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笔趣网,打造原创文学第一品牌!
  • 返回首页您现在的位置: 笔趣文学网 > 个性签名 > 空间文字 > 文章内容

    十一月再见,十二月你好

    作者: 雄鹰展翅 来源: 时间: 2018-12-01 阅读: 在线投稿

    夜,来了,静了……

    十一月傍晚的风,凛冽,暴虐,带着很多的故事,如果我听,便能一整夜的听个够。

    暮色渐浓。一场潇潇雨,在寒凉的十一月降临,细细碎碎,不停,不歇。

    十一月,一个寒意浅清的季节。睡得很浅,却浅不过窗外细雨溟蒙,你永远不知道几更天的时候下过雨,也不知道几更天的时候细雨才歇。

    这样的日子里,独立窗前,那些无规律的雨声总能勾起无数的回忆。既无特定的开始键,也没有特定的结束键,心绪可以随意跳转。这一季,风为衣裳,水为袖,墨纸为灯艳影寒,守在窗下,反反复复写着天涯与帘外的烟水茫茫。月色昏,夜深沉,辗转难寐。

    思念作旧,将期望附于笔墨,任它被黑夜淹没的轮廓跃在纸笺上。究竟,今生谁是谁的彼岸,谁是谁的宿命,谁又是谁誓言中的永远,飘零一怀黯然的思念,在黎明的曙光中迎接一个又一个的雨季。

    初相遇,如一场盛放的花事,潋滟着春光粼粼,吐露着芬芳,在枝头上,绽放着诱人的花蕾。或许是因为相遇太美,这一季更加妩媚,或许是因了真爱出现,才有了这一场雨韵成的墨纸。 风华灼灼,晕染的颜色,婆娑、缱绻着风情万种。而一路走来,始终无法放下这种看似褒奖,更似冷眼的赞许…

    望着窗外雨中淋漓的不知名的树花,手指起落,守一声叹息,捧一袖馨香,摇醒前世今生斑驳的记忆,笔墨纸砚穿梭于荒烟蔓草的岁月,这没有姓氏,没有地址的思念如荒凉的旧曲,静成寂寞,最终也不过一片水墨。

    依窗而望,落红再次满地,那散落一地的幽思,谁又能轻轻拾起?纷扬的落叶与枯枝在风中摇曳,那该是属于谁的梦境?然,什么也不做,什么也不想,只想关掉灯,闭上眼,一个人静静站在黑暗中听:风在窗外放任的吹,雨在窗外自由的下。在这一片宁静孤寂的黑暗中,许多事被忘记,许多事却又被记起。恍惚,万象在旁,却身不由己…

    盈盈詹画研墨,撰词于红尘中,用一颗素哀的诗心把婉转细腻的情思凝成纸笺中行云流水般的文字,淡定嫣然地用前朝的方式演绎着烟火人间。用文字明媚着生命的温度,用文字素描着人生的悲欢,这些文字的独白苍老了岁月亦芬芳了年华。

    雨落人间,舞弄如丝的倩影;润物无声,滋润久旱的心田。凭栏而望,任初醒的思绪在清凉的岁月里回转,恬静的心怀在风淡泥香中吟唱。余韵,散落在地上,释义着季节轮换的痕迹,静静整理过往,将其收藏。凭窗书写立冬的感伤,红尘几度落红,世间几度苍凉?是否真的会有人愿意为你守候,是否真的有人信守那曾经的承诺,掠过婆娑的翅膀,你转身留下的背影,带着隔世的容颜,被万千文字所覆盖,最后湮没在过往的风景里,渐渐淡去,留下一道浅浅的划痕……

    用语焉不详的字句抒写着昔日未尽的心绪,一横一竖,一撇一捺,过去种种无法补救的夙愿在指尖恣意穿梭,水墨走湿在桃红柳绿的年月,随意的渲染,看风过无痕,听细雨有声,在字里行间洒下梦的花瓣。十一月的江南,寂寥爬满了窗子,那红色的珠瓦下,青藤虽已枯萎,依旧攀附在雕梁画栋之间。轮回的季风中,总会聆听到哀婉缠绵的幽音,闭目沉思,那枫红的疏影总会萦绕在脑海。

    风,自每一个角落里旋起,吹着泛黄的树叶悉悉索索屑屑。寒凉的秋意,在冷风里浮荡,在细雨里漂泊。暮重,户闭形单。听着雨声,如同听一曲单调却耐听的乐声,那么舒缓低沉,一点一滴浸润着听雨的人,秋虫也开始在潮湿阴暗的角落里唧唧嘈嘈窃窃,合着滴滴答答的雨声此起彼伏,绵长而哀婉。

    灯火阑珊,蓦然回首,乌啼霜夜,但见流水葬落红,更添相思无数,月照花移,弹指红颜恨,尽数花开,只是影落凄凉痕,泪如奔,月如牙,锦书难寄,墨迹染尘,回眸但见柳絮影,不倚秋风,不尽相思墨叹声。那些患得患失的过往,都已碧落沧海,在紫陌红尘里被文字浸透。从此,对白余涩,曲韵未歇…

    雨,依旧在下……

    或许,每一次感动,都在无意的那一瞬间,念起,便是生命里一杯醇美的甘甜,回味无限。我不知道,这漆黑的雨夜,曾浇熄过多少暴起的欲望?抚平过多少狂躁的魂魄?扑灭过多少凶险的阴谋? 从没想过会在这雨夜里,撑一把墨色油纸伞,在悠悠青石板上,痴痴盼,只为等你,风姿翩然‘弄香花满衣,脉脉不得语,瓣瓣飞花绕肩,丝丝细雨缠绵。

    一盏暗淡的灯光,映着窗外密密的雨脚。窗玻璃上聚着一层冰冰凉、凉薄薄的水汽。我能看见窗外的事物很少,很少,却似乎又能看到很多,很多。没有睡意,只能听着窗外淅淅沥沥的潺潺雨声,敲打着屋顶的瓦片,敲打着我寂寂的心,把夜淋成一片黑色的海,把心淋成一叶孤独的舟在黑色的海里一上一下的颠簸,郁闷、哀婉、茫然。

    飞花似梦,水云影空留,一径心事,一帘幽梦,一翦落寞,究是为谁而恨,今昔君何在,看春花几度,却不知道终是嫣然了谁的容颜,风吹落花轻,当记忆在轮回的尘烟中飞散,又有谁在陌上花开时节将谁忆起?

    夜未央,暖花开,聆听花开花落,看落红斜斜飞过媚眼,落满芳菲的阡陌,微笑着把脉脉馨痕搁浅在春天的记忆里。一切的一切只不过是流沙轻浅,原来挥手别过,一切无可奈何的的借口,到最后想对无言的寂寞诗句,终将轮回在故事的尾部。

    错过的风景乱成不可画的意境,再回首,泛黄的诗笺已被狂风卷入无边的苍穹。也许有一天,我会消失于尘埃,落入记忆,再也听不到这雨滴滴答答的音韵…

    可,无论岁月如何老去,我依然会想起,在一个寒冷的立冬,静静聆听过一场夜雨……

    上一篇:江湖梦 下一篇:没有了

    相关阅读

    发表文章

    最新评论

    更多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友情提示: 登录后发表评论,可以直接从评论中的用户名进入您的个人空间,让更多网友认识您。