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笔趣网,打造原创文学第一品牌!
  • 返回首页您现在的位置: 笔趣文学网 > 故事会 > 经典故事 > 文章内容

    父子仇深

    作者: 笔趣网整理 来源: 时间: 2016-10-06 阅读: 在线投稿

     1.露脸变打脸

    尽管周峰早就发达了,可这几年每次回家都非常低调,为的就是在父亲50大寿的这天一鸣惊人,给自己造势,为父亲长脸。

    他的家乡老河屯离省城三百多公里,是个偏远的小山村,很多村民这辈子最远也只去过县城,更别说吃过鲍鱼、龙虾这样的海鲜了。可如今,屋里和院子里的二十多桌酒席上,每桌都是只能在电视上才看得到的山珍海味。

    村里但凡沾点亲带点故的人都来了,大家纷纷称赞周峰有出息的同时,不停地向老周敬酒。

    看着父亲高兴的样子,周峰感到了前所未有的满足。突然,他的手机响了起来,是老板黄德龙打来的。黄德龙气急败坏地说:“这半小时我一直给你打电话,怎么才接啊?快找个借口离开,警察去抓你了,我的到消息时已经太晚,估计现在他们已经快到了。”

    周峰的酒意一下子惊没了:“哪件事儿犯了?”

    “董建新醒了,那王八蛋挺聪明,居然怀疑到了你的身上。”黄德龙说,“不过他没有证据,我已经在帮你安排了,你只要把今天的场面应付过去,我保你没事。”

    周峰稍稍放下了心,黄德龙手眼通天,只要肯保他,就算被警察抓了也没事。但他决不能在乡亲们的眼前被抓,否则,今天这番苦心就全白费了。

    周峰决定马上离开,他急忙来到父亲面前准备告辞,谁知,父亲先开口了:“小峰啊,你三叔总算赶回来了,还不打个招呼?”

    周峰匆匆跟三叔打了声招呼,然后跟父亲说:“爸,刚才我公司老板打电话来,说有个生产流程的文件失窃了。这事很重要,我的马上赶回去。”

    见爸爸没反对,周峰转身就走,谁知,这时一辆警车已卷着尘土呼啸而至,停在了院前。两个警察跳下车走了进来,问谁是周峰。周峰硬着头皮说:“我是周峰,两位警官,找我有事吗?”

    其中一个警察亮出证件,说:“信扬公司老板董建新前天晚上被人捅了两刀,他指证说是你干的,请你跟我们走一趟吧。”

    周峰把脸一沉,说:“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前天晚上我在公司,很多人都能作证,董总认错人了吧?”

    老周问道:“小峰,你又跟人家打架了?”

    “爸,这事不是我干的。”周峰说,“我现在是保安部长,在公司也算是有头有脸的人物,再打打杀杀的,不是让人笑话吗?”

    “不是你干的就好,那就回去跟人家说清楚。”老周想了想,说,“让你女朋友小琴留下,等送走了客人,让她带我去你家。我要在你家等调查结果,如果真是你干的,看我怎么收拾你!”

    周峰以前打架斗殴是家常便饭,老周那些年赚的钱,大半帮他擦屁股了。后来,他逼着周峰跟他上山打石头,可周峰只干了半年,就受不了那辛苦,偷偷去了城里闯荡。过了几年再回来的时候,不但西装革履,而且文明多了。老周还以为儿子长大懂事学好了,没想到突然间,儿子就成了嫌疑犯。

    周峰被带走后,老周和小琴一起回省城。路上,老周问道:“小琴,你和小峰是怎么认识的?”

    小琴告诉他说,半年前,她在一家酒店当服务员,有一天,她打碎了一瓶很贵的酒,对她垂涎已久的老板提出,只要做他的情人,就帮她平了这事。就在老板对她动手动脚的时候,在酒店吃饭的周峰恰好撞见,当场把老板一顿痛打,然后帮她赔了酒钱。她觉得周峰是个好人,而且有男子气概,认识后没多久,便成了他的女朋友。”

    老周问道:“酒店的老板应该挺有钱吧?挨了揍就那么算了?”

    “老板当然不是什么好人,他找了人想要报复峰哥,可是峰哥非常有名气,他找的那些人都劝他算了,他也只好吃了这个哑巴亏。”

    “名气?打出来的名气吧?”老周恨恨地说,“你实话告诉我,他到底是干什么的?”

    “他就是凯达公司的保安部长,他们的公司老总黄德龙黄总非常器重他,所以给他的薪水也高,这点他真的没骗你。”小琴犹豫了一下说,“不过,他的名气的确是靠敢打敢拼闯出来的,他是黄总手下最厉害的打手。”

    原来,儿子到底还是走上了一条不归路!老周听完,痛心地说:“你是个好孩子。你喜欢他是他的福分,可你得劝他学好啊!最厉害的打手?如果有一天他被人打死了,你可怎么办啊?你放心,既然叔知道了这件事,就一定得把他从邪道上拉回来。对了,那个黄总到底是什么人?”

    小琴说:“我也不大清楚,不过,我听人家说过一件事。黄总当年跟人争地盘的时候,对方砍掉了自己一根手指,想吓唬他,黄总却眼都不眨,一刀砍掉了自己两根手指,从那之后,再没人敢和黄总比狠。”

    跟着这样的老板,不走邪道才怪,老周心里充满了恐惧、愤怒、焦躁,再没心情说半句话。到了省城,天色已晚,小琴把老周送到周峰家里,正准备帮他做些饭吃,这时门从外面打开,两个人走了进来,其中一个人三十多岁年纪,虽然一副成功人士的派头,可扑面而来的却是一股掩不住的匪气。而另一个竟然是白天刚被警察带走的周峰。

    老周失声道:“小峰,你怎么回来了?”

    2.打死也不回去

    周峰微一躬身,摊手指向身边那人,说:“爸,这位是我公司的老板黄德龙黄总,这次多亏了他帮忙,我已经没事了。”

    黄德龙上前一步双手握住老周的手,爽朗地笑着说:“周叔您好,今天本来要去给您庆祝生日的,因为事多没去成,没想到因为小峰的事您来了,我已经订好了酒席,咱们这就去喝两杯吧。”

    老周低下头,只见黄德龙的左手尾指和无名指齐根而断,截面齐整平滑,看来小琴说的不是假话。老周强压着满肚子火气,当下也不多言,随着他们到了附近的一家酒店。酒店包间里早已摆满酒菜,黄德龙殷勤地劝酒布菜,对老周恭敬有加,如果不是老周对他早有成见,一定会感动得不得了。

    提起今天的事情,黄德龙说,信扬公司的董老板坏事做尽,不知道得罪了多少人,很多人都惦记着收拾他。而黄德龙因生意上的事,不久前跟他发生了冲突,被他记恨在心。前天晚上他被人算计挨了两刀,虽然根本不知道是谁下的手,可是却一口咬定是周峰所为,想以此拖黄德龙下水,从而取得生意场上的谈判优势。黄德龙得知周峰被抓后,立即发动人手打探消息,终于找到了真正动手的人,并说服他自首,于是周峰的罪名不洗自清。

    老周听得有些糊涂,如此说来,自己儿子当真没有做这种事?可即使真是这样,周峰给黄德龙卖命却是事实,只要儿子继续跟着他,这辈子就算完蛋了!

    想到这里,老周掏出一张存折递过去,说:“我来的时候带了所有的钱,希望能帮到小峰,黄总,你救他花了多少钱?这存折里有7万,够不够?”

    黄德龙一愣,问:“周叔,你这是什么意思?”

    “小峰虽然是你手下,可他却是我儿子,救他当然得我花钱。”老周把存折扔在桌上,说,“这钱给你,我们就两清了,城里太危险,回头我带小峰回家,以后就让他老老实实在家里呆着。”

    一听这话,周峰苦笑着说:“爸,你这是干什么呀?事情不是都过去了吗?黄总对我不薄,我怎么能说走就走?回了家我能干什么?跟你上山打石头?”

    “你在城里就有出息了?当着那么多乡亲的面,你让警察给带走了,你爸我这张老脸往哪儿搁?”老周说,“我就不信你有多冤枉,要是屁股干净的话,那董老板凭什么赖你?警察凭什么抓你?”

    周峰也火了,大声说:“爸你讲点理行不行?我好不容易混出点模样来,你一句话就让我回到解放前?打死我,我也不跟你回去!”

    老周“噌”地站了起来,抬手就是一巴掌打了过去。周峰也不躲闪,硬挨了这一嘴巴,然后脖子一梗,说:“爸,你愿意打就打个够吧,谁让你是我爸呢。”

    老周一听这话更生气了,他一脚将儿子踹倒,然后连拳带脚暴风雨般落在周峰身上,不一会儿,周峰的鼻子都被打破了,鲜血淌了满脸,可还是不说一句软话。

    拉扯中,周峰的衬衫被老周一下扯开了,露出了三道清晰可见的伤疤!老周气愤地说:“你说你没打架,你这身伤哪儿来的?”

    周峰赶紧掩好衬衫,说:“爸,我这是……以前出过一次车祸,这都是那时候受的伤。”

    “都这时候了,你还敢骗我?”老周气得抓起一张椅子举了起来,黄德龙见状大惊,赶紧上前抱住老周,说:“周叔,你先别激动,听我说几句行不行?”

    老周挣了几下挣不脱,气喘吁吁地说:“今天他要不跟我回去,我豁出去打死他,也省得有一天被别人打死,你说什么都没用。”

    黄德龙傲然道:“周叔你误会了,我不是想劝你,离开我公司是你们自己的损失,我黄德龙在乎什么?从现在起,周峰再不是我公司的员工,你们爷俩爱怎么折腾都随便,我不管了。”

    说完,黄德龙对周峰使了个眼色,放开老周扬长而去。周峰知道黄德龙想让他暂时答应下来,稳定住局面再说,于是装作赌气地说:“爸,一年几十万的收入没了,这回你满意了?”

    “别这么阴阳怪气跟我说话,小心我还揍你。”老周一把将周峰拽起来,“跟我回家。”

    周峰叹了口气,说:“爸,那种凿石头赚钱的日子我死也不会过的。我答应你再不打打杀杀,但你得让我留在城里,我做点正经买卖总行吧?”

    老周硬起心肠,说:“儿子,不是爸爸不相信你,实在是江山易改本性难移。这样吧,先跟爸爸回去,安心在家里呆两年,等你真学好了,爸爸再不拦着你,反正你们年纪小,想结婚也不差这两年。”

    周峰苦苦哀求,奈何老周决心已定,周峰终于意识到没办法说服父亲了,趁老周不备,他三步并作两步地逃出了酒店。

    3.给你一个机会

    周峰知道父亲不会善罢甘休,在躲着老周的同时,找到房东提前退了租。他想,老周失去了在省城的落脚地,总该回老河屯了吧?

    果然,在房东把老周赶出去的第二天,老周终于离开了省城。小琴把老周送走后,回来告诉周峰说:“周叔走了,他让我转告你,三天之内你不回去见他,这辈子就别回去了,他没有你这么个儿子!”

    “动不动就拿这种话威胁我。”周峰不以为意,“不用当真,过段时间他气消了就好了。”

    小琴掏出一张存折递了过来:“这是周叔让我交给你的,说这些钱脏,以后就算吃糠咽菜,也别想他花你一分钱。”

    这几天为了躲父亲,周峰连公司都没敢去,事情攒下一大堆。这次黄总为了救他,花重金找了保安部的韩涛当替罪羊,虽说周峰刺伤董建新是奉命行事,可黄总这情他得领。随后的日子里,他忙得不可开交。

    转眼三天过去了,这天三叔打来电话,说:“峰子,你爸把你给买的家电都搬到门口了,说等你到中午12点,如果你不回来,他就把这些东西全砸了,以后也不认你这个儿子。你还是赶紧回来一趟吧。”

    周峰想了想,决定给爸爸打个电话,可电话接通后,爸爸根本不听他说话,只问了一句:“你回不回来?”

    “爸,我这边现在正忙,您等……”

    没等他说完,老周就挂断了电话。又过了两分钟,三叔发来了视频,视频中老周把家电全砸了。

    眼看着几万块钱的东西灰飞烟灭,周峰心痛之余,心里升起一股巨大的恐惧:再不想办法的话,他真的要失去父亲了。

    事情并未就此结束,第二天,三叔又打来电话,告诉他说,老周上山干活儿去了,说没了儿子,得赶紧给自己赚出养老钱。周峰的心一阵阵疼痛,爸爸辛苦了一辈子,好不容易趁他腰椎出问题的机会,死说活说劝得他再不上山干活儿,没想到父亲竟要重操旧业。

    “峰哥,你打算怎么办?”小琴试探着问。

    周峰颓然道:“现在我不敢回家呀!只能先做出点正经事儿来,让他知道我改邪归正。我这就去找黄总,跟他请段时间的假,先处理好家里的事再说。”

    小琴突然哭了,说:“峰哥,要不你真离开黄总吧,其实你爸说得有道理,跟着他,将来不是坐牢,就是让人打死……”

    “那也比做一个普通人强。”周峰打断她说,“我答应你,等我再跟他几年多赚些钱,就彻底金盆洗手,这总行了吧?”

    周峰花言巧语哄得小琴相信了他,然后租了个门面开了间超市。通过小琴和三叔,把这些消息传到了老周耳朵里。准备工作做足了之后,周峰这才带着小琴再回老河屯。怎奈何老周是铁了心,不把周峰弄回身边誓不罢休,他问儿子:“你到底肯不肯留在家里?”

    这个问题周峰回答不了,于是,老周把他和小琴当成空气,对他的解释充耳不闻。周峰又急又气,却无计可施。这天一大早,老周提着锤子正准备上山,却发现正在做饭的小琴突然干呕了两声,吐了起来。老周马上反应过来:“小琴,你不会是怀孕了吧?”

    恰好老周邻居的亲戚王大夫来作客,老周赶紧去把他请了过来。王大夫给小琴把脉后连声道喜,原来,小琴真的怀孕了。

    周峰兴奋地抱住小琴亲了一口,扭头对老周说:“爸,小琴有了,您马上就要当爷爷了。我知道您一直不相信我,可我真的已经痛改前非。况且现在我都快有儿子了,就算不替您想,我也得替儿子着想吧?求求您就相信我这一次,行不行?”

    小琴也说:“爸,这些日子峰哥本本分分经营超市,从来没跟黄总联系,您就别逼着他回来了,况且孩子出生后也得有个好的生活和教育环境,我也不习惯这里,您就答应让我们留在省城吧。”

    老周叹了口气,说:“好,我就再给你一次机会。其他的事情都以后再说,现在当务之急,是赶紧找个好日子,你俩把婚结了——”

    就在这时,一对五十多岁夫妇模样的人走了进来,周峰惊讶地站起身,招呼道:“韩叔韩婶,你们怎么来了?”

    “这次我们是专门来求你的。”韩叔一脸的惶惑无助,看上去都快哭了,“求你一人做事一人当,别让我家小涛替你扛罪。”

    4.30万辛苦钱

    周峰脸色大变,勉强一笑,说:“韩叔,你说的是董老板那件事吗?韩涛是自己投案自首的,跟我有什么关系?”

    韩婶突然双膝一软跪了下来,哭着说:“小峰啊,现在法院要判小涛,他至少得蹲十年大牢,我们老两口可怎么办啊?人家都说小涛是替你顶罪,这个时候你可不能昧着良心不认账啊!”

    老周上前扶起韩婶,请老两口坐下细说。老两口说,他们的儿子小涛也在黄德龙公司的保安部,那天小涛拿回家30万,说他打伤了人,准备投案自首,这些钱是老板给的安家费。谁知,小涛被判了十年。他们一番打听后,才听说董老板其实是周峰刺伤的,而且出事的那天晚上,小涛一直在家,根本没有作案时间。

    他们去找了黄德龙,黄德龙说帮忙却一直没有结果,他们去劝小涛说出实情,小涛却一口咬定是自己干的,无奈之下,他们只好来老河屯找周峰。

    老周低头想了半天,才疑惑地问:“如果这事是我儿子干的,为什么你儿子不改口?”

    韩叔悲哀地说:“要不说他鬼迷心窍呢,宁可判刑也要讲义气!等他出来,他这辈子不完了吗?”

    老周沉下脸,问:“小峰,到底是怎么回事?董老板到底是不是你刺伤的?”

    “爸,真不是我,韩涛跟我情同兄弟,让他扛罪,那是人干的事儿吗?”周峰委屈地说。

    老周挤出个难看的笑容,对夫妇俩说:“我也觉得不是我儿子干的,我儿子最讲兄弟义气了,再说那几天他正张罗给我过生日,也不可能有时间干那种事。”

    老韩两口子不肯离去,又哭又闹的,一直折腾到晚上。这时候老韩的电话响了,听完了之后面露喜色,兴奋地说:“老伴儿,别闹了,是黄总的电话,说董老板那边同意撤诉,他不再追究的话,黄总再帮忙打点一下关系,小涛最多在里面呆两年就能出来了。”

    奇怪的是,听到了这个消息,本该长出一口气的老周,脸上却露出了悔恨之色,狠狠地给了自己一个响亮的耳光。

    韩家夫妇兴高采烈地离开之后,老周问周峰:“你给黄德龙打电话求救了,是吗?”

    周峰明知道这事瞒不过老周,所以也不撒谎,说:“这是他公司的事情,凭什么惹我一身麻烦?我当然要他给个说法了。”

    “那个董老板为什么撤诉?你应该知道原因,对吧?”

    周峰说:“黄总被董总抓住了要命的把柄,本来就考虑着妥协呢。听说了韩叔韩婶的事后,他说答应董总的条件,顺便要求董总撤诉,既然董总在生意上占了大便宜,答应黄总也是情理之中。”

    老周点了点头,又问:“那你知道我为什么打自己嘴巴吗?”

    周峰不由得后退一步,苦笑着说:“爸,不管你信不信,董总真不是我刺伤的——”

    没等他说完,老周已经掀翻了桌子,一巴掌抡了过去,周峰早有防备,一转身逃出门去。老周大骂:“小兔崽子,还敢说不是你刺伤的?小涛是姓黄的手下,不是让人家小涛为你顶罪,姓黄的凭什么给他那么多安家费?老子我这辈子没做亏心事,为了不让你儿子出生没有爹,刚才我睁着眼睛说瞎话,我良心让狗吃了啊……”

    老周腿一软坐在地上,像个孩子一样大哭起来。

    周峰垂头丧气地走进屋里,跪在老周面前,说:“爸,就算我骗了你,可那些事都过去了,现在我已经学好了,您让我怎么样我都听您的,您就别难过了。”

    老周慢慢抬起头来,问:“你真的什么都听我的?”

    周峰感觉有些不妙,马上改口:“你要是让我一辈子都呆在村里,我不能答应,其他的都行。”

    老周自嘲地一笑,说:“我现在才明白,你开超市说自己改邪归正,都是骗我的,要不然你都已经辞职了,那姓黄的为什么还继续帮你?你宁可不要我这个爸爸,也不可能放弃你城里的生活,可是你心里还放不下我,怕我累坏了自己,不忍心看我过穷日子,是吗?好,你老子我现在缺钱。我养你从小到大,包括你打伤人我帮你赔的钱,你算算大约有多少?”

    周峰本就想给父亲钱,但又怕父亲不收,现在正好。他大概算了下,说:“30万吧,爸,你想让我还你这笔钱吗?”

    “好,就30万。你把这钱还我,以后我就再不管你,你也不再担心我了,不过有个前提条件。”老周咧嘴一笑,“就是这钱得来路清白,只有你在我眼皮子底下赚的钱,我才承认它是干净的。”

    周峰隐隐约约明白了爸爸的想法,他试探着问:“您是说,我跟您打石头赚钱?”老周点了点头。

    周峰犹豫不决,30万块,这得打多少石头、流多少汗才能赚到啊?不过如今是盖楼热,所以采石头这工作也越来越赚钱,一个壮劳力每天能赚好几百,那岂不是说,用不了两年就能赚到30万?想到这里,他问:“只要我打石头赚了三十万,您就再不管我了?”

    老周脸上现出悲哀之色:“我倒是想管,可我管得了吗?”

    5.帮你变成残废

    第二天,周峰以处理超市的名义回了省城,跟黄德龙说明自己的计划,黄德龙答应没有大事的情况下不找他。一个星期后,周峰在老河屯举行了婚礼。接着,他就迫不及待地上山打石头。接下来的日子里,他每天除了干活儿,其他时间都陪在爸爸和小琴身边。

    见儿子表现得这么好,老周心里稍感安慰。他当然不是想要30万,只是想以这个理由,把儿子拴在身边罢了。按他的想法,想赚这30万至少要四年,那时候儿子有了孩子有了牵挂,或许就不会再回到打打杀杀的日子里了。

    日子就这样一天天平静地过去。这天早上,周峰说,这两天小琴感觉不舒服,要带她去城里检查一下。老周当即就同意了。

    下午,老周拨通了小琴的手机,想问问情况。

    谁知,电话那头的小琴情绪有些低落,说:“医院人多,正排着队呢,等有了结果我通知您。”

    老周应了一声,就想挂断电话,可突然感觉到不对劲,问道:“正排队呢?那不应该有很多人吗?可你那里怎么那么安静?小琴,你跟我说实话,你到底在哪儿?是不是小峰又惹事了?”

    小琴“哇”的一声哭了起来,说了实情。原来,昨天晚上,周峰接到一个电话,就去了厨房。她起了疑心,就去偷听,结果听到周峰说什么士为知己者死,黄总待他恩重如山,如今需要他,他豁出这条命不要也会帮黄总摆平这件事。

    第二天,小琴问起这事。周峰说是黄总拜托他帮个小忙,并说这是最后一次了。在周峰再三说服下,小琴稀里糊涂地同意帮他保密,并装作去医院检查,和周峰一起来到了省城。来到省城后,周峰把她安顿在酒店便离开了。她越想越怕,正犹豫该不该告诉老周,就接到了老周的电话。

    老周只觉得眼前一阵阵发黑,长叹一声说:“孩子,你糊涂啊!你等我,我现在就去找你。”

    老周本想给儿子打个电话,可转念一想,电话打也白打,自己说什么他都听不进去。于是,老周打了个车,赶到了小琴住的酒店,叫小琴给周峰打电话,说自己突然肚子疼,疼得受不了,让他赶紧回来一趟。

    20分钟后,一个女人风风火火赶来了,说周峰有事,实在脱不开身,所以让她来帮忙送小琴去医院。老周急得杀人的心都有了,大叫:“快告诉我,周峰在哪儿?”

    见他一副凶神恶煞的样子,女人哆哆嗦嗦地说:“周部长在公司,跟黄总在一起呢。”

    老周掏出口袋里所有的钱,塞进女人的包里,咬牙切齿地说:“快带我去,这些钱都是你的,如果晚了,别怪我对你不客气。”

    女人吓坏了,不敢拒绝,便开车带着老周火速赶到公司。老周跳下车,正好看到一群面目狰狞的人从公司大门走出来,而带头的正是他的儿子周峰。

    老周定了定神,从路旁斜插过去,当他接近周峰的时候,一个秃头大汉发现了他,恶声恶气地问:“老头儿,你想干什么?”

    所有人的目光都转向老周,老周抢前一步,背在身后的手猛地扬了起来,手里握着的,赫然是他用了二十多年的铁锤,狠狠地砸在了周峰的膝盖骨上,只听得“咔嚓”一声,周峰发出惊天动地的一声惨叫,捂着膝盖倒了下去。

    秃头大汉惊叫一声,一拳将老周打倒,其他人也冲上去拳打脚踢,周峰拼命大叫:“住手、住手,他是我爸爸……”

    周峰的手下们这才住手,此刻老周已经奄奄一息了。周峰拖着残腿爬过去,把老周抱在怀里叫道:“爸,你疯了吗?”

    “我没疯,我只是不想你去送死。”老周咳了两声,开心地笑了,“你的膝盖碎了,一个残废,没办法去跟人拼命了吧?我问过小琴,她说宁可跟着一个残废,也好过跟着一个杀人犯!爸爸没本事,也只能帮你这么多了……”老周说完,便昏了过去。

    周峰哭着大叫道:“车,快叫车送我爸去医院啊……”

    上一篇:傀儡戏 下一篇:奔跑的狼

    相关阅读

    发表文章

    最新评论

    更多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友情提示: 登录后发表评论,可以直接从评论中的用户名进入您的个人空间,让更多网友认识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