊地进行着。

    正送走一批客人,我费了九牛二虎之力,好不容易站起来,突然他的大姨、二姨、小舅妈冲上来,按的按我的手,扯的扯着我的头发,当着众人的面,咬牙切齿地控诉我对我婆婆不好。

    是的,我对我婆婆“不好”,我丈夫有两兄弟,我公公去世十二年了,我婆婆一直跟我呆在一起,如果我真的对她“不好”,她能在我家呆上十二年,她又不是没地方去,她也完全可以去小儿子家呆上一年半载,可十二年以来,她一直呆在我家。

    对她“不好”,去世的前8个月,没有请到保姆,婆婆瘫痪在床,自己不能上厕所,每天上班前服伺她上一次厕所,到学校了,只要她一个电话说要方便了,马上风施电掣赶回家,料理她方便后,就马不停蹄地赶往学校。一天在路上要往返好几趟,住在路旁边的一个老奶奶开玩笑似的对我说:“老师,如果这条路要修,你要多出一点钱哦!”

    对她“不好”,天气凉时一周给她洗一次头发,洗一次澡,六月天一天一次。每次洗澡时,都累得精疲力尽。

    首先要把笨重的、长长的竹凉席搬到厕所,然后再把座在轮椅上的婆婆推进去,一手抱着她的头,一手拉着她的手,让她慢慢挪到竹凉席上,然后一件件地帮她脱衣服……一个澡洗下来,早已汗流浃背,浑身的骨头像散了架似的……

    想到这些,我不禁悲从中来,不能自己,话也不知怎么说,任由她们摆布,更让我气愤的是:平时爱称英雄的丈夫,眼睁睁地看着她们欺侮我,无动于衷,让我从头凉到脚,这一辈子算完了。

    好在我的小叔子一个箭步冲上去,使劲地把她们扯开,一边扯一边说:“我妈的死和我嫂子无关,我嫂子对我妈挺好的。”

    她们扯我的头发,咬牙切齿地骂我,我没哭。当我听到我小叔子这句发自肺腑的话时,我竟不住号陶大哭。

    也不知哭了多久,吊孝的人渐渐散去了,我打开门,外面伸手不见五指,我深一脚,浅一脚,跌跌撞撞来到了房后面的资江河边。

    想起她们对我的种种凌辱,我真想跳进这冰凉的河里,结束这生如不死的日子,凛冽的寒风吹得我直哆嗦,眼中的泪像这河里的水流个不停。

    我死了,算是解脱了,但我年幼的儿子,年迈的父母,让他们怎么办呀?我家中只有三姐妹,姐姐身体不好,自身难保,妹妹又远在广东,她儿子还小,也没功夫照料父母。

    想起含莘茹苦的父母,我不仅不能为他们做什么,反而要他们白发人送黑发人,这不仅是不孝,而且这是我最大的失职了。我的良心提醒我不能这样做。

    我马上擦干了眼泪,深一脚浅一脚回到家中,儿子已经沉入甜甜的梦乡,稚嫩的脸上不时露出淡淡的微笑。

    火灾过后,心灵已经伤痕累累,家已经断瓦残垣,但是,儿子还在,家还在,身体棒棒的,韩信尚能忍受胯下之辱,我这点屈辱算什么?

    八:众人划桨开大船

    火灾发生后,我校的校长就号召全校师生为我家捐款,大家纷纷解囊相助,邻居们也自发为我们来清理断瓦和垃圾,我老公专门请了一个月的假在家里装饰房子。

    我爸看我们遭了这么大的灾,主动给我们送来了二万元,接过钱,我不禁涕泗横流,你要知道,就是每月要到镇上去领工资,搭公交车只要一元钱,我爸情愿走路,也要省下这一元钱,现在一下子拿出二万元,我爸真的是倾尽全力了。

    我小叔子不仅给我们三人从头到脚买了二套新衣服,还贴心地送来了棉被,送来了一万元钱,这可解了我们的燃眉之际。

    依靠我爸、我小叔子、我们学校老师的支持,我们请人重新装修了房屋,装修后的房子白墙黑瓦,很气派,很快就租给了做水电生意的卢老板,房租还年年涨,儿子也考上了心仪的大学,我家的日子也越过越红火了。

    九:丈夫脱胎换骨,开启幸福生活

    在婆婆的葬礼上,眼睁睁地看着他的姨、他的舅妈欺侮我,他无动于衷,当时从头凉到了脚,对他失望到了极点。

    他也曾无数地问我爱不爱他,我就说:“你那天的表现,你自己看看值不值得爱?”

    也许自知理亏,也许是年纪大了,又经历了这么多事,他对我的态度也来了个一百八十度的转变。

    什么事都和我商量着办,即使两人之间有什么矛盾,他也不像以前动不动就骂人、打人,而是我爱怎样就怎样,连他自己都说:以前是你怕我,现在倒是我怕起你来了,我家的世界变了。

    平时在家里,家务活全包,工资全交,要多好就有多好,他不光对我好,而且对我爸,我姐妹都好。

    每次我爸不好,都是他开车送医院,看病、抓药买药全程陪同,比亲生儿子还好,我姐、我妹家有事,他第一时间赶到,想方设法为她们办好!

    十:宽以待人,赢来满堂喝彩

    尽管他的七大姑、八大姨在我婆婆的葬礼上这样对我,但是在大街上如果碰到她们,我还是会喊她们,她们家有什么事需要帮忙,我还是会去。

    不是我没个性,而是我想:人就一辈子,把恨留在心里,自己心里不快乐,还影响身体健康,快乐是一天,不快乐也是一天,何不开开心心过一天呢!

    也许是我的大度感化了她们,前年我生日,他姨、他舅妈拿着大包小包的礼物,拖儿带女给我来做生日了,这可是我嫁入张家十八年,新媳妇上轿一头一次呢!

    望着眼前温柔体贴的丈夫,帅气懂事的儿子、和和睦睦的一大家子,我心里像喝了蜜似的甜!

    正如《飘》中主角斯佳丽说的:“挺住,明天是个好日子!”

    上一篇:最帅公狗 下一篇:没有了

    相关阅读

    发表文章

    最新评论

    更多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友情提示: 登录后发表评论,可以直接从评论中的用户名进入您的个人空间,让更多网友认识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